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当铺耍流氓

下载免费读
方正一不等王二柱反应,便直接夺过戒指。
  
  “我这戒指你都不知道多少钱,别被人蒙了,还是让我来吧。”
  
  倒不是不让他当,只是他这个德行,一看就露怯了嘛!
  
  这枚戒指的价值方正一也不清楚,是小桃买的。
  
  有可能是便宜货...毕竟小桃买装饰品只看好不好看,不在乎贵贱。
  
  他也不在乎,他现在这个身份,哪怕戴个塑料的玉佩也没人会觉得是假的。
  
  这就好比某超人,整日戴着一块二百蚊的西某城手表。
  
  巨富戴着便宜手表固然看起来有些掉价,但是实则不然。
  
  只要身份够高,带着便宜且口碑良好的货反而有了某种装逼属性加成。
  
  不但装逼还能引得无数人纷纷追捧、幻想,幻想着我有钱我也用便宜货装逼!
  
  在这一瞬间,穷鬼跟巨富之间仿佛隐约产生了某一种思想上的共鸣。
  
  穷鬼依旧穷,但是巨富的境界跟口碑却在无形之中蹭蹭上涨...
  
  而方总就是这个档次的,所以配饰对他来说从来不重要。
  
  戒指不知道价格如何,他也不大会辨玉,只能凭借经验加上硬气争取多当点银子。
  
  咋滴都比王二柱强,毕竟后面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方正一递上戒指,不卑不亢的道:“兄弟,第一次来咱们这,帮仔细瞧着点。”
  
  “手感干涩粗糙,杂色过多,颜色斑驳。”小厮拿着玉戒指一边观察一边品评,敲了敲又道:“声音暗哑,沉闷是块劣玉,可当..三钱。”
  
  三钱?
  
  方正一气笑了。
  
  几两、十几两、几十两都有可能。当铺固然要死命压价,可压到三钱实在有些离谱,便宜货他又不是没见过,而且小桃也不可能买这么便宜的货色,消费水平在那摆着,寻常的摊子她都不会逛。
  
  狗东西,骗到你祖宗头上了?
  
  方正一眯着眼,道:“兄弟,你再好好看看,我这可是上好的玉料,还有做工呢?别走了眼。”
  
  小厮嗤笑一声:“工在咱们这不值钱,来这儿的都像你这么说,就值三钱,你当不当?”
  
  这小厮语气极不客气,就连景帝也微微蹙眉。
  
  方正一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张彪,指了指柜台。
  
  张彪想也没想一把将方正一扛了起来。
  
  这一瞬间,方正一立马高了小厮半个身位,一手攥着木栅栏,另一只手直接伸了进去指着小厮的鼻子,怒骂道:“我这玉戒指二百两买的!就算当铺值十当五,还值一百两,你说就当三钱?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说错了我他妈可就要发飙啦!”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小厮毛骨悚然,不知所措。
  
  就连当铺里其他客人也纷纷侧目,惊奇万分。
  
  当铺本质上干的是救急的行当,那来的自然都是求人的居多。
  
  求人办事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横的!
  
  王二柱慌张不已,四处张望着,生怕哪窜出来一个人把他们打一顿。
  
  景帝则是缓缓挪动脚步,走到另一窗口下。
  
  微微侧着身子,冒充路人。
  
  看着方正一发飙,景帝眼皮狠狠抽了几下。
  
  丢人,丢人啊!这混账一点脸都不要的么?这要被朝廷里的人发现了怎么办...
  
  方正一气势汹汹,居高临下死盯着小厮。
  
  小厮咽了口唾沫,心中暗道不妙。
  
  这戒指是极好的,虽然没有二百两那么夸张,可看成色在市面上卖个十几二十两不成问题。
  
  尤其是听两人说话,这戒指应该是眼前这位爷给那个土老冒的。
  
  像王二住这种人来当铺基本上没有太大赎回的可能,赚的自然也不是利息钱,那就是说这笔买卖他能抽水不少。
方正一不等王二柱反应,便直接夺过戒指。
  
  “我这戒指你都不知道多少钱,别被人蒙了,还是让我来吧。”
  
  倒不是不让他当,只是他这个德行,一看就露怯了嘛!
  
