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虞姨想要什么报答?

下载免费读
极寒之冰……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许守靖首先想到的……这应该是个名词。
  
  呃,不是。
  
  这玩意好像挺耳熟的,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不对,应该是见过。
  
  排除前世看过的中有类似的桥段,还有另一种可能……
  
  「这不就是浣清跟师父主修的功法吗?!」
  
  迟疑了整整三秒,许守靖总算让自己因为听到意外消息而降智的脑袋,拉回到了他平时应该在的智商水平线。
  
  “实在是没想到啊……”许守靖默默咽了口气,若有所思地呢喃道。
  
  他的声音很小,但耐不住左零轩就在旁边杵着,加上修士越过最早的化水成仙之后,早就自带耳听八方的洞察能力了,想要听不到估计才算是难事。
  
  “许兄也觉得意外吗?”左零轩一脸严肃,啧啧感叹道:“我也没想到,许公子的师尊,居然是冰月仙宫的人。怪不得剑道如此了得……”
  
  还没等左零轩继续“商业尬吹”,许守靖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左零轩心中顿时一个激灵,难不成我吹得有点太过了?还是说,许公子是那种不想把功劳天赋归功于师门的类型?
  
  也对,像许公子这般剑道天赋的人杰,或许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骄傲吧……
  
  看到左零轩在那一会儿感叹连连,一会儿又眉头紧皱,内心戏丰富得不行。
  
  “额,你误会了。”许守靖额前一阵黑线,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很是无语地道:“我只是在感叹,本来还以为要很久都没有师父的线索,没想到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
  
  “……”左零轩。
  
  许守靖瞥了眼无语的左零轩,状似无意地发问道: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尊修得功法是极寒之冰?”
  
  左零轩微是一愣,目露惊讶:“许公子你不知道的吗?”
  
  “我知道什么?”许守靖感到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
  
  左零轩干咳了一声,貌似在回忆,低声道:
  
  “八宗联合的那晚,许师兄的师尊凭借一己之力,将整片天地都化为了极冰世界。那看似不可战胜的魔偶,在她手底下也没能活过片指光阴。那巨大魔偶是什么,至今各大宗门都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桉。但……八宗幸存下来的每一个人,都亲眼目睹了魔偶散发出来的黑色灵力被冻住的瞬间……”
  
  他微顿了下,谨慎而沉重地道:
  
  “至少由古至今……此世间,能够将无形之物化为永冻的,唯有极寒灵气。”
  
  “……”许守靖。
  
  对哦,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极寒灵气这种百年难遇的东西,众目睽睽之下用出来,本来就跟“自爆身份证号码”差不多了。
  
  但凡带点脑子,就算猜不到伶扶玉的身份,也能猜到她隶属哪里。
  
  自己不知道「冰月仙宫」,是因为他压根就没被科普过这方面的知识;天南洲被誉为仙道圣地,全民修仙氛围最为浓郁的地方。
  
  换句话说,大伙文化知识素养都挺高的,一般都能认出来。
  
  想到这,许守靖皱了皱眉,他虽然不知道「冰月仙宫」,但是也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推理不出来吧?
  
  「我怎么降智成这样了?」许守靖为自己感到愤愤不平。
  
  左零轩看到许守靖在那边自顾自的郁闷摇头,一会儿又时不时地叹息连连,忍不住出声问道:
  
  “许兄,你怎么……”
  
  话还没完说,方才还陷入在困惑中的许守靖,此刻却忽然像是茅塞顿开一般,俊秀的脸庞不再沉闷,仿佛突然理解了一切。
  
  “……”左零轩被渗的嵴背发凉,默默吞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许兄你这是……”
  
  许守靖笑呵呵地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
  
  “没事,想通了一事罢了。”
  
  都隔那么长时间了,换谁不忘设定?
  
  正常正常,没什么好纠结的。忘了就忘了,这不眼前就有个人科普吗?
  
  “——”
  
  不知道为什么,左零轩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
  
  ……
  
  ……
  
  云海之上。
  
  焚心煮骨的骄阳,直率的映照在浮舟的甲板上;被灵气催动的船桨拨开软绵绵的云朵,在云层上留下了“独舟轻过”的涟漪。
  
  两耳狂风呼啸,许守靖就躺在两面被风吹鼓的风帆之间,能够支撑的点唯有一根粗如手臂的灵绳。
  
  纵使风帆呼呼炸响,灵绳晃动如狂海中的那叶小舟,许守靖依旧“稳躺钓鱼台”,不为所动。
  
  若是凡人见了,想必会感叹不已,真是活脱脱的仙人。
  
  但如果是熟知许守靖脾性的人,恐怕……会在心底默默骂一句“装逼犯”。
  
  先不说躺绳子上,这种化水境都能毫无压力做到的玩意,压根没什么技术含量。
  
  就凭许守靖现在涅槃境的修为,别说躺绳子了,他就是直接“躺空气”都不带一点动静的。
  
  其实……这也不怪许少主,自从能御剑之后,翻墙这种原本在他看来很……嗯,“很帅”的行为,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他只能找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有含金量的平替,来抒发自己想犯中二却没地方表演的“奇葩心境”。
  
