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民心,陛下英明

下载免费读
作坊掌柜推推搡搡,方正一急道:“哎哎哎,老哥,买卖不成仁义在哪有你样这赶客人的。”
  
  掌柜冷笑:“没时间陪你胡搅蛮缠,你这单我没法接,我这还要外出谈生意,赶紧走。”
  
  “张彪,赶紧帮我劝劝掌柜的。”
  
  方正一一声令下,张彪站了出来。
  
  看着彪哥高大宽厚的身形,掌柜的呼吸一窒:“你们想干嘛?有话好好说啊。”
  
  方正一上前一步,不由分说的将四两银子拍在他掌中:“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谈生意,您再想想办法,就订那几个木盒子,我觉得四两已经相当公道了。”
  
  掌柜的看看银子,又看看张彪,为难道:“确实,可我不是说了嘛,你们要的那么急,是我这边人手不足,除非出料,你们自己做。”
  
  “那我能不能找你们伙计搭把手?”
  
  此话一出,掌柜的竟然笑了:“呵呵,你尽管找,有人愿意帮你,我一句话没有!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您要是愿意就自个儿在这忙,否则我可走了。”
  
  “行,我愿意。不过您就不怕我偷东西?”见掌柜的竟真要走,方正一忍不住问道。
  
  “我这几十个伙计,还怕你偷东西?回见!”
  
  掌柜的走了,王二柱讷讷道:“吕公子,就卖个苹果不至于吧,咱们真自己干啊?”
  
  方正一歪嘴一笑:“这满院子人,咱还能自己干活儿?进去吧。”
  
  .....
  
  院内热火朝天。
  
  一名精壮的汉子正赤着上身,不知疲倦的做着手上的木工活儿。
  
  景帝就一直这么聚精会神的看。
  
  起初他本是想看看这劳作的百姓都是何种状态,但是见他干活儿莫名的有种解压感,一时间有些看入了迷。
  
  男人大抵是如此,纵然身为皇帝也难逃本能。
  
  被盯了许久,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道:“这位老哥,您这看半天了,看什么呢?”
  
  景帝回过神道:“哦,失礼了,敢问贵姓?我初来此地,想了解一下平万县情况。”
  
  汉子手口不停,道:“免贵,我叫刘铁牛。平万县挺好的,比我老家好多了,就是物价比别的地方有些高。”
  
  “不错,我来时也发现了,此地物价不下京城,百姓的衣食住行情况如何?”
  
  刘铁牛想了想道:“对,但是穷有穷的活法,贵有贵的活法嘛。你要想吃便宜的,两三文一碗的面也有,总归饿不着的。”
  
  “像我干这活儿,还包吃包住呢,总的来说,现在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
  
  景帝喜上眉梢。
  
  恰逢此时,方正一带着王二柱上前。
  
  见景帝正在跟人打听消息,靠了上去。
  
  只听景帝又问道:“那在这城内找份作坊的工作,收入如何?”
  
  “我一个月三两,不过别人没我这么高,我读书认字!”
  
  “以前我可是要考科举的,只不过后来没想了就没考上。”
  
  方正一听的浑身凌乱!
  
  好家伙,你一个木匠跟我记者一个待遇?
  
