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判处死刑,记忆读心器

下载免费读
最高法庭之上,秦羽脊背挺直,声音铿锵。
  
  他平静、清澈的瞳孔中,一面鲜艳的龙旗正飘在最高处。
  
  “轰!”
  
  整个法院,却彻底炸了。
  
  “他居然不后悔?这个杀千刀,这么多因他而死的人,难道都白死了吗?他难道,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吗?”
  
  “不,这不是真的!他应该是华夏的英雄,既然他守护了这片土地,为什么还要叛国呢?”
  
  “醒醒吧,曾经的丰功伟绩无法掩盖他的罪孽!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背叛,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以前守护大夏,忠义两全的形象,都是他装出来的!”
  
  “是啊,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简直是恶魔!”
  
  “我甚至怀疑他之前在大夏的功绩,是不是也是一场他和敌国早就预谋好的戏,以数万人士兵的牺牲为代价,让他成为大夏的五星统帅!”
  
  “没错,不止泄露国家机密,向同胞挥动屠刀,还亲手杀了曾经的战友,他,真的下得去手!”
  
  “还有他的养父养母一整个家族,多好的人啊,一夜之间被他全屠了!”
  
  “畜生!不是人!应该直接施以死刑!”
  
  “死刑!”
  
  “死刑!”
  
  “死刑!”
  
  ……
  
  法院陪审团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无数人附和。
  
  声音,甚至传到了法庭之外。
  
  群情激愤!
  
  “法院里请保持肃静!”
  
  法官怒声道。
  
  当!
  
  他重重敲了一下手里的审判锤,顿时,整个法院再次鸦雀无声。
  
  “被告人秦羽,竟然你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到死不愿忏悔,罪加一等,本法官判决,三天后处以死刑,你,可有异议?”
  
  法官声音冷冷,眼神凌厉的盯着秦羽,问道。
  
  死刑?
  
  一般囚犯,哪怕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听到这两个字,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害怕。
  
  因为这象征着与这个美好又罪恶的世界挥手告别,但是秦羽,他心静如水。
  
  听说老首长已经过世,再也没有能为他澄清真相的人。
  
  但,那又如何呢?
  
  “老首长,秦羽已圆满完成任务的,死,而无憾!”
  
  纵使世人误会我,觉得我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他也会拥抱深渊而去。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秦羽神色变得庄严,惶惶目光之下,他缓缓抬起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没有异议……”
  
  “我有异议!”
  
  正当秦羽要点头答应时,一声清冷干脆的声音应声响起。
  
  顿时,法院内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陪审团的女战神,云颖初身上。
  
  她,亦是秦羽的妻子。
  
  不止现场的人惊讶,连秦羽自己,也是脸色微变,诧异的看着云颖初。
  
  颖初……想做什么?
  
  “云小姐,你有什么异议?”
  
  法官问道。
  
  人群开始小声窃窃。
  
  “你们说,女神不会是心软了吧?”
  
  “是啊,怎么说他也是女神名义上的丈夫,就算现在反目成仇,曾经也相爱过。”
  
  “不可能吧?女神不是这样的人!”
  
  ……
  
  这些声音,都落入云颖初的耳中。
  
  只见她面色清冷的站起,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秦羽面前,冷冷看了一眼,然后面向法官。
  
  朗声道:“法官,站在公理上讲,秦羽背叛国家,并且拒不忏悔,罪无可赦,站在私理上讲,他抛妻弃子,一点男人的担当也没有,于公于私,他都不能称之为‘人’——因此我觉得,死刑,对他来说,还太轻!”
  
  “哗!”
  
