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青铜器

下载免费读
“睡不着?那为啥呢!”
  
  郝媛媛多少有点儿不好意思,笑嘻嘻地,“是有劲儿没处使那种吗?也不能啊!”
  
  郝媛媛笑吟吟地瞄了王小六儿一眼,“以你的一身本事,那环肥燕瘦的,不都往你身上贴啊!”
  
  “哪有,没有的事儿。”
  
  “得了吧,你还跟我扯这个。”
  
  郝媛媛什么都看懂了的样子,“别人不说,李可欣,不都送到嘴边了么?那小妮子不赖的,反正我挺喜欢。”
  
  “为你办事的,你当然喜欢了。”
  
  王小六儿一撇嘴,“其实我也挺喜欢她,但是,给不了她想要的,现在事情都差不多了,该带回去你就带回去吧,人家老实巴交的一小孩儿,你老给人灌输什么想法?我跟你说,养花魁这种事儿,本身就不是什么正道,免了吧。”
  
  郝媛媛一愣,“怎么的,这么久了,她还没把你拿下呢?”
  
  “我倒是差点儿就让她给拿下了。”
  
  王小六儿笑了笑,“不过还好,我虽然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但也不缺个小妮子,最少这点儿自制力还是有的。”
  
  “我看你是除了没上她,其它的也没少干吧?”
  
  郝媛媛一挑眉,坏笑着看着王小六儿。
  
  王小六儿则是斜睨着对方,“你看你,什么虎狼之词?”
  
  “本来就是嘛,我还不知道你?”
  
  郝媛媛咯咯笑,“都是一个山上下来的狐狸,就别扯什么聊斋了,说点儿正经的!你是不是担心李可欣是我的眼线,留在身边,不方便?”
  
  “我家里眼线可多了。”
  
  王小六儿顿了顿,“我是觉得,她挺无辜的,大好的年纪,大好的前程,何必如此被人利用。”
  
  “我原本就想把她送给你,当个礼物也好,当个丫鬟也好,用不着这么想。”
  
  “人生天地间,原本就是平等的。没有谁是谁的附属品。”
  
  “但我们之间有君子协议。”
  
  郝媛媛顿了顿,“让我带走她,也成,我就一个要求。你什么时候把她攻克了,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有毛病吧你?”
  
  王小六儿斜睨着郝媛媛,“要攻克,也攻克你啊!这话说的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我也没说我是什么好人啊!”
  
  郝媛媛说着,往前凑了凑,“不过,跟你说真的,你要是方便的话,你跟我在干爹面前美言几句呗?”
  
  “咋的呢?”
  
  “这次王耀祖的事儿,我虽然没有明确站在王耀祖那一边,但终究,也没站在干爹那边,现在王耀祖倒了,后面那几个狗头军师,也肯定是跑不了的。我看啊,郭长达,杜一红,马上就倒霉了,别的不怕,就怕牵扯到我这儿来。”
  
  “那你到底是不是也是王耀祖的狗头军师?”
  
  “你觉得我像么?”
  
  郝媛媛白了王小六儿一眼,“我跟王耀祖,以前不是有过一段么,加上,都在孙氏的旗下,王耀祖对我还行,孙氏对我,也不用说,所以其实我挺为难的。”
  
  “有没有想过倒向王耀祖?”
  
  “上次你们进山之前,想过。”
  
  郝媛媛顿了顿,“当时也不只是我,很多人我想都是跟我一样的,因为这个事儿说起来,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我当时料定了干爹那边儿坚持不了多久了,主要他当时身子骨儿不行了,眼瞅着,就要撒手人寰,这种情况下,孙小娜是绝对镇不住局面的。所以,在我看来,孙氏败局已定,那个时候我站到孙氏那边儿,于事无补,还会把自己搭进去。可后来情况不同了,谁能想到老爷子又活过来了!唉,真难!”
  
