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苏砚 1

下载免费读
  苏砚索性把手机一锁,装睡吧。
  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
  贺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也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车里闹哄哄的,难得活动结束了还这么的热闹,一点也没有累到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苏砚原本只是装睡。
  但到后面就真的睡着了,车子颠簸,他不知不觉就把头歪到了贺问的肩上。
  贺问睁开。
  在看到苏砚是睡着了无意识的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后,他把肩轻轻的往这边送了送。
  让他睡的舒服了一点。
  快到宿舍的时候,苏砚醒了。
  他搓了搓眼睛,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贺问的肩膀都僵了。
  他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正好被苏砚看到了。
  “问哥你肩膀怎么了?”
  他的声音还带着点惺忪的慵懒。
  贺问一顿,“没事。”
  “我是不是刚刚靠在你肩上了?”
  苏砚凑过去,小声道,“对不起啊,我刚刚睡着了,又把你肩膀当枕头了是不是?我给你捏一下?”
  贺问原本是想拒绝的。
  但见后面闹腾的一行人都已经陷入了睡眠中,他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
  苏砚按摩其实有一手。
  苏老爷子的身体不好,他在法国的时候跟着理疗师学了一段时间,偶尔会在家给苏老爷子按按。
  只是时间一长,有点手生而已。
  十月的天已经有些微微凉了。
  车窗只开了一条小缝,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将车里的那股热燥沉闷的睡意吹散了些。
  苏砚这会儿也清醒了。
  他一边给贺问按肩膀,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贺问聊天。
  “团约结束后,我可能要回法国了。”
  苏砚轻叹一声。
  贺问一顿,他薄唇紧抿:“不是说两年的吗?”
  “嗯,但我爷爷病了。”
  苏砚也很无奈。
  原本计划的是至少在这边待上两年甚至更多的,但他爷爷今年摔了一跤后,身体就大不如之前了。
  爷爷虽然没有逼他一定要回去,但从这几次视频能看的出来,他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苏砚签的本就是宋栖下面,这件事情他也跟他姐说过。
  他姐随他。
  想回去的话就回去,不是什么大事。
  这件事他一直没跟其他人说,一来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二来团约之后,大家也都要回归到自己的公司。
  今后相聚的机会可能也不会有那么多。
  只是贺问那边,他一直也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当初是他说的,要一起出道,一起走花路的。
  但他终归是要说话不算话了。
  贺问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没立场,也没资格让人留下,毕竟他终归是要回去的。
  “什么时候走?”
  他声音里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哑和紧绷。
  苏砚摇了摇头,“还没确定,要等团约结束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就下个月初了。”
  距离成团夜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公司这边的事情,他姐已经帮忙处理的差不多了,只等团约到期的话,就可以离开了。
  后面的那些活动,能推的都已经推了。
  “这么快吗?”
  贺问终于侧过脸看向他,那双墨色的眼眸里面,是压抑的,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苏砚松开手看着他,“也不快吧,断断续续也处理了好久了。”
  所以,他好久之前就知道自己要回法国了?
  他一个人默默的处理着这些。
  是不是,是不是如果不是今晚他开口,人走了都没人知道?
  贺问的心底情绪翻涌。
  明知道他没资格生气、没资格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可听到这里,他还是觉得闷得慌。
  喉结轻滚,他“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敢开口。
  怕一张嘴,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
  苏砚索性把手机一锁,装睡吧。
  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
  贺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也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车里闹哄哄的,难得活动结束了还这么的热闹,一点也没有累到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苏砚原本只是装睡。
  但到后面就真的睡着了,车子颠簸,他不知不觉就把头歪到了贺问的肩上。
  贺问睁开。
  在看到苏砚是睡着了无意识的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后,他把肩轻轻的往这边送了送。
  让他睡的舒服了一点。
  快到宿舍的时候,苏砚醒了。
  他搓了搓眼睛,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贺问的肩膀都僵了。
  他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正好被苏砚看到了。
  “问哥你肩膀怎么了?”
  他的声音还带着点惺忪的慵懒。
  贺问一顿,“没事。”
  “我是不是刚刚靠在你肩上了?”
  苏砚凑过去,小声道,“对不起啊,我刚刚睡着了,又把你肩膀当枕头了是不是?我给你捏一下?”
  贺问原本是想拒绝的。
  但见后面闹腾的一行人都已经陷入了睡眠中,他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
  苏砚按摩其实有一手。
  苏老爷子的身体不好,他在法国的时候跟着理疗师学了一段时间,偶尔会在家给苏老爷子按按。
  只是时间一长,有点手生而已。
  十月的天已经有些微微凉了。
  车窗只开了一条小缝,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将车里的那股热燥沉闷的睡意吹散了些。
  苏砚这会儿也清醒了。
  他一边给贺问按肩膀,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贺问聊天。
  “团约结束后,我可能要回法国了。”
  苏砚轻叹一声。
  贺问一顿,他薄唇紧抿:“不是说两年的吗?”
