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碎裂的大地

下载免费读
“这于吉楠,问我这么细干嘛?不会真的想举报我吧?”
  墨澜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算了,没有证据还是别乱揣测了,举报就举报,毒蛇帮难不成还能到森林里来追杀我不成?
  说的我墨某人怕过谁一样,区区一个毒蛇帮而已,有本事就来找我,我,墨澜,不怂。”
  墨澜不屑的在聊天框里输入到,群里的丁锦看见疑惑道。
  “这个位置是真的?”
  “假的啊。”
  墨澜挺起胸膛,非常硬气、无畏的说道。
  丁锦:“噗!”
  邹鹏:“噗!”
  张浩博:“噗!”
  邹鹏:“秀还是你最秀。”
  “你们俩怎么舍得冒泡了?”
  “跑任务呢,这任务贼复杂,垃圾游戏,喷完你就下,拜拜。”
  话语刚落,邹鹏和张浩博就没在说话。
  “他们什么任务你知道吗?”
  “不是很清楚,神秘兮兮的,之前还打算叫我过去来着,可太远,去不了,然后就直接没和我说。”
  “之前也问我了,我没去,我还以为你知道。”
  墨澜和丁锦聊了一会就停下了,忙的不只是邹鹏和张浩博,丁锦也很忙。
  他也和墨澜一样打算全职打游戏,不过区别就在于墨澜已经付诸于实施,而丁锦没有,暂且是一边上班一边玩游戏。
  想等游戏里见到回头钱之后再辞去工作全职玩游戏。
  所以丁锦玩的也很拼,独自一个人在野外疯狂布置陷阱。
  相比不务正业的墨澜,丁锦不是在布置陷阱的路上就是在检查陷阱的路上,疯狂的通过这个升级,目前已经成为宿舍四人组里等级最高的一个,到了三级,离四级也快了,几乎是目前游戏中升级最快的一批人之一。
  “喔,这鸟真可爱。”
  墨澜轻柔的将小鸟从套索上解下来握在手中。
  咔嚓一声,经验值到账。
  “应该很好吃吧?”
  一处处陷阱走下来,墨澜很快就收集到了十二点经验值,距离解除虚弱状态还要八十八点。
  “这样来的太慢了,还是得找机会猎杀超凡魔兽,只要一头半超凡魔兽我就可以升到二级,还可以得到一张超凡魔兽兽皮、几瓶超凡魔兽血液,以及一个全新的法术模型,简直完美。”
  墨澜心中默默想着。
  墨盒每隔半小时就可以使用一次风刃术,所以只要墨澜找好机会找好目标,那完全是有机会、有可能对猎杀一只超凡魔兽。
  “现在问题就在于我压根找不到超凡魔兽,我忽然觉得之前那只豹子变得可爱起来。”
  “唉,我的豹子小可爱,你怎么就死了呢。”
  墨澜就像往东南方向走,一边思考怎么寻找超凡魔兽,而他手里还提溜着一根藤蔓,藤蔓后面绑着一只又一只小鸟的尸体,伴随着方凡走动,血腥味缓缓飘散。
  如果用一句古话来形容方凡那就是厕所打灯笼。
  活腻呼了?
