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对等

下载免费读
  
  王小六儿瞅了瞅她,“那边那些人,有消息吗?知不知道后续如何?”
  
  “我就知道残了十几个,不死也重伤吧。”
  
  潘晴晴说着,轻叹一声,“在外人看来,这一次,你是绝对意义上的心狠手辣,实是厉害得紧。”
  
  “还行吧。”
  
  王小六儿淡淡一笑,“这人啊,有的时候,就是贱。俗话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瞧瞧,他们是不长记性。”
  
  “也是。”
  
  潘晴晴深以为然,“司马会长也知道了消息了,今天,特意过来,为你庆功。”
  
  “也不能是单纯地为了庆贺吧?”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向了潘晴晴,“我平猜,肯定还有别的事儿。”
  
  “你这么聪明,真的好吗?”
  
  潘晴晴扑哧一笑,然后微微侧身,压低声音,说道,“岛国的山口家大小姐,来了。”
  
  王小六儿一愣,“她来干什么?”
  
  “司马会长,应该是受人之托,来充当和事老了。”
  
  潘晴晴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小六儿一眼,“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看他们没什么恶意,应该是想来跟你交个朋友什么的。”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真的假的?”
  
  “真的!”
  
  潘晴晴手握方向盘,笑吟吟地继续说道,“之前,闹出很多事情,是因为对方对你的实力不了解,现在这个时候,就不一样了,你现在做的这些事,证明,你确实有跟那些人叫板的实力。这事儿其实也不难理解,你看,天下会跟白氏能结盟,跟山口家能有往来,那是因为,实力对等,大差不差。动物园里,狮子老虎能一起玩儿,可你什么时候看见狮子跟山羊一起玩儿来着?只有实力对等,才能成为朋友,动物界是如此,人和人之间,也是如此。”
  
  王小六儿瞅了瞅她,“那边那些人,有消息吗?知不知道后续如何?”
  
  “我就知道残了十几个,不死也重伤吧。”
  
  潘晴晴说着,轻叹一声,“在外人看来,这一次,你是绝对意义上的心狠手辣,实是厉害得紧。”
  
  “还行吧。”
  
  王小六儿淡淡一笑,“这人啊,有的时候,就是贱。俗话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瞧瞧,他们是不长记性。”
  
  “也是。”
  
  潘晴晴深以为然,“司马会长也知道了消息了,今天,特意过来,为你庆功。”
  
  “也不能是单纯地为了庆贺吧?”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向了潘晴晴,“我平猜,肯定还有别的事儿。”
  
  “你这么聪明,真的好吗?”
  
  潘晴晴扑哧一笑,然后微微侧身,压低声音,说道,“岛国的山口家大小姐,来了。”
  
  王小六儿一愣,“她来干什么?”
  
  “司马会长,应该是受人之托,来充当和事老了。”
  
  潘晴晴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小六儿一眼,“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看他们没什么恶意,应该是想来跟你交个朋友什么的。”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真的假的?”
  
  “真的!”
  
  潘晴晴手握方向盘,笑吟吟地继续说道,“之前,闹出很多事情,是因为对方对你的实力不了解,现在这个时候,就不一样了,你现在做的这些事,证明,你确实有跟那些人叫板的实力。这事儿其实也不难理解,你看,天下会跟白氏能结盟,跟山口家能有往来,那是因为,实力对等,大差不差。动物园里,狮子老虎能一起玩儿,可你什么时候看见狮子跟山羊一起玩儿来着?只有实力对等,才能成为朋友,动物界是如此,人和人之间,也是如此。”
  
  王小六儿点了点头,“可问题是,我跟他们,还不是一个级别。”
  
  “这不一样。”
  
  潘晴晴一抿嘴,“就拿山口家来说吧,山口家,好比是一个狼群,实力强大,但是,熟悉狼群的人都知道,当一个地方,出现一只老虎的时候,狼群并不会像想象中一样冲上去,俗话说,老虎也架不住一群狼,可即便一群狼确实能干掉一只老虎,可付出的代价,也是狼群完全无法承受的,所以,有老虎的地方,狼群会尽快离开,这也就是为什么老虎被称为山君的原因。现如今这大格局之下,单打独斗的你,就好比是那山中的老虎,山口家虽然之前跟你有了一些小摩擦,但不打不相识,没那事儿,人家也确实看不上你。”
  
  王小六儿微微皱眉,“那现在怎么又上来了?”
  