  “嗯,但我爷爷病了。”
  苏砚也很无奈。
  原本计划的是至少在这边待上两年甚至更多的,但他爷爷今年摔了一跤后,身体就大不如之前了。
  爷爷虽然没有逼他一定要回去,但从这几次视频能看的出来,他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苏砚签的本就是宋栖下面,这件事情他也跟他姐说过。
  他姐随他。
  想回去的话就回去,不是什么大事。
  这件事他一直没跟其他人说,一来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二来团约之后,大家也都要回归到自己的公司。
  今后相聚的机会可能也不会有那么多。
  只是贺问那边,他一直也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当初是他说的,要一起出道,一起走花路的。
  但他终归是要说话不算话了。
  贺问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没立场,也没资格让人留下,毕竟他终归是要回去的。
  “什么时候走?”
  他声音里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哑和紧绷。
  苏砚摇了摇头,“还没确定,要等团约结束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就下个月初了。”
  距离成团夜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公司这边的事情,他姐已经帮忙处理的差不多了,只等团约到期的话,就可以离开了。
  后面的那些活动,能推的都已经推了。
  “这么快吗?”
  贺问终于侧过脸看向他,那双墨色的眼眸里面,是压抑的,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苏砚松开手看着他,“也不快吧,断断续续也处理了好久了。”
  所以,他好久之前就知道自己要回法国了?
  他一个人默默的处理着这些。
  是不是,是不是如果不是今晚他开口,人走了都没人知道?
  贺问的心底情绪翻涌。
  明知道他没资格生气、没资格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可听到这里,他还是觉得闷得慌。
  喉结轻滚,他“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敢开口。
  怕一张嘴,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
  他不保证自己能够控制得住。
  苏砚明显感觉到贺问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还有点生气的样子,他自觉理亏,轻轻的扯了下贺问的衣袖。
  “问哥,你生气啦?”
  他知道自己不该瞒着这么久。
  但他就是怕贺问生气,所以才这么长时间都不敢讲!
  贺问声音紧绷:“没有!”
  可苏砚听的出来,他就是生气了。
  苏砚想哄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哄,只好低声解释道:“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怕你们生气,所以才一直不敢开口。我也不想回去,可是我爷爷病了,他就我这么一个孙子,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回去不是吗?”
  “再说了,我又不是回了法国就不回来了,我有时间也会回国的,你们有空也可以去法国找我玩啊。”
  苏砚又轻扯了下他的衣袖,“不是还有手机吗,可以发微信,可以发视频的。”
  “没生气。”
  贺问的声音还有点硬邦邦的,但语气却已经缓和了不少。
  他侧过头看着苏砚,一年的时间,当初的少年眉眼间依旧充满了少年气。
  那双眼睛依旧明亮纯澈。
  看着人的时候,总会莫名的让人的心软下来,没办法说出一句重话来。
  “就是……”
  他顿了顿,嗓音微哑,“有点舍不得。”
  这回轮到苏砚怔住了。
  显然是没想到贺问会这么直白的说舍不得他!
  但下一秒他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我也舍不得你们呀,我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说着,他偷偷的往车里看了一眼,见其他人都在睡觉后,他悄声道:“我偷偷邀请你去我家里玩!我家很大的!反正应有尽有!”
  贺问盯着他:“……好。”
  “哎,没想到一年过的这么快。”
  再往回看,时间简直是过的太快了,一年的时间,真的好像就是弹指间。
  -
  散伙饭那天晚上,苏砚才跟大家说,他马上会回法国。
  本来就要分开了大家都很不舍。
  听到苏砚说要回国了,李维扬第一个就开始嚎了起来,说他不够意思。
  大家原本只是觉得,虽然分开,但好歹都在一个圈里,而且还可以常见。
  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回事了。
  栾羽先是有些错愕。
  下意识的,他看向贺问,发现后者只是很沉默的在喝着酒,他朝贺问举了下杯。
  贺问抬头看了他一眼,碰了下杯。
  “你早就知道了?”
  栾羽抿了口鸡尾酒问道。
  贺问“嗯”了一声,末了,又加了一句,“半个月前。”
  栾羽了然。
  他看了眼正和李维扬他们闹的苏砚,又看了眼贺问,眼里闪过了一抹深思。
  “打算就这样吗?”他声音很轻。
  苏砚索性把手机锁装睡。
  切都跟没关系。
  贺问侧过头看眼也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车里闹哄哄难得活动结束还么热闹点也没有累到半死活样子。
  苏砚原本只装睡。
  但到后面就真睡着车子颠簸知觉就把头歪到贺问肩上。
  贺问睁开。
  在看到苏砚睡着无意识把头搁在肩上后把肩轻轻往边送送。
  让睡舒服点。
  快到宿舍时候苏砚醒。
  搓搓眼睛还由自主打哈欠副没睡醒样子。
  贺问肩膀都僵。
  轻轻活动下正被苏砚看到。
  “问哥肩膀怎么?”