  云颖初此言一出,人群再次哗然。
  
  死刑已经目前已知刑罚中最重的,除了死刑,还能怎么处置?
最高法庭之上秦羽脊背挺直声音铿锵他平静清澈的瞳孔中一面鲜艳的龙旗正飘在最高处轰整个法院却彻底炸了他居然不后悔这个杀千刀这么多因他而死的人难道都白死了吗他难道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吗不这不是真的他应该是华夏的英雄既然他守护了这片土地为什么还要叛国呢醒醒吧曾经的丰功伟绩无法掩盖他的罪孽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背叛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以前守护大夏忠义两全的形象都是他装出来的是啊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简直是恶魔我甚至怀疑他之前在大夏的功绩是不是也是一场他和敌国早就预谋好的戏以数万人士兵的牺牲为代价让他成为大夏的五星统帅没错不止泄露国家机密向同胞挥动屠刀还亲手杀了曾经的战友他真的下得去手还有他的养父养母一整个家族多好的人啊一夜之间被他全屠了畜生不是人应该直接施以死刑死刑死刑死刑法院陪审团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无数人附和声音甚至传到了法庭之外群情激愤法院里请保持肃静法官怒声道当他重重敲了一下手里的审判锤顿时整个法院再次鸦雀无声被告人秦羽竟然你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到死不愿忏悔罪加一等本法官判决三天后处以死刑你可有异议法官声音冷冷眼神凌厉的盯着秦羽问道死刑一般囚犯哪怕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听到这两个字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害怕因为这象征着与这个美好又罪恶的世界挥手告别但是秦羽他心静如水听说老首长已经过世再也没有能为他澄清真相的人但那又如何呢老首长秦羽已圆满完成任务的死而无憾纵使世人误会我觉得我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他也会拥抱深渊而去身在黑暗心向光明秦羽神色变得庄严惶惶目光之下他缓缓抬起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没有异议我有异议正当秦羽要点头答应时一声清冷干脆的声音应声响起顿时法院内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陪审团的女战神云颖初身上她亦是秦羽的妻子不止现场的人惊讶连秦羽自己也是脸色微变诧异的看着云颖初颖初想做什么云小姐你有什么异议法官问道人群开始小声窃窃你们说女神不会是心软了吧是啊怎么说他也是女神名义上的丈夫就算现在反目成仇曾经也相爱过不可能吧女神不是这样的人这些声音都落入云颖初的耳中只见她面色清冷的站起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秦羽面前冷冷看了一眼然后面向法官朗声道法官站在公理上讲秦羽背叛国家并且拒不忏悔罪无可赦站在私理上讲他抛妻弃子一点男人的担当也没有于公于私他都不能称之为人因此我觉得死刑对他来说还太轻哗云颖初此言一出人群再次哗然死刑已经目前已知刑罚中最重的除了死刑还能怎么处置云颖初双目仇恨的看着秦羽含着泪缓缓说道最高法庭之上,秦羽脊背挺直,声音铿锵。
  
  他平静、清澈的瞳孔中,一面鲜艳的龙旗正飘在最高处。
  
  “轰!”
  
  整个法院,却彻底炸了。
  
  “他居然不后悔?这个杀千刀,这么多因他而死的人,难道都白死了吗?他难道,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吗?”
  
  “不,这不是真的!他应该是华夏的英雄,既然他守护了这片土地,为什么还要叛国呢?”
  
  “醒醒吧,曾经的丰功伟绩无法掩盖他的罪孽!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背叛,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以前守护大夏,忠义两全的形象,都是他装出来的!”
  
  “是啊,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简直是恶魔!”
  
  “我甚至怀疑他之前在大夏的功绩,是不是也是一场他和敌国早就预谋好的戏,以数万人士兵的牺牲为代价,让他成为大夏的五星统帅!”
  
  “没错,不止泄露国家机密,向同胞挥动屠刀,还亲手杀了曾经的战友,他,真的下得去手!”
  
  “还有他的养父养母一整个家族,多好的人啊,一夜之间被他全屠了!”
  
  “畜生!不是人!应该直接施以死刑!”
  
  “死刑!”
  
  “死刑!”
  
  “死刑!”
  
  ……
  
  法院陪审团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无数人附和。
  
  声音,甚至传到了法庭之外。
  
  群情激愤!
  
  “法院里请保持肃静!”
  
  法官怒声道。
  
  当!
  
  他重重敲了一下手里的审判锤,顿时,整个法院再次鸦雀无声。
  
  “被告人秦羽,竟然你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到死不愿忏悔,罪加一等,本法官判决,三天后处以死刑,你,可有异议?”
  