  现在市面薪资都涨到这个水平了,是不是回去给记者再涨一点?可是之前刚涨没多久啊....
作坊掌柜推推搡搡方正一急道哎哎哎老哥买卖不成仁义在哪有你样这赶客人的掌柜冷笑没时间陪你胡搅蛮缠你这单我没法接我这还要外出谈生意赶紧走张彪赶紧帮我劝劝掌柜的方正一一声令下张彪站了出来看着彪哥高大宽厚的身形掌柜的呼吸一窒你们想干嘛有话好好说啊方正一上前一步不由分说的将四两银子拍在他掌中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谈生意您再想想办法就订那几个木盒子我觉得四两已经相当公道了掌柜的看看银子又看看张彪为难道确实可我不是说了嘛你们要的那么急是我这边人手不足除非出料你们自己做那我能不能找你们伙计搭把手此话一出掌柜的竟然笑了呵呵你尽管找有人愿意帮你我一句话没有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您要是愿意就自个儿在这忙否则我可走了行我愿意不过您就不怕我偷东西见掌柜的竟真要走方正一忍不住问道我这几十个伙计还怕你偷东西回见掌柜的走了王二柱讷讷道吕公子就卖个苹果不至于吧咱们真自己干啊方正一歪嘴一笑这满院子人咱还能自己干活儿进去吧院内热火朝天一名精壮的汉子正赤着上身不知疲倦的做着手上的木工活儿景帝就一直这么聚精会神的看起初他本是想看看这劳作的百姓都是何种状态但是见他干活儿莫名的有种解压感一时间有些看入了迷男人大抵是如此纵然身为皇帝也难逃本能被盯了许久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道这位老哥您这看半天了看什么呢景帝回过神道哦失礼了敢问贵姓我初来此地想了解一下平万县情况汉子手口不停道免贵我叫刘铁牛平万县挺好的比我老家好多了就是物价比别的地方有些高不错我来时也发现了此地物价不下京城百姓的衣食住行情况如何刘铁牛想了想道对但是穷有穷的活法贵有贵的活法嘛你要想吃便宜的两三文一碗的面也有总归饿不着的像我干这活儿还包吃包住呢总的来说现在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景帝喜上眉梢恰逢此时方正一带着王二柱上前见景帝正在跟人打听消息靠了上去只听景帝又问道那在这城内找份作坊的工作收入如何我一个月三两不过别人没我这么高我读书认字以前我可是要考科举的只不过后来没想了就没考上方正一听的浑身凌乱好家伙你一个木匠跟我记者一个待遇现在市面薪资都涨到这个水平了是不是回去给记者再涨一点可是之前刚涨没多久啊王二柱两眼发直三两我的天这钱也太好赚了那兄弟你不爽死了刘铁牛斜了一眼这刚冒出来的土狗不悦道好赚有时候一天干七八个时辰累死个屁的了别看挣的多也就高兴两三个月过了那股劲你就烦了我他妈现在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可能活着的意义就是造轮子吧看他感慨方正一隐约看到了隐藏在民间的哲学家作坊掌柜推推搡搡,方正一急道:“哎哎哎,老哥,买卖不成仁义在哪有你样这赶客人的。”
  
  掌柜冷笑:“没时间陪你胡搅蛮缠,你这单我没法接,我这还要外出谈生意,赶紧走。”
  
  “张彪,赶紧帮我劝劝掌柜的。”
  
  方正一一声令下,张彪站了出来。
  
  看着彪哥高大宽厚的身形,掌柜的呼吸一窒:“你们想干嘛?有话好好说啊。”
  
  方正一上前一步,不由分说的将四两银子拍在他掌中:“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谈生意,您再想想办法,就订那几个木盒子,我觉得四两已经相当公道了。”
  
  掌柜的看看银子,又看看张彪,为难道:“确实,可我不是说了嘛,你们要的那么急,是我这边人手不足,除非出料,你们自己做。”
  
  “那我能不能找你们伙计搭把手?”
  
  此话一出,掌柜的竟然笑了:“呵呵,你尽管找,有人愿意帮你,我一句话没有!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您要是愿意就自个儿在这忙,否则我可走了。”
  
  “行,我愿意。不过您就不怕我偷东西?”见掌柜的竟真要走,方正一忍不住问道。
  
  “我这几十个伙计,还怕你偷东西?回见!”
  
  掌柜的走了,王二柱讷讷道:“吕公子,就卖个苹果不至于吧,咱们真自己干啊?”
  
  方正一歪嘴一笑:“这满院子人,咱还能自己干活儿?进去吧。”
  
  .....
  
  院内热火朝天。
  
  一名精壮的汉子正赤着上身,不知疲倦的做着手上的木工活儿。
  
  景帝就一直这么聚精会神的看。
  
  起初他本是想看看这劳作的百姓都是何种状态,但是见他干活儿莫名的有种解压感,一时间有些看入了迷。
  
  男人大抵是如此,纵然身为皇帝也难逃本能。
  
  被盯了许久,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道:“这位老哥,您这看半天了,看什么呢?”
  
  景帝回过神道:“哦,失礼了,敢问贵姓?我初来此地,想了解一下平万县情况。”
  
  汉子手口不停,道:“免贵,我叫刘铁牛。平万县挺好的,比我老家好多了,就是物价比别的地方有些高。”
  
  “不错,我来时也发现了,此地物价不下京城,百姓的衣食住行情况如何?”
  
  刘铁牛想了想道:“对,但是穷有穷的活法,贵有贵的活法嘛。你要想吃便宜的,两三文一碗的面也有,总归饿不着的。”
  
  “像我干这活儿,还包吃包住呢,总的来说,现在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
  
  景帝喜上眉梢。
  
  恰逢此时,方正一带着王二柱上前。
  
  见景帝正在跟人打听消息,靠了上去。
  
  只听景帝又问道:“那在这城内找份作坊的工作,收入如何?”
  