  就在许守靖沉思着,把灵绳换成“钢丝”会不会更有看点的时候,耳畔悠悠然然地传来了一个富有魅惑的柔糯嗓音:
  
  “幼?我说那小坏蛋去哪儿了,久别重逢也不打声招呼,大白天躺绳子上晒太阳?”
  
  伴随着话音出现的,是一名美妇从船室中款款走上甲板的身影。
  
  美妇身着澹蓝襦裙,上披蓝灰交领衫衣。乌黑的青丝高高盘起,由一支温润玉簪束缚;腰间轻系的飞彩缎带成了点睛之笔,将丰满的胸襟与浑圆的臀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她眨巴着狭长的狐媚眼,被艳魅妆容点缀的容颜上挂着一副笑语盈盈,朱丹红唇微抿,好似插在历史有名的书香世家中的那朵蔷薇。
  
  成熟、知性、美艳、诱人……可惜带刺儿。
  
  许守靖微微偏了下脑袋,余光瞟到美妇已经走到自己下方不远处的甲板上,笑语嫣然地望着自己。
  
  他感到一阵无语,轻叹了口气,一个翻身跳到了甲板上。两脚落地时却静若无声,好似重力在他坠落到甲板上的那一瞬间便已经彻底消散。
  
  虞知琼修为并不低,只是瞥了一眼,便已经将方才的所有细节纳入眼中,微勾了下嘴角,笑意愈深的轻声赞叹:
  
  “若是你家那位知道你现在进步如此之大,怕是会忍不住上来抱着你啃。”
  
  “……”许守靖。
  
  一大把年纪了,这女人怎么这么流氓?
  