  不过很显然墨澜并不在意,甚至有点小想。
这于吉楠问我这么细干嘛不会真的想举报我吧墨澜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算了没有证据还是别乱揣测了举报就举报毒蛇帮难不成还能到森林里来追杀我不成说的我墨某人怕过谁一样区区一个毒蛇帮而已有本事就来找我我墨澜不怂墨澜不屑的在聊天框里输入到群里的丁锦看见疑惑道这个位置是真的假的啊墨澜挺起胸膛非常硬气无畏的说道丁锦噗邹鹏噗张浩博噗邹鹏秀还是你最秀你们俩怎么舍得冒泡了跑任务呢这任务贼复杂垃圾游戏喷完你就下拜拜话语刚落邹鹏和张浩博就没在说话他们什么任务你知道吗不是很清楚神秘兮兮的之前还打算叫我过去来着可太远去不了然后就直接没和我说之前也问我了我没去我还以为你知道墨澜和丁锦聊了一会就停下了忙的不只是邹鹏和张浩博丁锦也很忙他也和墨澜一样打算全职打游戏不过区别就在于墨澜已经付诸于实施而丁锦没有暂且是一边上班一边玩游戏想等游戏里见到回头钱之后再辞去工作全职玩游戏所以丁锦玩的也很拼独自一个人在野外疯狂布置陷阱相比不务正业的墨澜丁锦不是在布置陷阱的路上就是在检查陷阱的路上疯狂的通过这个升级目前已经成为宿舍四人组里等级最高的一个到了三级离四级也快了几乎是目前游戏中升级最快的一批人之一喔这鸟真可爱墨澜轻柔的将小鸟从套索上解下来握在手中咔嚓一声经验值到账应该很好吃吧一处处陷阱走下来墨澜很快就收集到了十二点经验值距离解除虚弱状态还要八十八点这样来的太慢了还是得找机会猎杀超凡魔兽只要一头半超凡魔兽我就可以升到二级还可以得到一张超凡魔兽兽皮几瓶超凡魔兽血液以及一个全新的法术模型简直完美墨澜心中默默想着墨盒每隔半小时就可以使用一次风刃术所以只要墨澜找好机会找好目标那完全是有机会有可能对猎杀一只超凡魔兽现在问题就在于我压根找不到超凡魔兽我忽然觉得之前那只豹子变得可爱起来唉我的豹子小可爱你怎么就死了呢墨澜就像往东南方向走一边思考怎么寻找超凡魔兽而他手里还提溜着一根藤蔓藤蔓后面绑着一只又一只小鸟的尸体伴随着方凡走动血腥味缓缓飘散如果用一句古话来形容方凡那就是厕所打灯笼活腻呼了不过很显然墨澜并不在意甚至有点小想来啊来啊能杀我的随便来一个都行墨澜一边嘀咕一边走可惜一路上除了引来一些饥渴的灰狼之外并没有其他收获“这于吉楠,问我这么细干嘛?不会真的想举报我吧?”
  墨澜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算了,没有证据还是别乱揣测了,举报就举报,毒蛇帮难不成还能到森林里来追杀我不成?
  说的我墨某人怕过谁一样,区区一个毒蛇帮而已,有本事就来找我,我,墨澜,不怂。”
  墨澜不屑的在聊天框里输入到,群里的丁锦看见疑惑道。
  “这个位置是真的?”
  “假的啊。”
  墨澜挺起胸膛,非常硬气、无畏的说道。
  丁锦:“噗!”
  邹鹏:“噗!”
  张浩博:“噗!”
  邹鹏:“秀还是你最秀。”
  “你们俩怎么舍得冒泡了?”
  “跑任务呢,这任务贼复杂,垃圾游戏,喷完你就下,拜拜。”
  话语刚落,邹鹏和张浩博就没在说话。
  “他们什么任务你知道吗?”
  “不是很清楚,神秘兮兮的,之前还打算叫我过去来着,可太远,去不了,然后就直接没和我说。”
  “之前也问我了,我没去,我还以为你知道。”
  墨澜和丁锦聊了一会就停下了,忙的不只是邹鹏和张浩博,丁锦也很忙。
  他也和墨澜一样打算全职打游戏,不过区别就在于墨澜已经付诸于实施,而丁锦没有,暂且是一边上班一边玩游戏。
  想等游戏里见到回头钱之后再辞去工作全职玩游戏。
  所以丁锦玩的也很拼,独自一个人在野外疯狂布置陷阱。
  相比不务正业的墨澜,丁锦不是在布置陷阱的路上就是在检查陷阱的路上,疯狂的通过这个升级,目前已经成为宿舍四人组里等级最高的一个,到了三级,离四级也快了,几乎是目前游戏中升级最快的一批人之一。
  “喔,这鸟真可爱。”
  墨澜轻柔的将小鸟从套索上解下来握在手中。
  咔嚓一声,经验值到账。
  “应该很好吃吧?”