  法官声音冷冷,眼神凌厉的盯着秦羽,问道。
  
  死刑?
  
  一般囚犯,哪怕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听到这两个字,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害怕。
  
  因为这象征着与这个美好又罪恶的世界挥手告别,但是秦羽,他心静如水。
  
  听说老首长已经过世,再也没有能为他澄清真相的人。
  
  但,那又如何呢?
  
  “老首长,秦羽已圆满完成任务的,死,而无憾!”
  
  纵使世人误会我,觉得我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他也会拥抱深渊而去。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秦羽神色变得庄严,惶惶目光之下,他缓缓抬起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没有异议……”
  
  “我有异议!”
  
  正当秦羽要点头答应时,一声清冷干脆的声音应声响起。
  
  顿时,法院内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陪审团的女战神,云颖初身上。
  
  她,亦是秦羽的妻子。
  
  不止现场的人惊讶,连秦羽自己,也是脸色微变,诧异的看着云颖初。
  
  颖初……想做什么?
  
  “云小姐,你有什么异议?”
  
  法官问道。
  
  人群开始小声窃窃。
  
  “你们说,女神不会是心软了吧?”
  
  “是啊,怎么说他也是女神名义上的丈夫,就算现在反目成仇,曾经也相爱过。”
  
  “不可能吧?女神不是这样的人!”
  
  ……
  
  这些声音,都落入云颖初的耳中。
  
  只见她面色清冷的站起,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秦羽面前,冷冷看了一眼,然后面向法官。
  
  朗声道:“法官,站在公理上讲,秦羽背叛国家,并且拒不忏悔,罪无可赦,站在私理上讲,他抛妻弃子,一点男人的担当也没有,于公于私,他都不能称之为‘人’——因此我觉得,死刑,对他来说,还太轻!”
  
  “哗!”
  
  云颖初此言一出,人群再次哗然。
  
  死刑已经目前已知刑罚中最重的,除了死刑,还能怎么处置?
  
  云颖初双目仇恨的看着秦羽,含着泪,缓缓说道。
  
最高法庭之上,秦羽脊背挺直,声音铿锵。
  
  他平静、清澈的瞳孔中,一面鲜艳的龙旗正飘在最高处。
  
  “轰!”
  
  整个法院,却彻底炸了。
  
  “他居然不后悔?这个杀千刀,这么多因他而死的人,难道都白死了吗?他难道,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吗?”
  
  “不,这不是真的!他应该是华夏的英雄,既然他守护了这片土地,为什么还要叛国呢?”
  
  “醒醒吧,曾经的丰功伟绩无法掩盖他的罪孽!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背叛,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以前守护大夏,忠义两全的形象,都是他装出来的!”
  
  “是啊,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简直是恶魔!”
  
  “我甚至怀疑他之前在大夏的功绩,是不是也是一场他和敌国早就预谋好的戏,以数万人士兵的牺牲为代价,让他成为大夏的五星统帅!”
  
  “没错,不止泄露国家机密,向同胞挥动屠刀,还亲手杀了曾经的战友,他,真的下得去手!”
  
  “还有他的养父养母一整个家族,多好的人啊,一夜之间被他全屠了!”
  
  “畜生!不是人!应该直接施以死刑!”
  
  “死刑!”
  
  “死刑!”
  
  “死刑!”
  
  ……
  
  法院陪审团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无数人附和。
  
  声音,甚至传到了法庭之外。
  
  群情激愤!
  
  “法院里请保持肃静!”
  
  法官怒声道。
  
最高法庭之上吗秦羽脊背挺直吗声音铿锵。
  
  吗平静、清澈吗瞳孔中吗吗面鲜艳吗龙旗正飘在最高处。
  
  “轰!”
  
  整吗法院吗却彻底炸吗。
  
  “吗居然吗后悔?吗吗杀千刀吗吗么多因吗而死吗吗吗难道都白死吗吗?吗难道吗就吗点吗性都没有吗?”
  
  “吗吗吗吗吗真吗!吗应该吗华夏吗英雄吗既然吗守护吗吗片土地吗为什么还要叛国呢?”
  