  许守靖眉峰微蹙,稍作沉思了片刻,低声问道:
极寒之冰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许守靖首先想到的这应该是个名词呃不是这玩意好像挺耳熟的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不对应该是见过排除前世看过的中有类似的桥段还有另一种可能这不就是浣清跟师父主修的功法吗迟疑了整整三秒许守靖总算让自己因为听到意外消息而降智的脑袋拉回到了他平时应该在的智商水平线实在是没想到啊许守靖默默咽了口气若有所思地呢喃道他的声音很小但耐不住左零轩就在旁边杵着加上修士越过最早的化水成仙之后早就自带耳听八方的洞察能力了想要听不到估计才算是难事许兄也觉得意外吗左零轩一脸严肃啧啧感叹道我也没想到许公子的师尊居然是冰月仙宫的人怪不得剑道如此了得还没等左零轩继续商业尬吹许守靖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左零轩心中顿时一个激灵难不成我吹得有点太过了还是说许公子是那种不想把功劳天赋归功于师门的类型也对像许公子这般剑道天赋的人杰或许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骄傲吧看到左零轩在那一会儿感叹连连一会儿又眉头紧皱内心戏丰富得不行额你误会了许守靖额前一阵黑线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很是无语地道我只是在感叹本来还以为要很久都没有师父的线索没想到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左零轩许守靖瞥了眼无语的左零轩状似无意地发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尊修得功法是极寒之冰左零轩微是一愣目露惊讶许公子你不知道的吗我知道什么许守靖感到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左零轩干咳了一声貌似在回忆低声道八宗联合的那晚许师兄的师尊凭借一己之力将整片天地都化为了极冰世界那看似不可战胜的魔偶在她手底下也没能活过片指光阴那巨大魔偶是什么至今各大宗门都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桉但八宗幸存下来的每一个人都亲眼目睹了魔偶散发出来的黑色灵力被冻住的瞬间他微顿了下谨慎而沉重地道至少由古至今此世间能够将无形之物化为永冻的唯有极寒灵气许守靖对哦差点把这茬给忘了极寒灵气这种百年难遇的东西众目睽睽之下用出来本来就跟自爆身份证号码差不多了但凡带点脑子就算猜不到伶扶玉的身份也能猜到她隶属哪里自己不知道冰月仙宫是因为他压根就没被科普过这方面的知识天南洲被誉为仙道圣地全民修仙氛围最为浓郁的地方换句话说大伙文化知识素养都挺高的一般都能认出来想到这许守靖皱了皱眉他虽然不知道冰月仙宫但是也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推理不出来吧我怎么降智成这样了许守靖为自己感到愤愤不平左零轩看到许守靖在那边自顾自的郁闷摇头一会儿又时不时地叹息连连忍不住出声问道许兄你怎么话还没完说方才还陷入在困惑中的许守靖此刻却忽然像是茅塞顿开一般俊秀的脸庞不再沉闷仿佛突然理解了一切左零轩被渗的嵴背发凉默默吞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许兄你这是许守靖笑呵呵地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没事想通了一事罢了都隔那么长时间了换谁不忘设定正常正常没什么好纠结的忘了就忘了这不眼前就有个人科普吗不知道为什么左零轩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云海之上焚心煮骨的骄阳直率的映照在浮舟的甲板上被灵气催动的船桨拨开软绵绵的云朵在云层上留下了独舟轻过的涟漪两耳狂风呼啸许守靖就躺在两面被风吹鼓的风帆之间能够支撑的点唯有一根粗如手臂的灵绳纵使风帆呼呼炸响灵绳晃动如狂海中的那叶小舟许守靖依旧稳躺钓鱼台不为所动若是凡人见了想必会感叹不已真是活脱脱的仙人但如果是熟知许守靖脾性的人恐怕会在心底默默骂一句装逼犯先不说躺绳子上这种化水境都能毫无压力做到的玩意压根没什么技术含量就凭许守靖现在涅槃境的修为别说躺绳子了他就是直接躺空气都不带一点动静的其实这也不怪许少主自从能御剑之后翻墙这种原本在他看来很嗯很帅的行为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他只能找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有含金量的平替来抒发自己想犯中二却没地方表演的奇葩心境就在许守靖沉思着把灵绳换成钢丝会不会更有看点的时候耳畔悠悠然然地传来了一个富有魅惑的柔糯嗓音幼我说那小坏蛋去哪儿了久别重逢也不打声招呼大白天躺绳子上晒太阳伴随着话音出现的是一名美妇从船室中款款走上甲板的身影美妇身着澹蓝襦裙上披蓝灰交领衫衣乌黑的青丝高高盘起由一支温润玉簪束缚腰间轻系的飞彩缎带成了点睛之笔将丰满的胸襟与浑圆的臀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她眨巴着狭长的狐媚眼被艳魅妆容点缀的容颜上挂着一副笑语盈盈朱丹红唇微抿好似插在历史有名的书香世家中的那朵蔷薇成熟知性美艳诱人可惜带刺儿许守靖微微偏了下脑袋余光瞟到美妇已经走到自己下方不远处的甲板上笑语嫣然地望着自己他感到一阵无语轻叹了口气一个翻身跳到了甲板上两脚落地时却静若无声好似重力在他坠落到甲板上的那一瞬间便已经彻底消散虞知琼修为并不低只是瞥了一眼便已经将方才的所有细节纳入眼中微勾了下嘴角笑意愈深的轻声赞叹若是你家那位知道你现在进步如此之大怕是会忍不住上来抱着你啃许守靖一大把年纪了这女人怎么这么流氓许守靖眉峰微蹙稍作沉思了片刻低声问道极寒之冰……
  
  在听到句话瞬间许守靖首先想到……应该名词。
  
  呃。
  
  玩意像挺耳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对应该见过。
  
  排除前世看过中有类似桥段还有另种可能……
  
  「就浣清跟师父主修功法?!」
  
  迟疑整整三秒许守靖总算让自己因为听到意外消息而降智脑袋拉回到平时应该在智商水平线。
  
  “实在没想到啊……”许守靖默默咽口气若有所思地呢喃道。
  
  声音很小但耐住左零轩就在旁边杵着加上修士越过最早化水成仙之后早就自带耳听八方洞察能力想要听到估计才算难事。
  
  “许兄也觉得意外?”左零轩脸严肃啧啧感叹道:“也没想到许公子师尊居然冰月仙宫。怪得剑道如此得……”
  
  还没等左零轩继续“商业尬吹”许守靖抬手制止继续说下去。
  
  左零轩心中顿时激灵难成吹得有点太过?还说许公子那种想把功劳天赋归功于师门类型?
  
  也对像许公子般剑道天赋杰或许有着独属于自己骄傲……
  
  看到左零轩在那会儿感叹连连会儿又眉头紧皱内心戏丰富得行。
  
  “额误会。”许守靖额前阵黑线眼神仿佛在看傻子很无语地道:“只在感叹本来还以为要很久都没有师父线索没想到么快就送上门来。”
  
  “……”左零轩。
  
  许守靖瞥眼无语左零轩状似无意地发问道:
  
  “对怎么知道师尊修得功法极寒之冰?”
  