  “我一个月三两,不过别人没我这么高,我读书认字!”
  
  “以前我可是要考科举的,只不过后来没想了就没考上。”
  
  方正一听的浑身凌乱!
  
  好家伙,你一个木匠跟我记者一个待遇?
  
  现在市面薪资都涨到这个水平了,是不是回去给记者再涨一点?可是之前刚涨没多久啊....
  
  王二柱两眼发直:“三两!我的天...这钱也太好赚了!那兄弟你不爽死了?”
  
  刘铁牛斜了一眼这刚冒出来的土狗,不悦道:“好赚?有时候一天干七八个时辰,累死个屁的了。”
  
  “别看挣的多,也就高兴两三个月,过了那股劲你就烦了。”
  
  “我他妈现在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可能活着的意义就是造轮子吧....”
  
  看他感慨,方正一隐约看到了隐藏在民间的哲学家。
作坊掌柜推推搡搡,方正一急道:“哎哎哎,老哥,买卖不成仁义在哪有你样这赶客人的。”
  
  掌柜冷笑:“没时间陪你胡搅蛮缠,你这单我没法接,我这还要外出谈生意,赶紧走。”
  
  “张彪,赶紧帮我劝劝掌柜的。”
  
  方正一一声令下,张彪站了出来。
  
  看着彪哥高大宽厚的身形,掌柜的呼吸一窒:“你们想干嘛?有话好好说啊。”
  
  方正一上前一步,不由分说的将四两银子拍在他掌中:“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谈生意,您再想想办法,就订那几个木盒子,我觉得四两已经相当公道了。”
  
  掌柜的看看银子,又看看张彪,为难道:“确实,可我不是说了嘛,你们要的那么急,是我这边人手不足,除非出料,你们自己做。”
  
  “那我能不能找你们伙计搭把手?”
  
  此话一出,掌柜的竟然笑了:“呵呵,你尽管找,有人愿意帮你,我一句话没有!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您要是愿意就自个儿在这忙,否则我可走了。”
  
  “行,我愿意。不过您就不怕我偷东西?”见掌柜的竟真要走,方正一忍不住问道。
  
  “我这几十个伙计,还怕你偷东西?回见!”
  
  掌柜的走了,王二柱讷讷道:“吕公子,就卖个苹果不至于吧,咱们真自己干啊?”
  
  方正一歪嘴一笑:“这满院子人,咱还能自己干活儿?进去吧。”
  
  .....
  
  院内热火朝天。
  
  一名精壮的汉子正赤着上身,不知疲倦的做着手上的木工活儿。
  
  景帝就一直这么聚精会神的看。
  
  起初他本是想看看这劳作的百姓都是何种状态,但是见他干活儿莫名的有种解压感,一时间有些看入了迷。
  
  男人大抵是如此,纵然身为皇帝也难逃本能。
  
  被盯了许久,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道:“这位老哥,您这看半天了,看什么呢?”
  
  景帝回过神道:“哦,失礼了,敢问贵姓?我初来此地,想了解一下平万县情况。”
  
  汉子手口不停,道:“免贵,我叫刘铁牛。平万县挺好的,比我老家好多了,就是物价比别的地方有些高。”
  
  “不错,我来时也发现了,此地物价不下京城,百姓的衣食住行情况如何?”
  
  刘铁牛想了想道:“对,但是穷有穷的活法,贵有贵的活法嘛。你要想吃便宜的,两三文一碗的面也有,总归饿不着的。”
  
  “像我干这活儿,还包吃包住呢,总的来说,现在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
  
  景帝喜上眉梢。
  
  恰逢此时,方正一带着王二柱上前。
  
  见景帝正在跟人打听消息,靠了上去。
  
  只听景帝又问道:“那在这城内找份作坊的工作,收入如何?”
  
  “我一个月三两,不过别人没我这么高,我读书认字!”
  
  “以前我可是要考科举的,只不过后来没想了就没考上。”
  
  方正一听的浑身凌乱!
  
  好家伙,你一个木匠跟我记者一个待遇?
  
  现在市面薪资都涨到这个水平了,是不是回去给记者再涨一点?可是之前刚涨没多久啊....
  
  王二柱两眼发直:“三两!我的天...这钱也太好赚了!那兄弟你不爽死了?”
  