  这枚戒指的价值方正一也不清楚,是小桃买的。
  
  有可能是便宜货...毕竟小桃买装饰品只看好不好看,不在乎贵贱。
  
  他也不在乎,他现在这个身份,哪怕戴个塑料的玉佩也没人会觉得是假的。
  
  这就好比某超人,整日戴着一块二百蚊的西某城手表。
  
  巨富戴着便宜手表固然看起来有些掉价,但是实则不然。
  
  只要身份够高,带着便宜且口碑良好的货反而有了某种装逼属性加成。
  
  不但装逼还能引得无数人纷纷追捧、幻想,幻想着我有钱我也用便宜货装逼!
  
  在这一瞬间,穷鬼跟巨富之间仿佛隐约产生了某一种思想上的共鸣。
  
  穷鬼依旧穷,但是巨富的境界跟口碑却在无形之中蹭蹭上涨...
  
  而方总就是这个档次的,所以配饰对他来说从来不重要。
  
  戒指不知道价格如何,他也不大会辨玉,只能凭借经验加上硬气争取多当点银子。
  
  咋滴都比王二柱强,毕竟后面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方正一递上戒指,不卑不亢的道:“兄弟,第一次来咱们这,帮仔细瞧着点。”
  
  “手感干涩粗糙,杂色过多,颜色斑驳。”小厮拿着玉戒指一边观察一边品评,敲了敲又道:“声音暗哑,沉闷是块劣玉,可当..三钱。”
  
  三钱?
  
  方正一气笑了。
  
  几两、十几两、几十两都有可能。当铺固然要死命压价,可压到三钱实在有些离谱,便宜货他又不是没见过,而且小桃也不可能买这么便宜的货色,消费水平在那摆着,寻常的摊子她都不会逛。
  
  狗东西,骗到你祖宗头上了?
  
  方正一眯着眼,道:“兄弟,你再好好看看,我这可是上好的玉料,还有做工呢?别走了眼。”
  
  小厮嗤笑一声:“工在咱们这不值钱,来这儿的都像你这么说,就值三钱,你当不当?”
  
  这小厮语气极不客气,就连景帝也微微蹙眉。
  
  方正一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张彪,指了指柜台。
  
  张彪想也没想一把将方正一扛了起来。
  
  这一瞬间,方正一立马高了小厮半个身位,一手攥着木栅栏,另一只手直接伸了进去指着小厮的鼻子,怒骂道:“我这玉戒指二百两买的!就算当铺值十当五,还值一百两,你说就当三钱?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说错了我他妈可就要发飙啦!”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小厮毛骨悚然,不知所措。
  
  就连当铺里其他客人也纷纷侧目,惊奇万分。
  
  当铺本质上干的是救急的行当,那来的自然都是求人的居多。
  
  求人办事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横的!
  
  王二柱慌张不已,四处张望着,生怕哪窜出来一个人把他们打一顿。
  
  景帝则是缓缓挪动脚步,走到另一窗口下。
  
  微微侧着身子,冒充路人。
  
  看着方正一发飙,景帝眼皮狠狠抽了几下。
  
  丢人,丢人啊!这混账一点脸都不要的么?这要被朝廷里的人发现了怎么办...
  
  方正一气势汹汹,居高临下死盯着小厮。
  
  小厮咽了口唾沫,心中暗道不妙。
  
  这戒指是极好的,虽然没有二百两那么夸张,可看成色在市面上卖个十几二十两不成问题。
  
  尤其是听两人说话,这戒指应该是眼前这位爷给那个土老冒的。
  
  像王二住这种人来当铺基本上没有太大赎回的可能,赚的自然也不是利息钱,那就是说这笔买卖他能抽水不少。
方正等王二柱反应便直接夺过戒指。
  
  “戒指都知道多少钱别被蒙还让来。”
  
  倒让当只德行看就露怯嘛!
  
