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肺腑之言

下载免费读
  杨安祺说着,耸耸肩,“车上说不方便,先去我那儿吧!”
  
  王小六儿点点头,倒也没拒绝。
  
  很快,杨安祺就开车回去了。
  
  她这边,王小六儿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算轻车熟路。
  
  杨安祺上楼以后,把外套脱了,换了一身衣服,王小六儿坐在沙发上等着,没一会儿,她就下来了,给王小六儿拿了一瓶冰镇的饮料,然后坐在王小六儿的斜对面儿,怀里抱着抱枕,“王耀祖的事儿,你听说了吧?”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听说了,怎么?”
  
  “王耀祖是不是疯了?”
  
  杨安祺显然是不知道现如今在外面交接事务的王耀祖是个替身,微微皱眉,忍不住吐槽起来,“原本以为王耀祖这次非跟孙氏翻脸不可,结果可倒好,还没打起来呢,就投降了!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肯定知道吧!”
  
  王小六儿挠挠脸,懒洋洋靠在一边吗,“那都是大佬之间相互博弈的结果,我知道还是不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再说了,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他们之间如何如何,你那么关心干什么!”
  
  “要是没关系,我关心这个干嘛!”
  
  杨安祺臊眉耷眼地,“王耀祖那边儿的一些生意,有我一点儿股份,之前准备拿出来的,但是这阵子有点忙,最后还是没赶上。”
  
  王小六儿斜睨着她,“上次不是让你抓紧了嘛,没当回事儿?”
  
  杨安祺吃瘪,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倒也不是没当一回事儿,实在是,实在是,最近真的特别忙!”
  
  “哼。”
  
  王小六儿一撇嘴,“那估计,你是拿不出来了。王耀祖那边儿,现在正在做切割呢,孙氏的东西孙氏现在都拿走了,剩下那部分,现在,也正有别人准备接手。你要是手里有证据证明里面有你们一股,那还行,要是没有的话,只能算是自认倒霉了。”
  
  “关键之前我是跟我前男友一起投的。”
  
  杨安祺微微皱眉,“但是听说,现在,王耀祖突然改口了,不认账了!这不是搞人心态吗?”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王小六儿一脸无辜,“总不会是想让我帮你要这个钱吧!我跟王耀祖之间,是敌对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问题是,我那些投资里,也有一部分,现在划给孙氏了。”
  
  杨安祺微微地抿了抿嘴,“而且,不只是有我的,还有别人的,杨蜜现在比我还着急呢,她折在里头的钱比我多多了。”
  
  “怪不得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呢。”
  
  王小六儿一点儿不意外的样子,“那这事儿麻烦了,你们都一个样儿,以前没出事的时候我都劝过你们吧?那时候,没有一个当回事儿的!现在好了,出事了,着急了!问题是,你们现在着急,也没用啊!孙氏的事儿我又管不了,你以为我是谁啊?”
  
  杨安祺寻思寻思,“不是说,你跟孙氏交情匪浅嘛!”
  
  “那是相对的。”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杨安祺一眼,“我跟你关系还挺好呢,但是,你公司得人事变动,我能说上话吗?孙氏的事儿也是一样,我虽然跟孙氏的关系还可以,但是,孙氏能不能给我面子,那是两回事儿!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招人烦?就是搞不清自己身份地位的人!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就是自取其辱,这道理别人不懂你还能不懂么!”
  
  杨安祺一皱眉,没做声,看起来有点儿难受。
  
  王小六儿瞄了她一眼,“搭里头多少钱啊?”
  
  “两三个小目标。”
  
  “那还行,没多少。”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对方一眼,“你现在的身家,要是我看,最少也有几十个吧,这点钱,就当个教训得了。”
  
  “啧,真闹心。”
  
  杨安祺靠在一边而,叹息一声,“关键,好好的生意,打水漂了!”
  