  一处处陷阱走下来,墨澜很快就收集到了十二点经验值,距离解除虚弱状态还要八十八点。
  “这样来的太慢了,还是得找机会猎杀超凡魔兽,只要一头半超凡魔兽我就可以升到二级,还可以得到一张超凡魔兽兽皮、几瓶超凡魔兽血液,以及一个全新的法术模型,简直完美。”
  墨澜心中默默想着。
  墨盒每隔半小时就可以使用一次风刃术,所以只要墨澜找好机会找好目标,那完全是有机会、有可能对猎杀一只超凡魔兽。
  “现在问题就在于我压根找不到超凡魔兽,我忽然觉得之前那只豹子变得可爱起来。”
  “唉,我的豹子小可爱,你怎么就死了呢。”
  墨澜就像往东南方向走,一边思考怎么寻找超凡魔兽,而他手里还提溜着一根藤蔓,藤蔓后面绑着一只又一只小鸟的尸体,伴随着方凡走动,血腥味缓缓飘散。
  如果用一句古话来形容方凡那就是厕所打灯笼。
  活腻呼了?
  不过很显然墨澜并不在意,甚至有点小想。
  “来啊来啊,能杀我的随便来一个都行。”
  墨澜一边嘀咕一边走,可惜一路上除了引来一些饥渴的灰狼之外并没有其他收获。
“这于吉楠,问我这么细干嘛?不会真的想举报我吧?”
  墨澜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算了,没有证据还是别乱揣测了,举报就举报,毒蛇帮难不成还能到森林里来追杀我不成?
  说的我墨某人怕过谁一样,区区一个毒蛇帮而已,有本事就来找我,我,墨澜,不怂。”
  墨澜不屑的在聊天框里输入到,群里的丁锦看见疑惑道。
  “这个位置是真的?”
  “假的啊。”
  墨澜挺起胸膛,非常硬气、无畏的说道。
  丁锦:“噗!”
  邹鹏:“噗!”
  张浩博:“噗!”
  邹鹏:“秀还是你最秀。”
  “你们俩怎么舍得冒泡了?”
  “跑任务呢,这任务贼复杂,垃圾游戏,喷完你就下,拜拜。”
  话语刚落,邹鹏和张浩博就没在说话。
  “他们什么任务你知道吗?”
  “不是很清楚,神秘兮兮的,之前还打算叫我过去来着,可太远,去不了,然后就直接没和我说。”
  “之前也问我了,我没去,我还以为你知道。”
  墨澜和丁锦聊了一会就停下了,忙的不只是邹鹏和张浩博,丁锦也很忙。
  他也和墨澜一样打算全职打游戏,不过区别就在于墨澜已经付诸于实施,而丁锦没有,暂且是一边上班一边玩游戏。
  想等游戏里见到回头钱之后再辞去工作全职玩游戏。
  所以丁锦玩的也很拼,独自一个人在野外疯狂布置陷阱。
  相比不务正业的墨澜,丁锦不是在布置陷阱的路上就是在检查陷阱的路上,疯狂的通过这个升级,目前已经成为宿舍四人组里等级最高的一个,到了三级,离四级也快了,几乎是目前游戏中升级最快的一批人之一。
  “喔,这鸟真可爱。”
  墨澜轻柔的将小鸟从套索上解下来握在手中。
  咔嚓一声,经验值到账。
  “应该很好吃吧?”
  一处处陷阱走下来,墨澜很快就收集到了十二点经验值,距离解除虚弱状态还要八十八点。
  “这样来的太慢了,还是得找机会猎杀超凡魔兽,只要一头半超凡魔兽我就可以升到二级,还可以得到一张超凡魔兽兽皮、几瓶超凡魔兽血液,以及一个全新的法术模型,简直完美。”
  墨澜心中默默想着。
  墨盒每隔半小时就可以使用一次风刃术,所以只要墨澜找好机会找好目标,那完全是有机会、有可能对猎杀一只超凡魔兽。
  “现在问题就在于我压根找不到超凡魔兽,我忽然觉得之前那只豹子变得可爱起来。”
  “唉,我的豹子小可爱,你怎么就死了呢。”
  墨澜就像往东南方向走,一边思考怎么寻找超凡魔兽,而他手里还提溜着一根藤蔓,藤蔓后面绑着一只又一只小鸟的尸体,伴随着方凡走动,血腥味缓缓飘散。
  如果用一句古话来形容方凡那就是厕所打灯笼。
“吗于吉楠吗问吗吗么细干嘛?吗会真吗想举报吗吗?”
