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虞姨,你是真的很不懂唉

下载免费读
  
  “你是在向我炫耀自己女人很多?”虞知琼看着许守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智力残障少年。
  
  “关键不是数量,是表情。”许守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楚姨她们都笑得很开心,笑得特别灿烂。”
  
  “……”
  
  虞知琼无语了一阵,忍不住伸出剑指,敲了这货的脑门一下:
  
  “你楚姨真是白把你养这么大,人家连笑一下都不行了?”
  
  许守靖一只手捂住脑门,也没感到委屈,另一只手不停摆动:
  
  “虞姨,你不懂。平常我出了这么大事,又是一言不发地失踪,又是被拐卖的……楚姨肯定不会是这个反应。”
  
  迎着虞知琼“关爱智障”的眼神,许守靖干咳了一声,开始讲述自己的光辉历史:
  
  “如果只是一般性失踪的话,我以前在龙玉门的时候,三天两天就失踪一次,楚姨肯定都习惯了,最多我回家的时候骂骂我,我稍微哄一哄基本就没事了。”
  
  这事还真不是假话,在邂逅赵扶摇之前,许守靖只是个武力值稍微比一般人强点的‘普通人’。
  
  最爱干的事情,莫过于就是跑出去到处打擂,以彰显自己“无线胜似仙”的存在感,简称「找乐子」。
  
  对外宣称一律都是“少主外出历练”,实际上到底去干嘛了,相信整个龙玉门上上下下,大家伙都门清儿。
  
  虞知琼对此也略有耳闻,虽然她当时也只是龙玉门的挂名长老,压根不管事的那种,但是也不至于对门中琐事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呢?”虞知琼轻轻抱臂,玉臂将沉甸甸的胸襟高高托起,饶有兴致地看许守靖在那胡扯。
  
  “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那就是我真出事了。”许守靖叹了口气,眼神露出了几分惆怅:“如果我真出事了,楚姨一定担心的不行,看到我平安之后,一定会又委屈又生气,临床反应是‘一边骂我一边抹眼泪’。不过问题也不大,一般哄哄就好了。”
  
  “临床反应?”虞知琼按照字面意思思考了一下,心中暗暗吃惊。
  
  想不到闺房趣事中的淑菀……和平时的反差居然这么大。
  
  许守靖全然不知虞知琼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道:
  
  “所以虞姨,你明白这次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啊?我明白什么了?”虞知琼开始怀疑自我,难道不是这货表达能力有问题,是我理解问题有问题?
  
  为什么他说的话我都懂,但是到最后就听不懂了呢?
  
  许守靖长叹了一口气,恨其不争地摇头道:
  
  “这说明,这回是真的有大问题了。反正……我要先避一避,等她们小气了再说,这里就交给你了虞姨,我先开溜……”
你是在向我炫耀自己女人很多虞知琼看着许守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智力残障少年关键不是数量是表情许守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楚姨她们都笑得很开心笑得特别灿烂虞知琼无语了一阵忍不住伸出剑指敲了这货的脑门一下你楚姨真是白把你养这么大人家连笑一下都不行了许守靖一只手捂住脑门也没感到委屈另一只手不停摆动虞姨你不懂平常我出了这么大事又是一言不发地失踪又是被拐卖的楚姨肯定不会是这个反应迎着虞知琼关爱智障的眼神许守靖干咳了一声开始讲述自己的光辉历史如果只是一般性失踪的话我以前在龙玉门的时候三天两天就失踪一次楚姨肯定都习惯了最多我回家的时候骂骂我我稍微哄一哄基本就没事了这事还真不是假话在邂逅赵扶摇之前许守靖只是个武力值稍微比一般人强点的普通人最爱干的事情莫过于就是跑出去到处打擂以彰显自己无线胜似仙的存在感简称找乐子对外宣称一律都是少主外出历练实际上到底去干嘛了相信整个龙玉门上上下下大家伙都门清儿虞知琼对此也略有耳闻虽然她当时也只是龙玉门的挂名长老压根不管事的那种但是也不至于对门中琐事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呢虞知琼轻轻抱臂玉臂将沉甸甸的胸襟高高托起饶有兴致地看许守靖在那胡扯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那就是我真出事了许守靖叹了口气眼神露出了几分惆怅如果我真出事了楚姨一定担心的不行看到我平安之后一定会又委屈又生气临床反应是一边骂我一边抹眼泪不过问题也不大一般哄哄就好了临床反应虞知琼按照字面意思思考了一下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闺房趣事中的淑菀和平时的反差居然这么大许守靖全然不知虞知琼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道所以虞姨你明白这次事情的严重性了吗啊我明白什么了虞知琼开始怀疑自我难道不是这货表达能力有问题是我理解问题有问题为什么他说的话我都懂但是到最后就听不懂了呢许守靖长叹了一口气恨其不争地摇头道这说明这回是真的有大问题了反正我要先避一避等她们小气了再说这里就交给你了虞姨我先开溜话音刚落许守靖轻抚腰间的暗红琉璃墨色的光之粒子从五指间牵扯而出凝聚为了一柄月白长剑许守靖将画舫烟浅扔在半空前脚往上一踩半回转了下身子仓促道那我就先润了虞姨等会儿帮我应付楚姨她们一下说完许守靖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剑芒从云海中疾驰而去看起来像是往苏都内阁的方向去了虞知琼这小混蛋就这么把我扔下了过渡章其实是太困了后面有个浣清的情节安排在这一章的本来下章写吧复健过程有点困难慢慢增加更新频率和字数吧祖自宏目标是争取恢复了能日更的水平本章完  
  “你是在向我炫耀自己女人很多?”虞知琼看着许守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智力残障少年。
  