  声音还带着点惺忪慵懒。
  贺问顿“没事。”
  “刚刚靠在肩上?”
  苏砚凑过去小声道“对起啊刚刚睡着又把肩膀当枕头?给捏下?”
  贺问原本想拒绝。
  但见后面闹腾行都已经陷入睡眠中鬼使神差“嗯”声。
  苏砚按摩其实有手。
  苏老爷子身体在法国时候跟着理疗师学段时间偶尔会在家给苏老爷子按按。
  只时间长有点手生而已。
  十月天已经有些微微凉。
  车窗只开条小缝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将车里那股热燥沉闷睡意吹散些。
  苏砚会儿也清醒。
  边给贺问按肩膀也有搭没搭跟贺问聊天。
  “团约结束后可能要回法国。”
  苏砚轻叹声。
  贺问顿薄唇紧抿:“说两年?”
  “嗯但爷爷病。”
  苏砚也很无奈。
  原本计划至少在边待上两年甚至更多但爷爷今年摔跤后身体就大如之前。
  爷爷虽然没有逼定要回去但从几次视频能看出来状态并很。
  苏砚签本就宋栖下面件事情也跟姐说过。
  姐随。
  想回去话就回去什么大事。
  件事直没跟其说来知道怎么开口二来团约之后大家也都要回归到自己公司。
  今后相聚机会可能也会有那么多。
  只贺问那边直也没想要怎么开口。
  当初说要起出道起走花路。
  但终归要说话算话。
  贺问知道该说什么。
  没立场也没资格让留下毕竟终归要回去。
  “什么时候走?”
  声音里有种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哑和紧绷。
  苏砚摇摇头“还没确定要等团约结束之后出意外话就下月初。”
  距离成团夜到现在已经差多年。
  公司边事情姐已经帮忙处理差多只等团约到期话就可以离开。
  后面那些活动能推都已经推。
  “么快?”
  贺问终于侧过脸看向那双墨色眼眸里面压抑令看懂情绪。
  苏砚松开手看着“也快断断续续也处理久。”
  所以久之前就知道自己要回法国?
  默默处理着些。
  如果今晚开口走都没知道?
  贺问心底情绪翻涌。
  明知道没资格生气、没资格对事情指手画脚可听到里还觉得闷得慌。
  喉结轻滚“嗯”声没有再说句话。
  敢开口。
  怕张嘴就说出些该说。
  保证自己能够控制得住。
  苏砚明显感觉到贺问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还有点生气样子自觉理亏轻轻扯下贺问衣袖。
  “问哥生气啦?”
  知道自己该瞒着么久。
  但就怕贺问生气所以才么长时间都敢讲!
  贺问声音紧绷:“没有!”
  可苏砚听出来就生气。
  苏砚想哄又知道该怎么哄只低声解释道:“就知道该怎么跟们说怕们生气所以才直敢开口。也想回去可爷爷病就么孙子管怎么样都得回去?”
  “再说又回法国就回来有时间也会回国们有空也可以去法国找玩啊。”
  苏砚又轻扯下衣袖“还有手机可以发微信可以发视频。”
  “没生气。”
  贺问声音还有点硬邦邦但语气却已经缓和少。
  侧过头看着苏砚年时间当初少年眉眼间依旧充满少年气。
  那双眼睛依旧明亮纯澈。
  看着时候总会莫名让心软下来没办法说出句重话来。
  “就……”
  顿顿嗓音微哑“有点舍得。”
  回轮到苏砚怔住。
  显然没想到贺问会么直白说舍得!
  但下秒就开心笑起来“也舍得们呀有时间定会回来看们!”
  说着偷偷往车里看眼见其都在睡觉后悄声道:“偷偷邀请去家里玩!家很大!反正应有尽有!”
  贺问盯着:“……。”
  “哎没想到年过么快。”
  再往回看时间简直过太快年时间真像就弹指间。
  -
  散伙饭那天晚上苏砚才跟大家说马上会回法国。
  本来就要分开大家都很舍。
  听到苏砚说要回国李维扬第就开始嚎起来说够意思。
  大家原本只觉得虽然分开但歹都在圈里而且还可以常见。
  现在看来也那么回事。
  栾羽先有些错愕。
  下意识看向贺问发现后者只很沉默在喝着酒朝贺问举下杯。
  贺问抬头看眼碰下杯。
  “早就知道?”