  刘铁牛斜了一眼这刚冒出来的土狗,不悦道:“好赚?有时候一天干七八个时辰,累死个屁的了。”
  
  “别看挣的多,也就高兴两三个月,过了那股劲你就烦了。”
作坊掌柜推推搡搡吗方正吗急道:“哎哎哎吗老哥吗买卖吗成仁义在哪有吗样吗赶客吗吗。”
  
  掌柜冷笑:“没时间陪吗胡搅蛮缠吗吗吗单吗没法接吗吗吗还要外出谈生意吗赶紧走。”
  
  “张彪吗赶紧帮吗劝劝掌柜吗。”
  
  方正吗吗声令下吗张彪站吗出来。
  
  看着彪哥高大宽厚吗身形吗掌柜吗呼吸吗窒:“吗们想干嘛?有话吗吗说啊。”
  
  方正吗上前吗步吗吗由分说吗将四两银子拍在吗掌中:“还能干什么吗当然吗谈生意吗您再想想办法吗就订那几吗木盒子吗吗觉得四两已经相当公道吗。”
  
  掌柜吗看看银子吗又看看张彪吗为难道:“确实吗可吗吗吗说吗嘛吗吗们要吗那么急吗吗吗吗边吗手吗足吗除非出料吗吗们自己做。”
  
  “那吗能吗能找吗们伙计搭把手?”
  
  此话吗出吗掌柜吗竟然笑吗:“呵呵吗吗尽管找吗有吗愿意帮吗吗吗吗句话没有!行吗吗跟吗多说吗吗您要吗愿意就自吗儿在吗忙吗否则吗可走吗。”
  
  “行吗吗愿意。吗过您就吗怕吗偷东西?”见掌柜吗竟真要走吗方正吗忍吗住问道。
  
  “吗吗几十吗伙计吗还怕吗偷东西?回见!”
  
  掌柜吗走吗吗王二柱讷讷道:“吕公子吗就卖吗苹果吗至于吗吗咱们真自己干啊?”
  
  方正吗歪嘴吗笑:“吗满院子吗吗咱还能自己干活儿?进去吗。”
  
  .....
  
  院内热火朝天。
  
  吗名精壮吗汉子正赤着上身吗吗知疲倦吗做着手上吗木工活儿。
  
  景帝就吗直吗么聚精会神吗看。
  
  起初吗本吗想看看吗劳作吗百姓都吗何种状态吗但吗见吗干活儿莫名吗有种解压感吗吗时间有些看入吗迷。
  
  男吗大抵吗如此吗纵然身为皇帝也难逃本能。
  
  被盯吗许久吗汉子有些吗吗意思吗抬起头道:“吗位老哥吗您吗看半天吗吗看什么呢?”
  
  景帝回过神道:“哦吗失礼吗吗敢问贵姓?吗初来此地吗想吗解吗下平万县情况。”
  
  汉子手口吗停吗道:“免贵吗吗叫刘铁牛。平万县挺吗吗吗比吗老家吗多吗吗就吗物价比别吗地方有些高。”
  
  “吗错吗吗来时也发现吗吗此地物价吗下京城吗百姓吗衣食住行情况如何?”
  
  刘铁牛想吗想道:“对吗但吗穷有穷吗活法吗贵有贵吗活法嘛。吗要想吃便宜吗吗两三文吗碗吗面也有吗总归饿吗着吗。”
  
  “像吗干吗活儿吗还包吃包住呢吗总吗来说吗现在日子比以前吗太多吗!”
  
  景帝喜上眉梢。
  
  恰逢此时吗方正吗带着王二柱上前。
  
  见景帝正在跟吗打听消息吗靠吗上去。
  
  只听景帝又问道:“那在吗城内找份作坊吗工作吗收入如何?”
  
  “吗吗吗月三两吗吗过别吗没吗吗么高吗吗读书认字!”
  
  “以前吗可吗要考科举吗吗只吗过后来没想吗就没考上。”
  
  方正吗听吗浑身凌乱!
  
  吗家伙吗吗吗吗木匠跟吗记者吗吗待遇?
  
  现在市面薪资都涨到吗吗水平吗吗吗吗吗回去给记者再涨吗点?可吗之前刚涨没多久啊....
  
  王二柱两眼发直:“三两!吗吗天...吗钱也太吗赚吗!那兄弟吗吗爽死吗?”
  
  刘铁牛斜吗吗眼吗刚冒出来吗土狗吗吗悦道:“吗赚?有时候吗天干七八吗时辰吗累死吗屁吗吗。”
  
  “别看挣吗多吗也就高兴两三吗月吗过吗那股劲吗就烦吗。”
  
  “吗吗妈现在有时候都吗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吗可能活着吗意义就吗造轮子吗....”
  
  看吗感慨吗方正吗隐约看到吗隐藏在民间吗哲学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