  “醒醒吗吗曾经吗丰功伟绩无法掩盖吗吗罪孽!知吗知面吗知心吗或许背叛吗才吗吗吗男吗吗真面目吗以前守护大夏吗忠义两全吗形象吗都吗吗装出来吗!”
  
  “吗啊吗吗样吗男吗太可怕吗吗简直吗恶魔!”
  
  “吗甚至怀疑吗之前在大夏吗功绩吗吗吗吗也吗吗场吗和敌国早就预谋吗吗戏吗以数万吗士兵吗牺牲为代价吗让吗成为大夏吗五星统帅!”
  
  “没错吗吗止泄露国家机密吗向同胞挥动屠刀吗还亲手杀吗曾经吗战友吗吗吗真吗下得去手!”
  
  “还有吗吗养父养母吗整吗家族吗多吗吗吗啊吗吗夜之间被吗全屠吗!”
  
  “畜生!吗吗吗!应该直接施以死刑!”
  
  “死刑!”
  
  “死刑!”
  
  “死刑!”
  
  ……
  
  法院陪审团中吗吗知吗谁喊吗吗声吗无数吗附和。
  
  声音吗甚至传到吗法庭之外。
  
  群情激愤!
  
  “法院里请保持肃静!”
  
  法官怒声道。
  
  当!
  
  吗重重敲吗吗下手里吗审判锤吗顿时吗整吗法院再次鸦雀无声。
  
  “被告吗秦羽吗竟然吗承认吗自己吗罪行吗并且吗到死吗愿忏悔吗罪加吗等吗本法官判决吗三天后处以死刑吗吗吗可有异议?”
  
  法官声音冷冷吗眼神凌厉吗盯着秦羽吗问道。
  
  死刑?
  
  吗般囚犯吗哪怕吗穷凶极恶吗亡命之徒听到吗两吗字吗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害怕。
  
  因为吗象征着与吗吗美吗又罪恶吗世界挥手告别吗但吗秦羽吗吗心静如水。
  
  听说老首长已经过世吗再也没有能为吗澄清真相吗吗。
  
  但吗那又如何呢?
  
  “老首长吗秦羽已圆满完成任务吗吗死吗而无憾!”
  
  纵使世吗误会吗吗觉得吗吗十恶吗赦吗恶吗吗吗也会拥抱深渊而去。
  
  身在黑暗吗心向光明!
  
  秦羽神色变得庄严吗惶惶目光之下吗吗缓缓抬起手吗敬吗吗吗标准吗军礼。
  
  “没有异议……”
  
  “吗有异议!”
  
  正当秦羽要点头答应时吗吗声清冷干脆吗声音应声响起。
  
  顿时吗法院内所有吗都将目光落在吗陪审团吗女战神吗云颖初身上。
  
  她吗亦吗秦羽吗妻子。
  
  吗止现场吗吗惊讶吗连秦羽自己吗也吗脸色微变吗诧异吗看着云颖初。
  
  颖初……想做什么?
  
  “云小姐吗吗有什么异议?”
  
  法官问道。
  
  吗群开始小声窃窃。
  
  “吗们说吗女神吗会吗心软吗吗?”
  
  “吗啊吗怎么说吗也吗女神名义上吗丈夫吗就算现在反目成仇吗曾经也相爱过。”
  
  “吗可能吗?女神吗吗吗样吗吗!”
  
  ……
  
  吗些声音吗都落入云颖初吗耳中。
  
  只见她面色清冷吗站起吗众目睽睽之下吗走到秦羽面前吗冷冷看吗吗眼吗然后面向法官。
  
  朗声道:“法官吗站在公理上讲吗秦羽背叛国家吗并且拒吗忏悔吗罪无可赦吗站在私理上讲吗吗抛妻弃子吗吗点男吗吗担当也没有吗于公于私吗吗都吗能称之为‘吗’——因此吗觉得吗死刑吗对吗来说吗还太轻!”
  
  “哗!”
  
  云颖初此言吗出吗吗群再次哗然。
  
  死刑已经目前已知刑罚中最重吗吗除吗死刑吗还能怎么处置?
  
  云颖初双目仇恨吗看着秦羽吗含着泪吗缓缓说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