  枚戒指价值方正也清楚小桃买。
  
  有可能便宜货...毕竟小桃买装饰品只看看在乎贵贱。
  
  也在乎现在身份哪怕戴塑料玉佩也没会觉得假。
  
  就比某超整日戴着块二百蚊西某城手表。
  
  巨富戴着便宜手表固然看起来有些掉价但实则然。
  
  只要身份够高带着便宜且口碑良货反而有某种装逼属性加成。
  
  但装逼还能引得无数纷纷追捧、幻想幻想着有钱也用便宜货装逼!
  
  在瞬间穷鬼跟巨富之间仿佛隐约产生某种思想上共鸣。
  
  穷鬼依旧穷但巨富境界跟口碑却在无形之中蹭蹭上涨...
  
  而方总就档次所以配饰对来说从来重要。
  
  戒指知道价格如何也大会辨玉只能凭借经验加上硬气争取多当点银子。
  
  咋滴都比王二柱强毕竟后面用银子地方多着呢。
  
  方正递上戒指卑亢道:“兄弟第次来咱们帮仔细瞧着点。”
  
  “手感干涩粗糙杂色过多颜色斑驳。”小厮拿着玉戒指边观察边品评敲敲又道:“声音暗哑沉闷块劣玉可当..三钱。”
  
  三钱?
  
  方正气笑。
  
  几两、十几两、几十两都有可能。当铺固然要死命压价可压到三钱实在有些离谱便宜货又没见过而且小桃也可能买么便宜货色消费水平在那摆着寻常摊子她都会逛。
  
  狗东西骗到祖宗头上?
  
  方正眯着眼道:“兄弟再看看可上玉料还有做工呢?别走眼。”
  
  小厮嗤笑声:“工在咱们值钱来儿都像么说就值三钱当当?”
  
  小厮语气极客气就连景帝也微微蹙眉。
  
  方正面无表情拍拍张彪指指柜台。
  
  张彪想也没想把将方正扛起来。
  
  瞬间方正立马高小厮半身位手攥着木栅栏另只手直接伸进去指着小厮鼻子怒骂道:“玉戒指二百两买!就算当铺值十当五还值百两说就当三钱?老子再给次机会说错妈可就要发飙啦!”
  
  突如其来下弄得小厮毛骨悚然知所措。
  
  就连当铺里其客也纷纷侧目惊奇万分。
  
  当铺本质上干救急行当那来自然都求居多。
  
  求办事可从来没见过么横!
  
  王二柱慌张已四处张望着生怕哪窜出来把们打顿。
  
  景帝则缓缓挪动脚步走到另窗口下。
  
  微微侧着身子冒充路。
  
  看着方正发飙景帝眼皮狠狠抽几下。
  
  丢丢啊!混账点脸都要么?要被朝廷里发现怎么办...
  
  方正气势汹汹居高临下死盯着小厮。
  
  小厮咽口唾沫心中暗道妙。
  
  戒指极虽然没有二百两那么夸张可看成色在市面上卖十几二十两成问题。
  
  尤其听两说话戒指应该眼前位爷给那土老冒。
  
  像王二住种来当铺基本上没有太大赎回可能赚自然也利息钱那就说笔买卖能抽水少。
方正一不等王二柱反应,便直接夺过戒指。
  
  “我这戒指你都不知道多少钱,别被人蒙了,还是让我来吧。”
  
  倒不是不让他当,只是他这个德行,一看就露怯了嘛!
  
  这枚戒指的价值方正一也不清楚,是小桃买的。
  
  有可能是便宜货...毕竟小桃买装饰品只看好不好看,不在乎贵贱。
  
  他也不在乎,他现在这个身份,哪怕戴个塑料的玉佩也没人会觉得是假的。
  
  这就好比某超人,整日戴着一块二百蚊的西某城手表。
  
  巨富戴着便宜手表固然看起来有些掉价,但是实则不然。
  
  只要身份够高,带着便宜且口碑良好的货反而有了某种装逼属性加成。
  
  不但装逼还能引得无数人纷纷追捧、幻想,幻想着我有钱我也用便宜货装逼!
  
  在这一瞬间,穷鬼跟巨富之间仿佛隐约产生了某一种思想上的共鸣。
  
  穷鬼依旧穷,但是巨富的境界跟口碑却在无形之中蹭蹭上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