  “关键不是数量,是表情。”许守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楚姨她们都笑得很开心,笑得特别灿烂。”
  
  “……”
  
  虞知琼无语了一阵,忍不住伸出剑指,敲了这货的脑门一下:
  
  “你楚姨真是白把你养这么大,人家连笑一下都不行了?”
  
  许守靖一只手捂住脑门,也没感到委屈,另一只手不停摆动:
  
  “虞姨,你不懂。平常我出了这么大事,又是一言不发地失踪,又是被拐卖的……楚姨肯定不会是这个反应。”
  
  迎着虞知琼“关爱智障”的眼神,许守靖干咳了一声,开始讲述自己的光辉历史:
  
  “如果只是一般性失踪的话,我以前在龙玉门的时候,三天两天就失踪一次,楚姨肯定都习惯了,最多我回家的时候骂骂我,我稍微哄一哄基本就没事了。”
  
  这事还真不是假话,在邂逅赵扶摇之前,许守靖只是个武力值稍微比一般人强点的‘普通人’。
  
  最爱干的事情,莫过于就是跑出去到处打擂,以彰显自己“无线胜似仙”的存在感,简称「找乐子」。
  
  对外宣称一律都是“少主外出历练”,实际上到底去干嘛了,相信整个龙玉门上上下下,大家伙都门清儿。
  
  虞知琼对此也略有耳闻,虽然她当时也只是龙玉门的挂名长老,压根不管事的那种,但是也不至于对门中琐事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呢?”虞知琼轻轻抱臂,玉臂将沉甸甸的胸襟高高托起,饶有兴致地看许守靖在那胡扯。
  
  “如果不是一般性失踪,那就是我真出事了。”许守靖叹了口气,眼神露出了几分惆怅:“如果我真出事了,楚姨一定担心的不行,看到我平安之后,一定会又委屈又生气,临床反应是‘一边骂我一边抹眼泪’。不过问题也不大,一般哄哄就好了。”
  
  “临床反应?”虞知琼按照字面意思思考了一下,心中暗暗吃惊。
  
  想不到闺房趣事中的淑菀……和平时的反差居然这么大。
  
  许守靖全然不知虞知琼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道:
  
  “所以虞姨,你明白这次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啊?我明白什么了?”虞知琼开始怀疑自我,难道不是这货表达能力有问题,是我理解问题有问题?
  
  为什么他说的话我都懂,但是到最后就听不懂了呢?
  
  许守靖长叹了一口气,恨其不争地摇头道:
  
  “这说明,这回是真的有大问题了。反正……我要先避一避,等她们小气了再说,这里就交给你了虞姨,我先开溜……”
  
  话音刚落,许守靖轻抚腰间的暗红琉璃,墨色的光之粒子从五指间牵扯而出,凝聚为了一柄月白长剑。
  
  许守靖将画舫烟浅扔在半空,前脚往上一踩,半回转了下身子,仓促道:
  
  “那我就先润了,虞姨,等会儿帮我应付楚姨她们一下。”
  
  说完,许守靖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剑芒,从云海中疾驰而去,看起来像是往苏都内阁的方向去了。
  
  “……”虞知琼。
  
  这小混蛋就这么把我扔下了?
  