  “因为,经此一役,你,已经让对方感觉到了,足够的威胁。你现在是名人了,当今的江湖,新一代的人物当中,你差不多也能排名前十了,说不定再过十几年,新一代的能有机会称为宗师的人物,就有你一个。”
  
  王小六儿暧昧一笑,“那么厉害呢!”
  
  “其实,我真后悔那天我没去看看热闹。”
  
  潘晴晴暧昧一笑,“要是知道,那天那么精彩,我就应该去看看!”
  
  “说不定不去是好事儿,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
  
  王小六儿懒洋洋地靠在一边儿,正说话间,地方到了。
  
  车子一到,就看见司马会长带着一群大大小小地走了过来,“诶呀,兄弟,你可算来了!”
  
  王小六儿连忙下车,抱拳拱手,“司马先生,你好你好!”
  
  “来来来,先进去再说,先进去再说。”
  
  司马会长连忙把王小六儿让进了酒楼里。
  
  到了里面,就看见,房间里几个人站着,其中一个,是山口小姐,山口小姐的旁边儿,是一个浓眉大眼英气勃勃的男人。
  
  男人五十岁上下,留着胡子,他长眉入鬓,一对龙眼,顾盼生神,虽然个子不高,但英气勃勃,一眼过去,就知道不是个简单人物。
  
  “来给兄弟介绍一下,这位是,山口先生!”
  
  司马会长对着男人一点头,对方朝着王小六儿抱拳拱手,眼珠瞪着,微微点头。
  
  王小六儿不卑不亢,“山口先生,一代枭雄,在下,久闻大名!”
  
  “小兄弟客气了。”
  
  山口先生据说是岛国人,但说起国语来,一点儿不生硬,王小六儿有些诧异,对方却微微一笑,说道,“来,请坐!”
  
  双方分宾主坐下,司马会长一摆手,佣人全部出去,然后,司马会长对王小六儿说,“山口先生,是我的老相识了,如果要是按照辈分来说,我还要叫他一声师兄!他虽然是岛国人,但是,在国内,住过十几年,你看这一口国语,说的相当标准。”
  
  王小六儿点点头,“跟山口先生,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山口先生的大名,我还是听好多人说过呢!上次跟山口小姐有些误会,这次见面,山口先生不会是兴师问罪来的吧?”
  
  山口先生一听这话,扭头看看山口小姐,那大小姐今天打扮得像个正儿八经的白富美,微微低头,有点儿不好意思,“先生哪里话,上次的事儿,是小女子,冒昧了。父亲知道以后,很生气,这次,我是专程来赔罪的!”
  
  王小六儿瞅瞅她,女人微微低头,还有些脸红,一边儿陪坐的司马家两位大小姐对视一眼,纷纷把目光投降向了王小六儿。
  
  王小六儿干咳一声,“这倒是不用,你我心里都非常清楚,咱们,原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之所以后来会有些误会,全是因为,有小人,从中挑唆,要是没有这种人存在,我想,我们之间,也没那么多事儿。不过。”
  
  王小六儿顿了顿,“不过,山口大小姐的手段,确实不同凡响,让我,印象深刻。”
  
  山口小姐听出了王小六儿的挖苦,臊眉耷眼地看了王小六儿一下,微微抿了抿嘴,没好意思说话,山口先生也了解了一下当时事情的经过,淡淡一笑,“来人!”
  
  王小六儿瞅瞅她“那边那些有消息?知知道后续如何?”
  
  “就知道残十几死也重伤。”
  
  潘晴晴说着轻叹声“在外看来次绝对意义上心狠手辣实厉害得紧。”
  
  “还行。”
  
  王小六儿淡淡笑“啊有时候就贱。俗话说打得拳开免得百拳来给们点儿颜色瞧瞧们长记性。”
  
  “也。”
  
  潘晴晴深以为然“司马会长也知道消息今天特意过来为庆功。”
  
  “也能单纯地为庆贺?”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向潘晴晴“平猜肯定还有别事儿。”
  
  “么聪明真?”
  
