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牛鬼蛇神

下载免费读
演武场上,一片死寂。
  而在方浪朝着倪雯说过话后,众人才是从方浪的一剑中回过神来,嘈杂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响起。
  刘昊,五段武徒,洛江书院三百位平民学子中的小天才,一招溃败!
  秒杀!
  谁能想到?
  哪怕是方浪的好友杨正义,到此刻还蔫拉着刘海,一脸懵逼。
  拔剑便是结束。
  方浪赢的干脆,而且霸道!
  而赢了刘昊后的方浪,跟倪雯打了个招呼,就转身挤出人群,还木剑去了。
  他手中的木剑布满了裂痕,无法再用。
  周围围观的学子中。
  其实有不少天才学子,眼眸凝重了起来。
  甚至有学子,警惕心大起。
  “方浪……以前都在藏拙么?三段变五段,再加上这一手快剑,没个十年时间练不出来。”
  “果然,大唐天下科考临近,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有意思,方浪这是摊牌了,不装了?”
  一位位天才学子彼此对视,皆是看到了眼眸中的警惕心,以及沸腾的比比高下之意。
  三年一次的科考,是平凡人的末路,但却是天才的狂欢,有实力的学子,都打算在这一场科考中,展现出自己的风采!
  方浪这一战的表现,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斗志。
  百舸争流,争奇斗艳。
  这样的科考才有意思,才不辜负他们三年的苦修。
  杨正义此刻回过神来,那是满脸怨念,方浪这小子,有异性没兄弟,居然都不跟他打个招呼,只顾着跟那倪雯眉来眼去的。
  不过,杨正义却是兴奋了起来,一撩刘海,朝着方浪背影追了上去。
  至于刘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寞无比,偷偷离开了。
  围观之人纷纷散去。
  倪雯被方浪一句话搞了个大红脸,此刻晕晕乎乎的。
  “等……等会……真的要跟方浪对练?”
  “还是不练了吧?阿娘说……富家子弟……没一个好东西!”
  倪雯低着头,心中犹豫和忐忑。
  可是,她脑子中,只剩下了方浪劈出一剑后,于人群中看向她,朝着她阳光灿烂的一笑的样子。
  “那……就练练,绝不跟他说话。”
  倪雯似是忽然想到了解决办法,攥着小拳头,郑重的点了下头。
  ……
  在演武场的边缘,一排微风轻拂的杨柳枝条下。
演武场上,一片死寂。
  而在方浪朝着倪雯说过话后,众人才是从方浪的一剑中回过神来,嘈杂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响起。
  刘昊,五段武徒,洛江书院三百位平民学子中的小天才,一招溃败!
  秒杀!
  谁能想到?
  哪怕是方浪的好友杨正义,到此刻还蔫拉着刘海,一脸懵逼。
  拔剑便是结束。
  方浪赢的干脆,而且霸道!
  而赢了刘昊后的方浪,跟倪雯打了个招呼,就转身挤出人群,还木剑去了。
  他手中的木剑布满了裂痕,无法再用。
  周围围观的学子中。
  其实有不少天才学子,眼眸凝重了起来。
  甚至有学子,警惕心大起。
  “方浪……以前都在藏拙么?三段变五段,再加上这一手快剑,没个十年时间练不出来。”
  “果然,大唐天下科考临近,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有意思,方浪这是摊牌了,不装了?”
  一位位天才学子彼此对视,皆是看到了眼眸中的警惕心,以及沸腾的比比高下之意。
  三年一次的科考,是平凡人的末路,但却是天才的狂欢,有实力的学子,都打算在这一场科考中,展现出自己的风采!
  方浪这一战的表现,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斗志。
  百舸争流,争奇斗艳。
  这样的科考才有意思,才不辜负他们三年的苦修。
  杨正义此刻回过神来,那是满脸怨念,方浪这小子,有异性没兄弟,居然都不跟他打个招呼,只顾着跟那倪雯眉来眼去的。
  不过,杨正义却是兴奋了起来,一撩刘海,朝着方浪背影追了上去。
  至于刘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寞无比,偷偷离开了。
  围观之人纷纷散去。
  倪雯被方浪一句话搞了个大红脸,此刻晕晕乎乎的。
  “等……等会……真的要跟方浪对练?”
  “还是不练了吧?阿娘说……富家子弟……没一个好东西!”