  “哼,未必吧。”
  
  王小六儿一挑眉,“这些年,你们的投资,早就换来回报了,没算算自己拿回多少了?”
  
  杨安祺说着,耸耸肩,“车上说不方便,先去我那儿吧!”
  
  王小六儿点点头,倒也没拒绝。
  
  很快,杨安祺就开车回去了。
  
  她这边,王小六儿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算轻车熟路。
  
  杨安祺上楼以后,把外套脱了,换了一身衣服,王小六儿坐在沙发上等着,没一会儿,她就下来了,给王小六儿拿了一瓶冰镇的饮料,然后坐在王小六儿的斜对面儿,怀里抱着抱枕,“王耀祖的事儿,你听说了吧?”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听说了,怎么?”
  
  “王耀祖是不是疯了?”
  
  杨安祺显然是不知道现如今在外面交接事务的王耀祖是个替身,微微皱眉,忍不住吐槽起来,“原本以为王耀祖这次非跟孙氏翻脸不可,结果可倒好,还没打起来呢,就投降了!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肯定知道吧!”
  
  王小六儿挠挠脸,懒洋洋靠在一边吗,“那都是大佬之间相互博弈的结果,我知道还是不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再说了,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他们之间如何如何,你那么关心干什么!”
  
  “要是没关系,我关心这个干嘛!”
  
  杨安祺臊眉耷眼地,“王耀祖那边儿的一些生意,有我一点儿股份,之前准备拿出来的,但是这阵子有点忙,最后还是没赶上。”
  
  王小六儿斜睨着她,“上次不是让你抓紧了嘛,没当回事儿?”
  
  杨安祺吃瘪,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倒也不是没当一回事儿,实在是,实在是,最近真的特别忙!”
  
  “哼。”
  
  王小六儿一撇嘴,“那估计,你是拿不出来了。王耀祖那边儿,现在正在做切割呢,孙氏的东西孙氏现在都拿走了,剩下那部分,现在,也正有别人准备接手。你要是手里有证据证明里面有你们一股,那还行,要是没有的话,只能算是自认倒霉了。”
  
  “关键之前我是跟我前男友一起投的。”
  
  杨安祺微微皱眉,“但是听说,现在,王耀祖突然改口了,不认账了!这不是搞人心态吗?”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王小六儿一脸无辜,“总不会是想让我帮你要这个钱吧!我跟王耀祖之间,是敌对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问题是,我那些投资里,也有一部分,现在划给孙氏了。”
  
  杨安祺微微地抿了抿嘴,“而且,不只是有我的,还有别人的,杨蜜现在比我还着急呢,她折在里头的钱比我多多了。”
  
  “怪不得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呢。”
  
  王小六儿一点儿不意外的样子,“那这事儿麻烦了,你们都一个样儿,以前没出事的时候我都劝过你们吧?那时候,没有一个当回事儿的!现在好了,出事了,着急了!问题是,你们现在着急,也没用啊!孙氏的事儿我又管不了,你以为我是谁啊?”
  
  杨安祺寻思寻思,“不是说,你跟孙氏交情匪浅嘛!”
  
  “那是相对的。”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杨安祺一眼,“我跟你关系还挺好呢,但是,你公司得人事变动,我能说上话吗?孙氏的事儿也是一样,我虽然跟孙氏的关系还可以,但是,孙氏能不能给我面子,那是两回事儿!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招人烦?就是搞不清自己身份地位的人!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就是自取其辱,这道理别人不懂你还能不懂么!”
  
  杨安祺一皱眉,没做声,看起来有点儿难受。
  
  王小六儿瞄了她一眼,“搭里头多少钱啊?”
  
  “两三个小目标。”
  
  “那还行,没多少。”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对方一眼,“你现在的身家,要是我看,最少也有几十个吧,这点钱,就当个教训得了。”
  
  “啧,真闹心。”
  
  杨安祺靠在一边而,叹息一声,“关键,好好的生意,打水漂了!”
  