  潘晴晴扑哧笑然后微微侧身压低声音说道“岛国山口家大小姐来。”
  
  王小六儿愣“她来干什么?”
  
  “司马会长应该受之托来充当和事老。”
  
  潘晴晴意味深长地看王小六儿眼“过可以放心看们没什么恶意应该想来跟交朋友什么。”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真假?”
  
  “真!”
  
  潘晴晴手握方向盘笑吟吟地继续说道“之前闹出很多事情因为对方对实力解现在时候就样现在做些事证明确实有跟那些叫板实力。事儿其实也难理解看天下会跟白氏能结盟跟山口家能有往来那因为实力对等大差差。动物园里狮子老虎能起玩儿可什么时候看见狮子跟山羊起玩儿来着?只有实力对等才能成为朋友动物界如此和之间也如此。”
  
  王小六儿点点头“可问题跟们还级别。”
  
  “样。”
  
  潘晴晴抿嘴“就拿山口家来说山口家比狼群实力强大但熟悉狼群都知道当地方出现只老虎时候狼群并会像想象中样冲上去俗话说老虎也架住群狼可即便群狼确实能干掉只老虎可付出代价也狼群完全无法承受所以有老虎地方狼群会尽快离开也就为什么老虎被称为山君原因。现如今大格局之下单打独斗就比那山中老虎山口家虽然之前跟有些小摩擦但打相识没那事儿家也确实看上。”
  
  王小六儿微微皱眉“那现在怎么又上来?”
  
  “因为经此役已经让对方感觉到足够威胁。现在名当今江湖新代物当中差多也能排名前十说定再过十几年新代能有机会称为宗师物就有。”
  
  王小六儿暧昧笑“那么厉害呢!”
  
  “其实真后悔那天没去看看热闹。”
  
  潘晴晴暧昧笑“要知道那天那么精彩就应该去看看!”
  
  “说定去事儿疯起来自己都怕。”
  
  王小六儿懒洋洋地靠在边儿正说话间地方到。
  
  车子到就看见司马会长带着群大大小小地走过来“诶呀兄弟可算来!”
  
  王小六儿连忙下车抱拳拱手“司马先生!”
  
  “来来来先进去再说先进去再说。”
  
  司马会长连忙把王小六儿让进酒楼里。
  
  到里面就看见房间里几站着其中山口小姐山口小姐旁边儿浓眉大眼英气勃勃男。
  
  男五十岁上下留着胡子长眉入鬓对龙眼顾盼生神虽然子高但英气勃勃眼过去就知道简单物。
  
  “来给兄弟介绍下位山口先生!”
  
  司马会长对着男点头对方朝着王小六儿抱拳拱手眼珠瞪着微微点头。
  
  王小六儿卑亢“山口先生代枭雄在下久闻大名!”
  
  “小兄弟客气。”
  
  山口先生据说岛国但说起国语来点儿生硬王小六儿有些诧异对方却微微笑说道“来请坐!”
  
  双方分宾主坐下司马会长摆手佣全部出去然后司马会长对王小六儿说“山口先生老相识如果要按照辈分来说还要叫声师兄!虽然岛国但在国内住过十几年看口国语说相当标准。”
  
  王小六儿点点头“跟山口先生还第次见面但山口先生大名还听多说过呢!上次跟山口小姐有些误会次见面山口先生会兴师问罪来?”
  
  山口先生听话扭头看看山口小姐那大小姐今天打扮得像正儿八经白富美微微低头有点儿意思“先生哪里话上次事儿小女子冒昧。父亲知道以后很生气次专程来赔罪!”
  
  王小六儿瞅瞅她女微微低头还有些脸红边儿陪坐司马家两位大小姐对视眼纷纷把目光投降向王小六儿。
  
  王小六儿干咳声“倒用心里都非常清楚咱们原本就井水犯河水没有什么过去之所以后来会有些误会全因为有小从中挑唆要没有种存在想们之间也没那么多事儿。过。”
  
  王小六儿顿顿“过山口大小姐手段确实同凡响让印象深刻。”
  
  山口小姐听出王小六儿挖苦臊眉耷眼地看王小六儿下微微抿抿嘴没意思说话山口先生也解下当时事情经过淡淡笑“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