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记忆读取,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下载免费读
  
  同时小心的看了一眼秦羽,这就是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国贼,秦羽吗?
  
  云颖初面对镜头,一身军装,肩扛两星显得尤为耀眼,冷声道:“我没什么想说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忍气吞声,乞求他别走的软弱女人了,我现在是大夏的战神,守护人民,是我的职责——尽管,这是他曾经做过的事,但,依旧无法抹去他的罪责。”
  
  “国家面前,没有儿女私情!在这里,他不是我的丈夫,只是一个丧失良知,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刽子手,叛徒而已!”
  
  “啪啪啪……”
  
  云颖初声音落下,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现场所有人全体起立,向云颖初致以崇高的敬意。
  
  网上弹幕更是一条条。
  
  “全大夏唯一的女战神啊,好飒!飒爆了!”
  
  “还这么漂亮,真不知道这个人渣怎么会舍得抛弃妻子的。”
  
  “一群肤浅的人,我就不一样了,我会心疼云小姐。她是女人,应该被呵护,保护的,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她从一个普通的女人,一路走来,变成守护大夏的女战神啊?”
  
  “……”
  
  一句话,直接引起了现场的深思。
  
  只有经历过真正的绝望,才会破而后立。
  
  这一切,全是拜秦羽所赐!
  
  人们对秦羽更加厌恶了。
  
  滋滋……
  
  这时,节目组大荧幕上忽然雪花闪烁了一下。
  
  记忆画面要出现了。
  
  “秦羽,你真的要走吗?思归还发着烧,能不能别走?”
  
  然而,画面依旧漆黑,只有一个女人苦苦哀求的声音。
  
  那是云颖初。
  
  顿时,云颖初脸色微变,身子也轻轻颤抖起来。
  
  “别来烦我!”
  
  然而,换来的却是一个男人厌恶、粗暴的骂声。
  
  “啊!”
  
  一声惨叫,云颖初被一巴掌打翻在地。
  
  云颖初紧咬着牙,颤抖的更加厉害。
  
  记忆读取,这对云颖初来说,又何尝不是再经历一遍的绝望和苦难呢?
  
  然而,秦羽推门离开的时候,却隐晦的呢喃了一声。
  
  “对不起……”
  
  “嗯?我没听错吧,人渣,居然会说对不起?”
  
  “他说的是对不起吧?我没有耳鸣吧?”
  
  画面一转,依旧一片漆黑。
  
  这里是红墙,大夏龙国最高机密地。
  
  一道挺拔的人影静静站着,他的面前,有三张座椅,全部坐着人,不过都背负着他。
  
  中间一个人开口,说道:“秦羽,这个任务,一旦接受了,你之前拥有的一切,将被收回,你将背上骂名,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有妻子,有女儿,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然而,秦羽想也没想,低沉开口:“代号‘阎君’,愿请战!”
  
  阎君,是秦羽作为最高五星统帅的统称。
  
  “唉,我们欠你,整个大夏欠你!”
  
  在一声老者的叹息中,秦羽离开。
  
  前方的路,是那般的黑。
  
  一如寒冷、枯寂的未来。
  
  可他依旧义无反顾,身影缓缓消失在黑暗中。
  
  我为阎君,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的身后,是无尽的大夏疆土,和亿万炎黄。
  
  夜空黑暗,大夏龙旗依旧飘扬在最高处。
  
  哪怕身躯已经残破,名声已坠入万丈深渊。
  
  都要燃烧最后一团火,照亮前方与光明。
  
  真正的英雄,不需要墓碑。
  
  因为那鲜红的龙旗,早已将他的灵魂铭刻。
  
  生而为人,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有关秦羽的记忆读心画面,已经呈现在画面中。
  
  严格意义来说,并没有完全开始,因为只是画面闪回,几个零星的片段而已。
  
  可是看完之后,整个法院都安静了。
  
  声音不再。
  
  弹幕也没了。
  
  整个帝都。
  
  不。
  
  整个大夏,彻底陷入一片死寂。
  
  “他不是叛国贼吗?怎么这几个画面闪回,不像呢?”
  