  “哼,未必吧。”
  
  王小六儿一挑眉,“这些年,你们的投资,早就换来回报了,没算算自己拿回多少了?”
  
  “要那么说,我投资的钱,早就回来了,但是那是两回事,谁能嫌自己钱多啊!”
  
  杨安祺说着,白了王小六儿一眼,“不过,肯定有人比我着急多了,据我所知,杨蜜在里头的钱,比我多很多,少说也十个以上,所以,她现在肯定焦头烂额了。”
  
  “那我就管不着了。”
  
  王小六儿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地,“杨小姐,那不是一般人能劝得了的,她有多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也早就劝过她了,她不听,我也没办法。”
  
  “那她要是来找你了,你怎么拒绝?”
  
  “哼,这话说的,你的事儿我都管不了,她的事儿,我就更管不了了!再说也不是我不管,无能为力嘛,怎么的,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王小六儿瞄了杨安祺一眼,“我跟她,认识的早一些,但要说联系,咱俩之间的联系还更多一些,她一天,神神秘秘的,咱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不好多问,问也不说。”
  
  杨安祺咯咯直笑,“怎么的,你是看人家一天天绯闻不断,心里不舒服了吧?”
  
  “这个,真没有。”
  
  王小六儿一撇嘴,“她绯闻不绯闻,跟我有啥关系?我才不像你呢,因为一些没必要的事情闹心!有时候,很多烦恼的根源,就是没把自己位置摆正了!我认识她那天,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而且,说实话,你那好姐妹虽然长得不赖,身材又好,但也得分跟谁比!反正我觉得吧,虽然,外界对你俩褒贬不一,但要是让我选,我还是觉得,你长得比她好看!”
  
  “你少来了你!你当着我的面,当然这么说!”
  
  杨安祺被夸得合不拢嘴,笑得跟个花儿一样,“哼,油嘴滑舌的!可惜姐姐我,可不是什么小姑娘!你以为,被你三言两语就哄得找不到北了?不可能!”
  
  “你看你,搞得好像我在故意讨好你一样!”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王小六儿眸子一弯,“就咱俩这交情,还用扯那些有的没的?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
  杨安祺说着耸耸肩“车上说方便先去那儿!”
  
  王小六儿点点头倒也没拒绝。
  
  很快杨安祺就开车回去。
  
  她边王小六儿来也次两次也算轻车熟路。
  
  杨安祺上楼以后把外套脱换身衣服王小六儿坐在沙发上等着没会儿她就下来给王小六儿拿瓶冰镇饮料然后坐在王小六儿斜对面儿怀里抱着抱枕“王耀祖事儿听说?”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听说怎么?”
  
  “王耀祖疯?”
  
  杨安祺显然知道现如今在外面交接事务王耀祖替身微微皱眉忍住吐槽起来“原本以为王耀祖次非跟孙氏翻脸可结果可倒还没打起来呢就投降!里到底怎么回事儿?肯定知道!”
  
  王小六儿挠挠脸懒洋洋靠在边“那都大佬之间相互博弈结果知道还知道也没什么意义!再说事儿跟有关系?们之间如何如何那么关心干什么!”
  
  “要没关系关心干嘛!”
  
  杨安祺臊眉耷眼地“王耀祖那边儿些生意有点儿股份之前准备拿出来但阵子有点忙最后还没赶上。”
  
  王小六儿斜睨着她“上次让抓紧嘛没当回事儿?”
  
  杨安祺吃瘪支支吾吾地说道“倒也没当回事儿实在实在最近真特别忙!”
  
  “哼。”
  
  王小六儿撇嘴“那估计拿出来。王耀祖那边儿现在正在做切割呢孙氏东西孙氏现在都拿走剩下那部分现在也正有别准备接手。要手里有证据证明里面有们股那还行要没有话只能算自认倒霉。”
  
  “关键之前跟前男友起投。”
  
  杨安祺微微皱眉“但听说现在王耀祖突然改口认账!搞心态?”
  