  倪雯低着头,心中犹豫和忐忑。
  可是,她脑子中,只剩下了方浪劈出一剑后,于人群中看向她,朝着她阳光灿烂的一笑的样子。
  “那……就练练,绝不跟他说话。”
  倪雯似是忽然想到了解决办法,攥着小拳头,郑重的点了下头。
  ……
  在演武场的边缘,一排微风轻拂的杨柳枝条下。
  有数道人影绰绰徒行。
  若是,方浪在这儿,定然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那老方陪着上教坊司浪了一个晚上的赵叔伯。
  而此刻的赵叔伯则是恭敬的站在一道曼妙的人影身边,在两人身边,还有一位佝偻着背,穿着白衫,白胡纷飞的身影。
  三人皆是不约而同的收回目光。
  赵叔伯的面容有些古怪,那曼妙人影则是黛眉微蹙,陷入了沉思中。
  苍老的人影却是捋着白胡须,脸上挂着笑容。
  “那一剑……有点意思,若是‘剑蜀’出来的弟子,我或许不奇怪,但是,洛江书院中居然也有这样的学子。”曼妙身影深吸一口气,呢喃道。
  尔后,她似是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眼眸精亮,似是卡在心头许久的瓶颈被飞泄的瀑流所冲破。
  “崔先生说过不可小觑天下人,灵珑受教了。”
  曼妙身影朝着那佝偻着背的人影,躬身。
  “姜妮子你这是做什么,这真不是老夫故意安排的,这只是洛江书院普普通通的一场学子间的争锋罢了。”老人摆手。
  随后,老人看着认真的姜灵珑,不由的惊叹。
  金品根骨,果然个个都是怪物。
  一场恰逢其会的观剑,亦能有所小悟。
  “那少年一手剑术,没个十年的日夜苦练,很难精通,可以说是剑徒境界所能达到的顶级剑术了,虽然只是个五段剑徒,但是,这一手剑术,在剑修一科中,就足以加分不少。”
  姜灵珑身形曼妙婉约,脸上流露出几许欣赏之意。
  那被唤作崔先生的老人,亦是捋着胡须,倒是没有反驳姜灵珑的说法。
  “此子叫方浪?”
  “洛江方家方北河的孩子?”
  “之前……怎么都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崔先生满脸笑容的看着一击击溃刘昊,随后消失在人群中的方浪。
演武场上片死寂。
  而在方浪朝着倪雯说过话后众才从方浪剑中回过神来嘈杂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响起。
  刘昊五段武徒洛江书院三百位平民学子中小天才招溃败!
  秒杀!
  谁能想到?
  哪怕方浪友杨正义到此刻还蔫拉着刘海脸懵逼。
  拔剑便结束。
  方浪赢干脆而且霸道!
  而赢刘昊后方浪跟倪雯打招呼就转身挤出群还木剑去。
  手中木剑布满裂痕无法再用。
  周围围观学子中。
  其实有少天才学子眼眸凝重起来。
  甚至有学子警惕心大起。
  “方浪……以前都在藏拙么?三段变五段再加上手快剑没十年时间练出来。”
  “果然大唐天下科考临近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
  “有意思方浪摊牌装?”
  位位天才学子彼此对视皆看到眼眸中警惕心以及沸腾比比高下之意。
  三年次科考平凡末路但却天才狂欢有实力学子都打算在场科考中展现出自己风采!
  方浪战表现倒激起少斗志。
  百舸争流争奇斗艳。
  样科考才有意思才辜负们三年苦修。
  杨正义此刻回过神来那满脸怨念方浪小子有异性没兄弟居然都跟打招呼只顾着跟那倪雯眉来眼去。
  过杨正义却兴奋起来撩刘海朝着方浪背影追上去。
  至于刘昊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寞无比偷偷离开。
  围观之纷纷散去。
  倪雯被方浪句话搞大红脸此刻晕晕乎乎。
  “等……等会……真要跟方浪对练?”
  “还练?阿娘说……富家子弟……没东西!”
  倪雯低着头心中犹豫和忐忑。
  可她脑子中只剩下方浪劈出剑后于群中看向她朝着她阳光灿烂笑样子。
  “那……就练练绝跟说话。”
  倪雯似忽然想到解决办法攥着小拳头郑重点下头。
  ……
  在演武场边缘排微风轻拂杨柳枝条下。
  有数道影绰绰徒行。
  若方浪在儿定然能看到道熟悉身影正那老方陪着上教坊司浪晚上赵叔伯。
  而此刻赵叔伯则恭敬站在道曼妙影身边在两身边还有位佝偻着背穿着白衫白胡纷飞身影。
  三皆约而同收回目光。
  赵叔伯面容有些古怪那曼妙影则黛眉微蹙陷入沉思中。
  苍老影却捋着白胡须脸上挂着笑容。
  “那剑……有点意思若‘剑蜀’出来弟子或许奇怪但洛江书院中居然也有样学子。”曼妙身影深吸口气呢喃道。
  尔后她似陷入沉思许久之后眼眸精亮似卡在心头许久瓶颈被飞泄瀑流所冲破。
  “崔先生说过可小觑天下灵珑受教。”
  曼妙身影朝着那佝偻着背影躬身。
  “姜妮子做什么真老夫故意安排只洛江书院普普通通场学子间争锋罢。”老摆手。
  随后老看着认真姜灵珑由惊叹。
  金品根骨果然都怪物。
  场恰逢其会观剑亦能有所小悟。
  “那少年手剑术没十年日夜苦练很难精通可以说剑徒境界所能达到顶级剑术虽然只五段剑徒但手剑术在剑修科中就足以加分少。”
  姜灵珑身形曼妙婉约脸上流露出几许欣赏之意。
  那被唤作崔先生老亦捋着胡须倒没有反驳姜灵珑说法。
  “此子叫方浪?”