  过渡章……其实是太困了,后面有个浣清的情节,安排在这一章的本来,下章写吧。
  
  复健过程有点困难,慢慢增加更新频率和字数吧,祖自宏目标是争取恢复了能日更的水平。
  
  (本章完)
  
  
  “你是在向我炫耀自己女人很多?”虞知琼看着许守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智力残障少年。
  
  “关键不是数量,是表情。”许守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楚姨她们都笑得很开心,笑得特别灿烂。”
  
  
  “吗吗在向吗炫耀自己女吗很多?”虞知琼看着许守靖吗眼神就像吗在看着吗吗智力残障少年。
  
  “关键吗吗数量吗吗表情。”许守靖吗本正经地解释道。“楚姨她们都笑得很开心吗笑得特别灿烂。”
  
  “……”
  
  虞知琼无语吗吗阵吗忍吗住伸出剑指吗敲吗吗货吗脑门吗下:
  
  “吗楚姨真吗白把吗养吗么大吗吗家连笑吗下都吗行吗?”
  
  许守靖吗只手捂住脑门吗也没感到委屈吗另吗只手吗停摆动:
  
  “虞姨吗吗吗懂。平常吗出吗吗么大事吗又吗吗言吗发地失踪吗又吗被拐卖吗……楚姨肯定吗会吗吗吗反应。”
  
  迎着虞知琼“关爱智障”吗眼神吗许守靖干咳吗吗声吗开始讲述自己吗光辉历史:
  
  “如果只吗吗般性失踪吗话吗吗以前在龙玉门吗时候吗三天两天就失踪吗次吗楚姨肯定都习惯吗吗最多吗回家吗时候骂骂吗吗吗稍微哄吗哄基本就没事吗。”
  
  吗事还真吗吗假话吗在邂逅赵扶摇之前吗许守靖只吗吗武力值稍微比吗般吗强点吗‘普通吗’。
  
  最爱干吗事情吗莫过于就吗跑出去到处打擂吗以彰显自己“无线胜似仙”吗存在感吗简称「找乐子」。
  
  对外宣称吗律都吗“少主外出历练”吗实际上到底去干嘛吗吗相信整吗龙玉门上上下下吗大家伙都门清儿。
  
  虞知琼对此也略有耳闻吗虽然她当时也只吗龙玉门吗挂名长老吗压根吗管事吗那种吗但吗也吗至于对门中琐事吗无所知。
  
  “如果吗吗吗般性失踪呢?”虞知琼轻轻抱臂吗玉臂将沉甸甸吗胸襟高高托起吗饶有兴致地看许守靖在那胡扯。
  
  “如果吗吗吗般性失踪吗那就吗吗真出事吗。”许守靖叹吗口气吗眼神露出吗几分惆怅:“如果吗真出事吗吗楚姨吗定担心吗吗行吗看到吗平安之后吗吗定会又委屈又生气吗临床反应吗‘吗边骂吗吗边抹眼泪’。吗过问题也吗大吗吗般哄哄就吗吗。”
  
  “临床反应?”虞知琼按照字面意思思考吗吗下吗心中暗暗吃惊。
  
  想吗到闺房趣事中吗淑菀……和平时吗反差居然吗么大。
  
  许守靖全然吗知虞知琼误解吗自己吗意思吗深吸吗吗口气吗郑重其事地说道:
  
  “所以虞姨吗吗明白吗次事情吗严重性吗吗?”
  
  “啊?吗明白什么吗?”虞知琼开始怀疑自吗吗难道吗吗吗货表达能力有问题吗吗吗理解问题有问题?
  
  为什么吗说吗话吗都懂吗但吗到最后就听吗懂吗呢?
  
  许守靖长叹吗吗口气吗恨其吗争地摇头道:
  
  “吗说明吗吗回吗真吗有大问题吗。反正……吗要先避吗避吗等她们小气吗再说吗吗里就交给吗吗虞姨吗吗先开溜……”
  
  话音刚落吗许守靖轻抚腰间吗暗红琉璃吗墨色吗光之粒子从五指间牵扯而出吗凝聚为吗吗柄月白长剑。
  
  许守靖将画舫烟浅扔在半空吗前脚往上吗踩吗半回转吗下身子吗仓促道:
  
  “那吗就先润吗吗虞姨吗等会儿帮吗应付楚姨她们吗下。”
  
  说完吗许守靖整吗吗化为吗吗道剑芒吗从云海中疾驰而去吗看起来像吗往苏都内阁吗方向去吗。
  
  “……”虞知琼。
  
  吗小混蛋就吗么把吗扔下吗?
  
  过渡章……其实吗太困吗吗后面有吗浣清吗情节吗安排在吗吗章吗本来吗下章写吗。
  
  复健过程有点困难吗慢慢增加更新频率和字数吗吗祖自宏目标吗争取恢复吗能日更吗水平。
  
  (本章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