  “跟说有什么用?”
  
  王小六儿脸无辜“总会想让帮要钱!跟王耀祖之间敌对关系又知道。”
  
  “问题那些投资里也有部分现在划给孙氏。”
  
  杨安祺微微地抿抿嘴“而且只有还有别杨蜜现在比还着急呢她折在里头钱比多多。”
  
  “怪得给打几电话呢。”
  
  王小六儿点儿意外样子“那事儿麻烦们都样儿以前没出事时候都劝过们?那时候没有当回事儿!现在出事着急!问题们现在着急也没用啊!孙氏事儿又管以为谁啊?”
  
  杨安祺寻思寻思“说跟孙氏交情匪浅嘛!”
  
  “那相对。”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杨安祺眼“跟关系还挺呢但公司得事变动能说上话?孙氏事儿也样虽然跟孙氏关系还可以但孙氏能能给面子那两回事儿!世界上什么样最招烦?就搞清自己身份地位!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就自取其辱道理别懂还能懂么!”
  
  杨安祺皱眉没做声看起来有点儿难受。
  
  王小六儿瞄她眼“搭里头多少钱啊?”
  
  “两三小目标。”
  
  “那还行没多少。”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对方眼“现在身家要看最少也有几十点钱就当教训得。”
  
  “啧真闹心。”
  
  杨安祺靠在边而叹息声“关键生意打水漂!”
  
  “哼未必。”
  
  王小六儿挑眉“些年们投资早就换来回报没算算自己拿回多少?”
  
  “要那么说投资钱早就回来但那两回事谁能嫌自己钱多啊!”
  
  杨安祺说着白王小六儿眼“过肯定有比着急多据所知杨蜜在里头钱比多很多少说也十以上所以她现在肯定焦头烂额。”
  
  “那就管着。”
  
  王小六儿翘着二郎腿抖抖地“杨小姐那般能劝得她有多任性又知道!而且也早就劝过她她听也没办法。”
  
  “那她要来找怎么拒绝?”
  
  “哼话说事儿都管她事儿就更管!再说也管无能为力嘛怎么理由还够?”
  
  王小六儿瞄杨安祺眼“跟她认识早些但要说联系咱俩之间联系还更多些她天神神秘秘咱也知道在忙什么多问问也说。”
  
  杨安祺咯咯直笑“怎么看家天天绯闻断心里舒服?”
  
  “真没有。”
  
  王小六儿撇嘴“她绯闻绯闻跟有啥关系?才像呢因为些没必要事情闹心!有时候很多烦恼根源就没把自己位置摆正!认识她那天就知道她什么样而且说实话那姐妹虽然长得赖身材又但也得分跟谁比!反正觉得虽然外界对俩褒贬但要让选还觉得长得比她看!”
  
  “少来!当着面当然么说!”
  
  杨安祺被夸得合拢嘴笑得跟花儿样“哼油嘴滑舌!可惜姐姐可什么小姑娘!以为被三言两语就哄得找到北?可能!”
  
  “看搞得像在故意讨样!”
  
  “难道?”
  
  “当然。”
  
  王小六儿眸子弯“就咱俩交情还用扯那些有没?说每句话都肺腑之言。”
  杨安祺说着,耸耸肩,“车上说不方便,先去我那儿吧!”
  
  王小六儿点点头,倒也没拒绝。
  
  很快,杨安祺就开车回去了。
  
  她这边,王小六儿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算轻车熟路。
  
  杨安祺上楼以后,把外套脱了,换了一身衣服,王小六儿坐在沙发上等着,没一会儿,她就下来了,给王小六儿拿了一瓶冰镇的饮料,然后坐在王小六儿的斜对面儿,怀里抱着抱枕,“王耀祖的事儿,你听说了吧?”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听说了,怎么?”
  