  “洛江方家方北河孩子?”
  “之前……怎么都曾听说过名字?”
  崔先生满脸笑容看着击击溃刘昊随后消失在群中方浪。
演武场上,一片死寂。
  而在方浪朝着倪雯说过话后,众人才是从方浪的一剑中回过神来,嘈杂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响起。
  刘昊,五段武徒,洛江书院三百位平民学子中的小天才,一招溃败!
  秒杀!
  谁能想到?
  哪怕是方浪的好友杨正义,到此刻还蔫拉着刘海,一脸懵逼。
  拔剑便是结束。
  方浪赢的干脆,而且霸道!
  而赢了刘昊后的方浪,跟倪雯打了个招呼,就转身挤出人群,还木剑去了。
  他手中的木剑布满了裂痕,无法再用。
  周围围观的学子中。
  其实有不少天才学子,眼眸凝重了起来。
  甚至有学子,警惕心大起。
  “方浪……以前都在藏拙么?三段变五段,再加上这一手快剑,没个十年时间练不出来。”
  “果然,大唐天下科考临近,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有意思,方浪这是摊牌了,不装了?”
  一位位天才学子彼此对视,皆是看到了眼眸中的警惕心,以及沸腾的比比高下之意。
  三年一次的科考,是平凡人的末路,但却是天才的狂欢,有实力的学子,都打算在这一场科考中,展现出自己的风采!
  方浪这一战的表现,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斗志。
  百舸争流,争奇斗艳。
  这样的科考才有意思,才不辜负他们三年的苦修。
  杨正义此刻回过神来,那是满脸怨念,方浪这小子,有异性没兄弟,居然都不跟他打个招呼,只顾着跟那倪雯眉来眼去的。
  不过,杨正义却是兴奋了起来,一撩刘海,朝着方浪背影追了上去。
  至于刘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寞无比,偷偷离开了。
  围观之人纷纷散去。
  倪雯被方浪一句话搞了个大红脸,此刻晕晕乎乎的。
  “等……等会……真的要跟方浪对练?”
  “还是不练了吧?阿娘说……富家子弟……没一个好东西!”
  倪雯低着头,心中犹豫和忐忑。
  可是,她脑子中,只剩下了方浪劈出一剑后,于人群中看向她,朝着她阳光灿烂的一笑的样子。
  “那……就练练,绝不跟他说话。”
  倪雯似是忽然想到了解决办法,攥着小拳头,郑重的点了下头。
  ……
  在演武场的边缘,一排微风轻拂的杨柳枝条下。
  有数道人影绰绰徒行。
  若是,方浪在这儿,定然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那老方陪着上教坊司浪了一个晚上的赵叔伯。
  而此刻的赵叔伯则是恭敬的站在一道曼妙的人影身边,在两人身边,还有一位佝偻着背,穿着白衫,白胡纷飞的身影。
  三人皆是不约而同的收回目光。
  赵叔伯的面容有些古怪,那曼妙人影则是黛眉微蹙,陷入了沉思中。
  苍老的人影却是捋着白胡须,脸上挂着笑容。
  “那一剑……有点意思,若是‘剑蜀’出来的弟子,我或许不奇怪,但是,洛江书院中居然也有这样的学子。”曼妙身影深吸一口气,呢喃道。
  尔后,她似是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眼眸精亮,似是卡在心头许久的瓶颈被飞泄的瀑流所冲破。
  “崔先生说过不可小觑天下人,灵珑受教了。”
  曼妙身影朝着那佝偻着背的人影,躬身。
  “姜妮子你这是做什么,这真不是老夫故意安排的,这只是洛江书院普普通通的一场学子间的争锋罢了。”老人摆手。
  随后,老人看着认真的姜灵珑,不由的惊叹。
  金品根骨,果然个个都是怪物。
  一场恰逢其会的观剑,亦能有所小悟。
  “那少年一手剑术,没个十年的日夜苦练,很难精通,可以说是剑徒境界所能达到的顶级剑术了,虽然只是个五段剑徒,但是,这一手剑术,在剑修一科中,就足以加分不少。”
  姜灵珑身形曼妙婉约,脸上流露出几许欣赏之意。
  那被唤作崔先生的老人,亦是捋着胡须,倒是没有反驳姜灵珑的说法。
  “此子叫方浪?”
  “洛江方家方北河的孩子?”
  “之前……怎么都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