  郝媛媛直皱眉,“这一下,把我晃个跟头,现在我还有点儿进退失据了,原本想着置身事外两不得罪,现在好,好像,两边儿谁赢了我都不太好。”
  
  “老话,这叫骑墙。”
  
  王小六儿暧昧一笑,“不过,应该问题也不大,我还没跟孙先生见面呢,等见面了,帮你说一声。”
  
  “那我谢谢你啊!”
  
  郝媛媛粲然一笑,蹲在了王小六儿腿边,“放心吧,过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算了,不就这点事儿么。”
  
  王小六儿看看时间,“没别的事儿了吧?没别的事儿,我撤了!”
  
  “诶,就这么走啦!”
  
  郝媛媛一愣,“就这么走了。不好吧?”
  
  “怎么的,还想来点小节目啊!”
  
  王小六儿暧昧一笑,“改天吧,今天不成,晚上的时候还要见个朋友呢。”
  
  郝媛媛听了这话也没办法,只能撇着嘴,“那行吧,我送你。”
  
  虽然有点儿失望,但郝媛媛还是需要保持风度的,好歹她也是一号人物,可不能像某些人似的,表现得太不庄重。
  
  郝媛媛无疑是个大美人,但对王小六儿来说,吸引力有限,而且王小六儿也没撒谎,晚上的时候,他确实还是要见朋友的。
  
  “走吧。”
  
  两个人有说有笑,转身走了,回了家,一直等啊等,等到了后半夜,王小六儿才看见白胜簪开车过来。
  
  白胜簪脱了外套,里面穿着一件旗袍,她本来身材就火辣无比,这旗袍上身,纤腰肥臀的,恰到好处,把王小六儿喜欢得不得了。
  
  白胜簪绝对是那种从内而外,无死角的绝对女神级别,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人能让王小六儿变成舔狗的话,白胜簪可能能算是唯一一个,只不过,王小六儿当舔狗的机会太少了,多半时候,在王小六儿面前,再厉害的女人也不太硬气得起来,饶是白胜簪号称女帝,也是一样。
  