  “王耀祖是不是疯了?”
  
  杨安祺显然是不知道现如今在外面交接事务的王耀祖是个替身,微微皱眉,忍不住吐槽起来,“原本以为王耀祖这次非跟孙氏翻脸不可,结果可倒好,还没打起来呢,就投降了!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肯定知道吧!”
  
  王小六儿挠挠脸,懒洋洋靠在一边吗,“那都是大佬之间相互博弈的结果,我知道还是不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再说了,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他们之间如何如何,你那么关心干什么!”
  
  “要是没关系,我关心这个干嘛!”
  
  杨安祺臊眉耷眼地,“王耀祖那边儿的一些生意,有我一点儿股份,之前准备拿出来的,但是这阵子有点忙,最后还是没赶上。”
  
  王小六儿斜睨着她,“上次不是让你抓紧了嘛,没当回事儿?”
  
  杨安祺吃瘪,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倒也不是没当一回事儿,实在是,实在是,最近真的特别忙!”
  
  “哼。”
  
  王小六儿一撇嘴,“那估计,你是拿不出来了。王耀祖那边儿,现在正在做切割呢,孙氏的东西孙氏现在都拿走了,剩下那部分,现在,也正有别人准备接手。你要是手里有证据证明里面有你们一股,那还行,要是没有的话,只能算是自认倒霉了。”
  
  “关键之前我是跟我前男友一起投的。”
  
  杨安祺微微皱眉,“但是听说,现在,王耀祖突然改口了,不认账了!这不是搞人心态吗?”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王小六儿一脸无辜,“总不会是想让我帮你要这个钱吧!我跟王耀祖之间,是敌对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问题是,我那些投资里,也有一部分,现在划给孙氏了。”
  
  杨安祺微微地抿了抿嘴,“而且,不只是有我的,还有别人的,杨蜜现在比我还着急呢,她折在里头的钱比我多多了。”
  
  “怪不得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呢。”
  
  王小六儿一点儿不意外的样子,“那这事儿麻烦了,你们都一个样儿,以前没出事的时候我都劝过你们吧?那时候,没有一个当回事儿的!现在好了,出事了,着急了!问题是,你们现在着急,也没用啊!孙氏的事儿我又管不了,你以为我是谁啊?”
  
  杨安祺寻思寻思,“不是说,你跟孙氏交情匪浅嘛!”
  
  “那是相对的。”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杨安祺一眼,“我跟你关系还挺好呢,但是,你公司得人事变动,我能说上话吗?孙氏的事儿也是一样,我虽然跟孙氏的关系还可以,但是,孙氏能不能给我面子,那是两回事儿!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招人烦?就是搞不清自己身份地位的人!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就是自取其辱,这道理别人不懂你还能不懂么!”
  
  杨安祺一皱眉,没做声,看起来有点儿难受。
  
  王小六儿瞄了她一眼,“搭里头多少钱啊?”
  
  “两三个小目标。”
  
  “那还行,没多少。”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对方一眼,“你现在的身家,要是我看,最少也有几十个吧,这点钱,就当个教训得了。”
  
  “啧,真闹心。”
  
  杨安祺靠在一边而,叹息一声,“关键,好好的生意,打水漂了!”
  
  “哼,未必吧。”
  
  王小六儿一挑眉,“这些年,你们的投资,早就换来回报了,没算算自己拿回多少了?”
  
  “要那么说,我投资的钱,早就回来了,但是那是两回事,谁能嫌自己钱多啊!”
  
  杨安祺说着,白了王小六儿一眼,“不过,肯定有人比我着急多了,据我所知,杨蜜在里头的钱,比我多很多,少说也十个以上,所以,她现在肯定焦头烂额了。”
  
  “那我就管不着了。”
  
  王小六儿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地,“杨小姐,那不是一般人能劝得了的,她有多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也早就劝过她了,她不听,我也没办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