  良久,有人发出提问。
  
同时小心的看了一眼秦羽这就是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国贼秦羽吗云颖初面对镜头一身军装肩扛两星显得尤为耀眼冷声道我没什么想说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忍气吞声乞求他别走的软弱女人了我现在是大夏的战神守护人民是我的职责尽管这是他曾经做过的事但依旧无法抹去他的罪责国家面前没有儿女私情在这里他不是我的丈夫只是一个丧失良知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刽子手叛徒而已啪啪啪云颖初声音落下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现场所有人全体起立向云颖初致以崇高的敬意网上弹幕更是一条条全大夏唯一的女战神啊好飒飒爆了还这么漂亮真不知道这个人渣怎么会舍得抛弃妻子的一群肤浅的人我就不一样了我会心疼云小姐她是女人应该被呵护保护的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她从一个普通的女人一路走来变成守护大夏的女战神啊一句话直接引起了现场的深思只有经历过真正的绝望才会破而后立这一切全是拜秦羽所赐人们对秦羽更加厌恶了滋滋这时节目组大荧幕上忽然雪花闪烁了一下记忆画面要出现了秦羽你真的要走吗思归还发着烧能不能别走然而画面依旧漆黑只有一个女人苦苦哀求的声音那是云颖初顿时云颖初脸色微变身子也轻轻颤抖起来别来烦我然而换来的却是一个男人厌恶粗暴的骂声啊一声惨叫云颖初被一巴掌打翻在地云颖初紧咬着牙颤抖的更加厉害记忆读取这对云颖初来说又何尝不是再经历一遍的绝望和苦难呢然而秦羽推门离开的时候却隐晦的呢喃了一声对不起嗯我没听错吧人渣居然会说对不起他说的是对不起吧我没有耳鸣吧画面一转依旧一片漆黑这里是红墙大夏龙国最高机密地一道挺拔的人影静静站着他的面前有三张座椅全部坐着人不过都背负着他中间一个人开口说道秦羽这个任务一旦接受了你之前拥有的一切将被收回你将背上骂名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有妻子有女儿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然而秦羽想也没想低沉开口代号阎君愿请战阎君是秦羽作为最高五星统帅的统称唉我们欠你整个大夏欠你在一声老者的叹息中秦羽离开前方的路是那般的黑一如寒冷枯寂的未来可他依旧义无反顾身影缓缓消失在黑暗中我为阎君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的身后是无尽的大夏疆土和亿万炎黄夜空黑暗大夏龙旗依旧飘扬在最高处哪怕身躯已经残破名声已坠入万丈深渊都要燃烧最后一团火照亮前方与光明真正的英雄不需要墓碑因为那鲜红的龙旗早已将他的灵魂铭刻生而为人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有关秦羽的记忆读心画面已经呈现在画面中严格意义来说并没有完全开始因为只是画面闪回几个零星的片段而已可是看完之后整个法院都安静了声音不再弹幕也没了整个帝都不整个大夏彻底陷入一片死寂他不是叛国贼吗怎么这几个画面闪回不像呢良久有人发出提问  
  同时小心看眼秦羽就那得而诛之叛国贼秦羽?
  
  云颖初面对镜头身军装肩扛两星显得尤为耀眼冷声道:“没什么想说已经以前那只会忍气吞声乞求别走软弱女现在大夏战神守护民职责——尽管曾经做过事但依旧无法抹去罪责。”
  
  “国家面前没有儿女私情!在里丈夫只丧失良知双手沾满鲜血屠夫刽子手叛徒而已!”
  
  “啪啪啪……”
  
  云颖初声音落下现场响起雷鸣般掌声。
  
  现场所有全体起立向云颖初致以崇高敬意。
  
  网上弹幕更条条。
  
  “全大夏唯女战神啊飒!飒爆!”
  
  “还么漂亮真知道渣怎么会舍得抛弃妻子。”
  
  “群肤浅就样会心疼云小姐。她女应该被呵护保护可她到底经历什么才能让她从普通女路走来变成守护大夏女战神啊?”
  
  “……”
  
  句话直接引起现场深思。
  
  只有经历过真正绝望才会破而后立。
  
  切全拜秦羽所赐!
  
  们对秦羽更加厌恶。
  
  滋滋……
  
  时节目组大荧幕上忽然雪花闪烁下。
  
  记忆画面要出现。
  
  “秦羽真要走?思归还发着烧能能别走?”
  
  然而画面依旧漆黑只有女苦苦哀求声音。
  
  那云颖初。
  
  顿时云颖初脸色微变身子也轻轻颤抖起来。
  
  “别来烦!”
  
  然而换来却男厌恶、粗暴骂声。
  
  “啊!”
  
  声惨叫云颖初被巴掌打翻在地。
  
  云颖初紧咬着牙颤抖更加厉害。
  
  记忆读取对云颖初来说又何尝再经历遍绝望和苦难呢?
  
  然而秦羽推门离开时候却隐晦呢喃声。
  
  “对起……”
  
  “嗯?没听错渣居然会说对起?”
  
  “说对起?没有耳鸣?”
  
  画面转依旧片漆黑。
  
  里红墙大夏龙国最高机密地。
  
  道挺拔影静静站着面前有三张座椅全部坐着过都背负着。
  
  中间开口说道:“秦羽任务旦接受之前拥有切将被收回将背上骂名陷入万劫复之地。”
  
  “有妻子有女儿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然而秦羽想也没想低沉开口:“代号‘阎君’愿请战!”
  
  阎君秦羽作为最高五星统帅统称。
  
  “唉们欠整大夏欠!”
  
  在声老者叹息中秦羽离开。
  
  前方路那般黑。
  
  如寒冷、枯寂未来。
  
  可依旧义无反顾身影缓缓消失在黑暗中。
  
  为阎君入地狱谁入地狱?
  
  身后无尽大夏疆土和亿万炎黄。
  
  夜空黑暗大夏龙旗依旧飘扬在最高处。
  
  哪怕身躯已经残破名声已坠入万丈深渊。
  
  都要燃烧最后团火照亮前方与光明。
  
  真正英雄需要墓碑。
  
  因为那鲜红龙旗早已将灵魂铭刻。
  
  生而为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有关秦羽记忆读心画面已经呈现在画面中。
  
  严格意义来说并没有完全开始因为只画面闪回几零星片段而已。
  
  可看完之后整法院都安静。
  
  声音再。
  
  弹幕也没。
  
  整帝都。
  
  。
  
  整大夏彻底陷入片死寂。
  
  “叛国贼?怎么几画面闪回像呢?”
  
  良久有发出提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