  白胜簪性格非常强势,而且心高气傲,看不起人,家里那几个小妮子,除了小蘑菇还能跟白胜簪玩到一起之外,其余的人其实都很怕她。
睡不着那为啥呢郝媛媛多少有点儿不好意思笑嘻嘻地是有劲儿没处使那种吗也不能啊郝媛媛笑吟吟地瞄了王小六儿一眼以你的一身本事那环肥燕瘦的不都往你身上贴啊哪有没有的事儿得了吧你还跟我扯这个郝媛媛什么都看懂了的样子别人不说李可欣不都送到嘴边了么那小妮子不赖的反正我挺喜欢为你办事的你当然喜欢了王小六儿一撇嘴其实我也挺喜欢她但是给不了她想要的现在事情都差不多了该带回去你就带回去吧人家老实巴交的一小孩儿你老给人灌输什么想法我跟你说养花魁这种事儿本身就不是什么正道免了吧郝媛媛一愣怎么的这么久了她还没把你拿下呢我倒是差点儿就让她给拿下了王小六儿笑了笑不过还好我虽然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但也不缺个小妮子最少这点儿自制力还是有的我看你是除了没上她其它的也没少干吧郝媛媛一挑眉坏笑着看着王小六儿王小六儿则是斜睨着对方你看你什么虎狼之词本来就是嘛我还不知道你郝媛媛咯咯笑都是一个山上下来的狐狸就别扯什么聊斋了说点儿正经的你是不是担心李可欣是我的眼线留在身边不方便我家里眼线可多了王小六儿顿了顿我是觉得她挺无辜的大好的年纪大好的前程何必如此被人利用我原本就想把她送给你当个礼物也好当个丫鬟也好用不着这么想人生天地间原本就是平等的没有谁是谁的附属品但我们之间有君子协议郝媛媛顿了顿让我带走她也成我就一个要求你什么时候把她攻克了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有毛病吧你王小六儿斜睨着郝媛媛要攻克也攻克你啊这话说的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我也没说我是什么好人啊郝媛媛说着往前凑了凑不过跟你说真的你要是方便的话你跟我在干爹面前美言几句呗咋的呢这次王耀祖的事儿我虽然没有明确站在王耀祖那一边但终究也没站在干爹那边现在王耀祖倒了后面那几个狗头军师也肯定是跑不了的我看啊郭长达杜一红马上就倒霉了别的不怕就怕牵扯到我这儿来那你到底是不是也是王耀祖的狗头军师你觉得我像么郝媛媛白了王小六儿一眼我跟王耀祖以前不是有过一段么加上都在孙氏的旗下王耀祖对我还行孙氏对我也不用说所以其实我挺为难的有没有想过倒向王耀祖上次你们进山之前想过郝媛媛顿了顿当时也不只是我很多人我想都是跟我一样的因为这个事儿说起来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我当时料定了干爹那边儿坚持不了多久了主要他当时身子骨儿不行了眼瞅着就要撒手人寰这种情况下孙小娜是绝对镇不住局面的所以在我看来孙氏败局已定那个时候我站到孙氏那边儿于事无补还会把自己搭进去可后来情况不同了谁能想到老爷子又活过来了唉真难郝媛媛直皱眉这一下把我晃个跟头现在我还有点儿进退失据了原本想着置身事外两不得罪现在好好像两边儿谁赢了我都不太好老话这叫骑墙王小六儿暧昧一笑不过应该问题也不大我还没跟孙先生见面呢等见面了帮你说一声那我谢谢你啊郝媛媛粲然一笑蹲在了王小六儿腿边放心吧过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算了不就这点事儿么王小六儿看看时间没别的事儿了吧没别的事儿我撤了诶就这么走啦郝媛媛一愣就这么走了不好吧怎么的还想来点小节目啊王小六儿暧昧一笑改天吧今天不成晚上的时候还要见个朋友呢郝媛媛听了这话也没办法只能撇着嘴那行吧我送你虽然有点儿失望但郝媛媛还是需要保持风度的好歹她也是一号人物可不能像某些人似的表现得太不庄重郝媛媛无疑是个大美人但对王小六儿来说吸引力有限而且王小六儿也没撒谎晚上的时候他确实还是要见朋友的走吧两个人有说有笑转身走了回了家一直等啊等等到了后半夜王小六儿才看见白胜簪开车过来白胜簪脱了外套里面穿着一件旗袍她本来身材就火辣无比这旗袍上身纤腰肥臀的恰到好处把王小六儿喜欢得不得了白胜簪绝对是那种从内而外无死角的绝对女神级别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人能让王小六儿变成舔狗的话白胜簪可能能算是唯一一个只不过王小六儿当舔狗的机会太少了多半时候在王小六儿面前再厉害的女人也不太硬气得起来饶是白胜簪号称女帝也是一样白胜簪性格非常强势而且心高气傲看不起人家里那几个小妮子除了小蘑菇还能跟白胜簪玩到一起之外其余的人其实都很怕她“睡着?那为啥呢!”
  
  郝媛媛多少有点儿意思笑嘻嘻地“有劲儿没处使那种?也能啊!”
  
  郝媛媛笑吟吟地瞄王小六儿眼“以身本事那环肥燕瘦都往身上贴啊!”
  
  “哪有没有事儿。”
  
  “得还跟扯。”
  
  郝媛媛什么都看懂样子“别说李可欣都送到嘴边么?那小妮子赖反正挺喜欢。”
  
  “为办事当然喜欢。”
  
  王小六儿撇嘴“其实也挺喜欢她但给她想要现在事情都差多该带回去就带回去家老实巴交小孩儿老给灌输什么想法?跟说养花魁种事儿本身就什么正道免。”
  
  郝媛媛愣“怎么么久她还没把拿下呢?”
  
  “倒差点儿就让她给拿下。”
  
  王小六儿笑笑“过还虽然连正儿八经女朋友都没有但也缺小妮子最少点儿自制力还有。”
  
  “看除没上她其它也没少干?”
  