  墨澜脑袋里忽然冒出吗吗奇怪吗想法。
  “算吗吗没有证据还吗别乱揣测吗吗举报就举报吗毒蛇帮难吗成还能到森林里来追杀吗吗成?
  说吗吗墨某吗怕过谁吗样吗区区吗吗毒蛇帮而已吗有本事就来找吗吗吗吗墨澜吗吗怂。”
  墨澜吗屑吗在聊天框里输入到吗群里吗丁锦看见疑惑道。
  “吗吗位置吗真吗?”
  “假吗啊。”
  墨澜挺起胸膛吗非常硬气、无畏吗说道。
  丁锦:“噗!”
  邹鹏:“噗!”
  张浩博:“噗!”
  邹鹏:“秀还吗吗最秀。”
  “吗们俩怎么舍得冒泡吗?”
  “跑任务呢吗吗任务贼复杂吗垃圾游戏吗喷完吗就下吗拜拜。”
  话语刚落吗邹鹏和张浩博就没在说话。
  “吗们什么任务吗知道吗?”
  “吗吗很清楚吗神秘兮兮吗吗之前还打算叫吗过去来着吗可太远吗去吗吗吗然后就直接没和吗说。”
  “之前也问吗吗吗吗没去吗吗还以为吗知道。”
  墨澜和丁锦聊吗吗会就停下吗吗忙吗吗只吗邹鹏和张浩博吗丁锦也很忙。
  吗也和墨澜吗样打算全职打游戏吗吗过区别就在于墨澜已经付诸于实施吗而丁锦没有吗暂且吗吗边上班吗边玩游戏。
  想等游戏里见到回头钱之后再辞去工作全职玩游戏。
  所以丁锦玩吗也很拼吗独自吗吗吗在野外疯狂布置陷阱。
  相比吗务正业吗墨澜吗丁锦吗吗在布置陷阱吗路上就吗在检查陷阱吗路上吗疯狂吗通过吗吗升级吗目前已经成为宿舍四吗组里等级最高吗吗吗吗到吗三级吗离四级也快吗吗几乎吗目前游戏中升级最快吗吗批吗之吗。
  “喔吗吗鸟真可爱。”
  墨澜轻柔吗将小鸟从套索上解下来握在手中。
  咔嚓吗声吗经验值到账。
  “应该很吗吃吗?”
  吗处处陷阱走下来吗墨澜很快就收集到吗十二点经验值吗距离解除虚弱状态还要八十八点。
  “吗样来吗太慢吗吗还吗得找机会猎杀超凡魔兽吗只要吗头半超凡魔兽吗就可以升到二级吗还可以得到吗张超凡魔兽兽皮、几瓶超凡魔兽血液吗以及吗吗全新吗法术模型吗简直完美。”
  墨澜心中默默想着。
  墨盒每隔半小时就可以使用吗次风刃术吗所以只要墨澜找吗机会找吗目标吗那完全吗有机会、有可能对猎杀吗只超凡魔兽。
  “现在问题就在于吗压根找吗到超凡魔兽吗吗忽然觉得之前那只豹子变得可爱起来。”
  “唉吗吗吗豹子小可爱吗吗怎么就死吗呢。”
  墨澜就像往东南方向走吗吗边思考怎么寻找超凡魔兽吗而吗手里还提溜着吗根藤蔓吗藤蔓后面绑着吗只又吗只小鸟吗尸体吗伴随着方凡走动吗血腥味缓缓飘散。
  如果用吗句古话来形容方凡那就吗厕所打灯笼。
  活腻呼吗?
  吗过很显然墨澜并吗在意吗甚至有点小想。
  “来啊来啊吗能杀吗吗随便来吗吗都行。”
  墨澜吗边嘀咕吗边走吗可惜吗路上除吗引来吗些饥渴吗灰狼之外并没有其吗收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