  左零轩微愣目露惊讶:“许公子知道?”
  
  “知道什么?”许守靖感到莫名其妙地眨眨眼。
  
  左零轩干咳声貌似在回忆低声道:
  
  “八宗联合那晚许师兄师尊凭借己之力将整片天地都化为极冰世界。那看似可战胜魔偶在她手底下也没能活过片指光阴。那巨大魔偶什么至今各大宗门都没能给出明确答桉。但……八宗幸存下来每都亲眼目睹魔偶散发出来黑色灵力被冻住瞬间……”
  
  微顿下谨慎而沉重地道:
  
  “至少由古至今……此世间能够将无形之物化为永冻唯有极寒灵气。”
  
  “……”许守靖。
  
  对哦差点把茬给忘。
  
  极寒灵气种百年难遇东西众目睽睽之下用出来本来就跟“自爆身份证号码”差多。
  
  但凡带点脑子就算猜到伶扶玉身份也能猜到她隶属哪里。
  
  自己知道「冰月仙宫」因为压根就没被科普过方面知识;天南洲被誉为仙道圣地全民修仙氛围最为浓郁地方。
  
  换句话说大伙文化知识素养都挺高般都能认出来。
  
  想到许守靖皱皱眉虽然知道「冰月仙宫」但也至于连点事情都推理出来?
  
  「怎么降智成样?」许守靖为自己感到愤愤平。
  
  左零轩看到许守靖在那边自顾自郁闷摇头会儿又时时地叹息连连忍住出声问道:
  
  “许兄怎么……”
  
  话还没完说方才还陷入在困惑中许守靖此刻却忽然像茅塞顿开般俊秀脸庞再沉闷仿佛突然理解切。
  
  “……”左零轩被渗嵴背发凉默默吞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许兄……”
  
  许守靖笑呵呵地摆摆手毫在意地道:
  
  “没事想通事罢。”
  
  都隔那么长时间换谁忘设定?
  
  正常正常没什么纠结。忘就忘眼前就有科普?
  
  “——”
  
  知道为什么左零轩突然感到丝凉意。
  
  ……
  
  ……
  
  云海之上。
  
  焚心煮骨骄阳直率映照在浮舟甲板上;被灵气催动船桨拨开软绵绵云朵在云层上留下“独舟轻过”涟漪。
  
  两耳狂风呼啸许守靖就躺在两面被风吹鼓风帆之间能够支撑点唯有根粗如手臂灵绳。
  
  纵使风帆呼呼炸响灵绳晃动如狂海中那叶小舟许守靖依旧“稳躺钓鱼台”为所动。
  
  若凡见想必会感叹已真活脱脱仙。
  
  但如果熟知许守靖脾性恐怕……会在心底默默骂句“装逼犯”。
  
  先说躺绳子上种化水境都能毫无压力做到玩意压根没什么技术含量。
  
  就凭许守靖现在涅槃境修为别说躺绳子就直接“躺空气”都带点动静。
  
  其实……也怪许少主自从能御剑之后翻墙种原本在看来很……嗯“很帅”行为就失去原本意义。
  
  只能找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有含金量平替来抒发自己想犯中二却没地方表演“奇葩心境”。
  
  就在许守靖沉思着把灵绳换成“钢丝”会会更有看点时候耳畔悠悠然然地传来富有魅惑柔糯嗓音:
  
  “幼?说那小坏蛋去哪儿久别重逢也打声招呼大白天躺绳子上晒太阳?”
  
  伴随着话音出现名美妇从船室中款款走上甲板身影。
  
  美妇身着澹蓝襦裙上披蓝灰交领衫衣。乌黑青丝高高盘起由支温润玉簪束缚;腰间轻系飞彩缎带成点睛之笔将丰满胸襟与浑圆臀儿完美勾勒出来。
  
  她眨巴着狭长狐媚眼被艳魅妆容点缀容颜上挂着副笑语盈盈朱丹红唇微抿似插在历史有名书香世家中那朵蔷薇。
  
  成熟、知性、美艳、诱……可惜带刺儿。
  
  许守靖微微偏下脑袋余光瞟到美妇已经走到自己下方远处甲板上笑语嫣然地望着自己。
  
  感到阵无语轻叹口气翻身跳到甲板上。两脚落地时却静若无声似重力在坠落到甲板上那瞬间便已经彻底消散。
  
  虞知琼修为并低只瞥眼便已经将方才所有细节纳入眼中微勾下嘴角笑意愈深轻声赞叹:
  
  “若家那位知道现在进步如此之大怕会忍住上来抱着啃。”
  
  “……”许守靖。
  
  大把年纪女怎么么流氓?
  
  许守靖眉峰微蹙稍作沉思片刻低声问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