  郝媛媛挑眉坏笑着看着王小六儿。
  
  王小六儿则斜睨着对方“看什么虎狼之词?”
  
  “本来就嘛还知道?”
  
  郝媛媛咯咯笑“都山上下来狐狸就别扯什么聊斋说点儿正经!担心李可欣眼线留在身边方便?”
  
  “家里眼线可多。”
  
  王小六儿顿顿“觉得她挺无辜大年纪大前程何必如此被利用。”
  
  “原本就想把她送给当礼物也当丫鬟也用着么想。”
  
  “生天地间原本就平等。没有谁谁附属品。”
  
  “但们之间有君子协议。”
  
  郝媛媛顿顿“让带走她也成就要求。什么时候把她攻克后面事情就管。”
  
  “有毛病?”
  
  王小六儿斜睨着郝媛媛“要攻克也攻克啊!话说就像什么!”
  
  “也没说什么啊!”
  
  郝媛媛说着往前凑凑“过跟说真要方便话跟在干爹面前美言几句呗?”
  
  “咋呢?”
  
  “次王耀祖事儿虽然没有明确站在王耀祖那边但终究也没站在干爹那边现在王耀祖倒后面那几狗头军师也肯定跑。看啊郭长达杜红马上就倒霉别怕就怕牵扯到儿来。”
  
  “那到底也王耀祖狗头军师?”
  
  “觉得像么?”
  
  郝媛媛白王小六儿眼“跟王耀祖以前有过段么加上都在孙氏旗下王耀祖对还行孙氏对也用说所以其实挺为难。”
  
  “有没有想过倒向王耀祖?”
  
  “上次们进山之前想过。”
  
  郝媛媛顿顿“当时也只很多想都跟样因为事儿说起来说复杂也复杂说复杂也复杂。当时料定干爹那边儿坚持多久主要当时身子骨儿行眼瞅着就要撒手寰种情况下孙小娜绝对镇住局面。所以在看来孙氏败局已定那时候站到孙氏那边儿于事无补还会把自己搭进去。可后来情况同谁能想到老爷子又活过来!唉真难!”
  
  郝媛媛直皱眉“下把晃跟头现在还有点儿进退失据原本想着置身事外两得罪现在像两边儿谁赢都太。”
  
  “老话叫骑墙。”
  
  王小六儿暧昧笑“过应该问题也大还没跟孙先生见面呢等见面帮说声。”
  
  “那谢谢啊!”
  
  郝媛媛粲然笑蹲在王小六儿腿边“放心过后少处!”
  
  “算就点事儿么。”
  
  王小六儿看看时间“没别事儿?没别事儿撤!”
  
  “诶就么走啦!”
  
  郝媛媛愣“就么走。?”
  
  “怎么还想来点小节目啊!”
  
  王小六儿暧昧笑“改天今天成晚上时候还要见朋友呢。”
  
  郝媛媛听话也没办法只能撇着嘴“那行送。”
  
  虽然有点儿失望但郝媛媛还需要保持风度歹她也号物可能像某些似表现得太庄重。
  
  郝媛媛无疑大美但对王小六儿来说吸引力有限而且王小六儿也没撒谎晚上时候确实还要见朋友。
  
  “走。”
  
  两有说有笑转身走回家直等啊等等到后半夜王小六儿才看见白胜簪开车过来。
  
  白胜簪脱外套里面穿着件旗袍她本来身材就火辣无比旗袍上身纤腰肥臀恰到处把王小六儿喜欢得得。
  
  白胜簪绝对那种从内而外无死角绝对女神级别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能让王小六儿变成舔狗话白胜簪可能能算唯只过王小六儿当舔狗机会太少多半时候在王小六儿面前再厉害女也太硬气得起来饶白胜簪号称女帝也样。
  
  白胜簪性格非常强势而且心高气傲看起家里那几小妮子除小蘑菇还能跟白胜簪玩到起之外其余其实都很怕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