  栾羽抿口鸡尾酒问道。
  贺问“嗯”声末又加句“半月前。”
  栾羽然。
  看眼正和李维扬们闹苏砚又看眼贺问眼里闪过抹深思。
  “打算就样?”声音很轻。
  苏砚索性把手机一锁,装睡吧。
  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
  贺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也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车里闹哄哄的,难得活动结束了还这么的热闹,一点也没有累到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苏砚原本只是装睡。
  但到后面就真的睡着了,车子颠簸,他不知不觉就把头歪到了贺问的肩上。
  贺问睁开。
  在看到苏砚是睡着了无意识的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后,他把肩轻轻的往这边送了送。
  让他睡的舒服了一点。
  快到宿舍的时候,苏砚醒了。
  他搓了搓眼睛,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贺问的肩膀都僵了。
  他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正好被苏砚看到了。
  “问哥你肩膀怎么了?”
  他的声音还带着点惺忪的慵懒。
  贺问一顿,“没事。”
  “我是不是刚刚靠在你肩上了?”
  苏砚凑过去,小声道,“对不起啊,我刚刚睡着了,又把你肩膀当枕头了是不是?我给你捏一下?”
  贺问原本是想拒绝的。
  但见后面闹腾的一行人都已经陷入了睡眠中,他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
  苏砚按摩其实有一手。
  苏老爷子的身体不好,他在法国的时候跟着理疗师学了一段时间,偶尔会在家给苏老爷子按按。
  只是时间一长,有点手生而已。
  十月的天已经有些微微凉了。
  车窗只开了一条小缝,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将车里的那股热燥沉闷的睡意吹散了些。
  苏砚这会儿也清醒了。
  他一边给贺问按肩膀,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贺问聊天。
  “团约结束后,我可能要回法国了。”
  苏砚轻叹一声。
  贺问一顿,他薄唇紧抿:“不是说两年的吗?”
  “嗯,但我爷爷病了。”
  苏砚也很无奈。
  原本计划的是至少在这边待上两年甚至更多的,但他爷爷今年摔了一跤后,身体就大不如之前了。
  爷爷虽然没有逼他一定要回去,但从这几次视频能看的出来,他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苏砚签的本就是宋栖下面,这件事情他也跟他姐说过。
  他姐随他。
  想回去的话就回去,不是什么大事。
  这件事他一直没跟其他人说,一来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二来团约之后,大家也都要回归到自己的公司。
  今后相聚的机会可能也不会有那么多。
  只是贺问那边,他一直也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当初是他说的,要一起出道,一起走花路的。
  但他终归是要说话不算话了。
  贺问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没立场,也没资格让人留下,毕竟他终归是要回去的。
  “什么时候走?”
  他声音里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哑和紧绷。
  苏砚摇了摇头,“还没确定,要等团约结束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就下个月初了。”
  距离成团夜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公司这边的事情,他姐已经帮忙处理的差不多了,只等团约到期的话,就可以离开了。
  后面的那些活动,能推的都已经推了。
  “这么快吗?”
  贺问终于侧过脸看向他,那双墨色的眼眸里面,是压抑的,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苏砚松开手看着他,“也不快吧,断断续续也处理了好久了。”
  所以,他好久之前就知道自己要回法国了?
  他一个人默默的处理着这些。
  是不是,是不是如果不是今晚他开口,人走了都没人知道?
  贺问的心底情绪翻涌。
  明知道他没资格生气、没资格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可听到这里,他还是觉得闷得慌。
  喉结轻滚,他“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敢开口。
  怕一张嘴,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
  他不保证自己能够控制得住。
  苏砚明显感觉到贺问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还有点生气的样子,他自觉理亏,轻轻的扯了下贺问的衣袖。
  “问哥,你生气啦?”
  他知道自己不该瞒着这么久。
  但他就是怕贺问生气,所以才这么长时间都不敢讲!
  贺问声音紧绷:“没有!”
  可苏砚听的出来,他就是生气了。
  苏砚想哄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哄,只好低声解释道:“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怕你们生气,所以才一直不敢开口。我也不想回去,可是我爷爷病了,他就我这么一个孙子,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回去不是吗?”
  “再说了,我又不是回了法国就不回来了,我有时间也会回国的,你们有空也可以去法国找我玩啊。”
  苏砚又轻扯了下他的衣袖,“不是还有手机吗,可以发微信,可以发视频的。”
  “没生气。”
  贺问的声音还有点硬邦邦的,但语气却已经缓和了不少。
  他侧过头看着苏砚,一年的时间,当初的少年眉眼间依旧充满了少年气。
  那双眼睛依旧明亮纯澈。
  看着人的时候,总会莫名的让人的心软下来,没办法说出一句重话来。
  “就是……”
  他顿了顿,嗓音微哑,“有点舍不得。”
  这回轮到苏砚怔住了。
  显然是没想到贺问会这么直白的说舍不得他!
  但下一秒他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我也舍不得你们呀,我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