第16章 山中湖

下载免费读
“真是令人震撼,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做到这种程度,期待啊。”
  墨澜是第一次对在游戏里变强感到这么期待,这个游戏做的太真实了,环境真实,人真实,威压真实,甚至那种力量感也真实,真实到仿佛这就本该存在一般。
  “呼。”
  墨澜把附近地上所有的银色毛发和皮毛都收集完毕。
  看似零零散散没多少的皮毛此刻握在手中也有长长的一小撮。
  “应该很适合做成狼毫笔。”
  在经历多次绘制法术模型的失败后,墨澜发现相比质地软弱的兔毫笔,坚韧、较硬的狼毫非常适合用来绘制法术模型,特别是精细部分。
  把这些银色毛发收好,墨澜转身就朝着南方大步走去,逐渐远离这片战场。
  墨澜翻山越岭,花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在迷路之前找到了之前看到的巨熊山峰。
  那一座半腰有着巨大平坦地形的高山,也是那做有着披甲巨熊的高山。
  但靠近这座高山的时候墨澜就不禁放轻了呼吸。
  没有直接上山,而是选择花大时间绕过去,来到那条顺流而下的溪流边,看着潺潺流水,墨澜开始爬山。
  相比之前的谨慎墨澜现在变得大手大脚起来,时不时踢翻一块石头,时不时折断一根树枝,还特地用棍棒、匕首把自己前面的灌木、杂草清开,好让自己经过更方便、更舒服一些。
“真是令人震撼,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做到这种程度,期待啊。”
  墨澜是第一次对在游戏里变强感到这么期待,这个游戏做的太真实了,环境真实,人真实,威压真实,甚至那种力量感也真实,真实到仿佛这就本该存在一般。
  “呼。”
  墨澜把附近地上所有的银色毛发和皮毛都收集完毕。
  看似零零散散没多少的皮毛此刻握在手中也有长长的一小撮。
  “应该很适合做成狼毫笔。”
  在经历多次绘制法术模型的失败后,墨澜发现相比质地软弱的兔毫笔,坚韧、较硬的狼毫非常适合用来绘制法术模型,特别是精细部分。
  把这些银色毛发收好,墨澜转身就朝着南方大步走去,逐渐远离这片战场。
  墨澜翻山越岭,花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在迷路之前找到了之前看到的巨熊山峰。
  那一座半腰有着巨大平坦地形的高山,也是那做有着披甲巨熊的高山。
  但靠近这座高山的时候墨澜就不禁放轻了呼吸。
  没有直接上山,而是选择花大时间绕过去,来到那条顺流而下的溪流边,看着潺潺流水,墨澜开始爬山。
  相比之前的谨慎墨澜现在变得大手大脚起来,时不时踢翻一块石头,时不时折断一根树枝,还特地用棍棒、匕首把自己前面的灌木、杂草清开,好让自己经过更方便、更舒服一些。
  因此,墨澜足足花费了三倍之前的时间才再次登上山腰。
  踏上山腰平台,墨澜仿佛感觉一股压力从山峰中间传过来,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显然,这只是错觉,事实上披甲巨熊看似粗犷但也拥有狩猎者的本能——隐藏。
  无时无刻它们都下意识的隐藏自身的存在,而这种隐藏甚至让墨澜一直到进入山洞才发现它的存在。
  “呼,老天保佑,希望我们的熊先生睡得好。”
  墨澜稍微休息一下之后继续向前,朝着山洞的位置前进。
  不过现在没有再用动静太大的棍棒开路,而是选择匕首一点一点清过去,声音很轻很小。
  墨澜的割草工作一直到山洞旁边才停止,这里有一片小小的空地,就像是山洞面前的院落。
  看着黑沉沉的山洞,墨澜深呼一口气,拿出路上收集的三根木棍扎在一起,竖在地上,形成一个支架。
  然后心疼的把一个陶锅吊在下面,最后把身上携带的草木灰、以及烧了一半的焦黑柴火放在陶锅底下。
  做好这一系列之后墨澜把脚踩在水里,草鞋直接落在泥巴上。
  提起拖泥带水的草鞋,墨澜直接朝着山洞走去,泥巴和水直接在地上留下了一行脚印。
  等走到山洞口的时候墨澜已经屏住了呼吸,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站在山洞口,把鞋子脱下,用一块干布包着脚朝外面走去。
  远离山洞,下山。
  走远之后墨澜才松了一口气,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希望那个大家伙对锅不感兴趣。”
  “唔,祝你好运。”
  墨澜耸了耸肩,也不知道是向谁表达的祝福。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墨澜对自己浪费这么多时间表示谴责。
  “真的是浪费时间,一天了,基本啥都没干,唉,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真令震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种程度期待啊。”
  墨澜第次对在游戏里变强感到么期待游戏做太真实环境真实真实威压真实甚至那种力量感也真实真实到仿佛就本该存在般。
  “呼。”
  墨澜把附近地上所有银色毛发和皮毛都收集完毕。
  看似零零散散没多少皮毛此刻握在手中也有长长小撮。
  “应该很适合做成狼毫笔。”
  在经历多次绘制法术模型失败后墨澜发现相比质地软弱兔毫笔坚韧、较硬狼毫非常适合用来绘制法术模型特别精细部分。
  把些银色毛发收墨澜转身就朝着南方大步走去逐渐远离片战场。
  墨澜翻山越岭花段时间终于在迷路之前找到之前看到巨熊山峰。
  那座半腰有着巨大平坦地形高山也那做有着披甲巨熊高山。
  但靠近座高山时候墨澜就禁放轻呼吸。
  没有直接上山而选择花大时间绕过去来到那条顺流而下溪流边看着潺潺流水墨澜开始爬山。
  相比之前谨慎墨澜现在变得大手大脚起来时时踢翻块石头时时折断根树枝还特地用棍棒、匕首把自己前面灌木、杂草清开让自己经过更方便、更舒服些。
  因此墨澜足足花费三倍之前时间才再次登上山腰。
  踏上山腰平台墨澜仿佛感觉股压力从山峰中间传过来让喘过气来。
  过显然只错觉事实上披甲巨熊看似粗犷但也拥有狩猎者本能——隐藏。
  无时无刻它们都下意识隐藏自身存在而种隐藏甚至让墨澜直到进入山洞才发现它存在。
  “呼老天保佑希望们熊先生睡得。”
  墨澜稍微休息下之后继续向前朝着山洞位置前进。
  过现在没有再用动静太大棍棒开路而选择匕首点点清过去声音很轻很小。
  墨澜割草工作直到山洞旁边才停止里有片小小空地就像山洞面前院落。
  看着黑沉沉山洞墨澜深呼口气拿出路上收集三根木棍扎在起竖在地上形成支架。
  然后心疼把陶锅吊在下面最后把身上携带草木灰、以及烧半焦黑柴火放在陶锅底下。
  做系列之后墨澜把脚踩在水里草鞋直接落在泥巴上。
  提起拖泥带水草鞋墨澜直接朝着山洞走去泥巴和水直接在地上留下行脚印。
  等走到山洞口时候墨澜已经屏住呼吸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站在山洞口把鞋子脱下用块干布包着脚朝外面走去。
  远离山洞下山。
  走远之后墨澜才松口气回头意味深长看眼。
  “希望那大家伙对锅感兴趣。”
  “唔祝运。”
  墨澜耸耸肩也知道向谁表达祝福。
  天色已经黑下来墨澜对自己浪费么多时间表示谴责。
  “真浪费时间天基本啥都没干唉种感觉......真太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