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十章 云落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宴轻让端阳将那封血书拿出来交给秦桓。
  秦桓撕了血书,仿佛撕了他一直坚持的悔婚,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真没什么摆脱凌画的希望了,因为,他发现,凌画让他做什么,他还就真做什么,比如,她说让他按照双倍利息还宴轻钱,比如她说让他请宴轻喝酒,他如今都遵从了。
  他这一生,怕是都摆脱不了被她掌控的命运了。
  秦桓撕完了血书,蹲在地上,又难受地抱头痛哭。
  宴轻看着他:“……”
  什么毛病,又哭?一个大男人,还哭的这么悲痛欲绝?安国公老夫人没病没灾还在世吧?
  宴轻不会哄人,只站在一旁,看着秦桓哭,准备着等他哭完了,给他递个帕子什么的,再跟他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多大的事儿?天塌下来碗大的疤而已。
  秦桓没哭太久,大约是顾及着在宴轻面前,不能放得太开,渐渐地收住了泪,抬起头,“宴……宴兄,让你见笑了。”
  宴轻立即递给他一块准备好的帕子,很不在乎地说,“见什么笑啊?谁没哭过?”
  秦桓接过帕子,擦了擦眼泪,红肿着眼睛看着宴轻,“宴兄……你也哭过吗?”
  宴轻眨眨眼睛,他好像没哭过。他出生时,他娘生他难产而死,他压根就没见过他娘,他祖母他倒是见过,不过那时他还不太记事儿,等他记事儿,三岁那年,他祖母也死了,后来长这么大,还真没掉过眼泪渣子。他爷爷和他父亲死前,都指着他鼻子骂他,他被骂的狠,也就不那么伤心了。
  宴轻默了默,“哭过吧!我忘了。”
  秦桓吸了吸鼻子,站起身,对他拱手一礼,“总之,谢谢宴兄,你把我当兄弟,我也把你当兄弟,一辈子的那种。”
  宴轻想上前拍拍他肩膀,但看着他哭的这个德行,有点儿嫌弃,遂作罢,对他摆手,“既然是兄弟,就不必说这个了。”
  秦桓点点头,哭了一场,觉得心里轻松多了。
  管家匆匆而来,对秦桓拱手,“秦三公子,安国公府来人了,说老夫人请您立即回府。您若是不回去,她就亲自来请。”
  秦桓脸色一黯,点了点头,“我这就回去。”
  他打起精神,与宴轻告辞。
  宴轻点点头,吩咐管家送他出府。
  秦桓离开后,宴轻坐在桌前,瞅着桌子上搁着的十万两银票,久久不动。
  端阳瞅着宴轻仿佛要将那十万两银票看出一朵花来,试探地问,“小侯爷,这银票,是假的?”
  “真的。”宴轻道,“最大的聚德钱庄的天地通宝,岂能作假?”
  “那您怎么瞅个没完?”端阳看着他。
  小侯爷这瞅着银票的神色,让他以为这十万两银票是假的呢。
  宴轻将银票一推,“我就纳闷,秦桓这钱从哪儿来的。”
  端阳立即说,“这还不简单?属下去查,一定能查出来。”
  “算了。”宴轻摆手,“查什么查?我是纨绔,除了吃吃喝喝玩玩耍耍那点儿事儿才是我要做的,别的什么事儿,都与我无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