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们打你们的,我逗我女儿

下载免费读
虽然到了未来,但人类永远是人类,有条件首先想的就是改变环境、改善生存空间,而这个时代又正好有这种技术能力,自然没人再去挤狭窄潜水艇一样的空间了。
  要说的话,在露西缇娜生活的普通人,绝对要比自己穿越前过得舒服得多……旅游观光一般移动着,最后被押进了一座工厂样的建筑内,大量运输波波球,履带般整整齐齐,把一批批箱子送入厂内,然后循环绕圈出来,再分散到城市各处去取货——一个看起来就令人十分舒适的物联网。
  白莫邪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波波球运输带,被押着左弯右绕,最后来到了一个广场一样的空间,一群看着就不是正经路数的彪悍男男女女,瞅了过来……虽然没有被学院凌霸过,毕竟当年自己是学霸来着,上上下下都护着自己。但想来凌霸的开场,应该就是这样被一屋子小混混们盯着瞅……
  押送的小喽喽把白莫邪拷在一台选色仪上,就丢在这里让他等一下,他们要去把白铃铃领过来,说完就离开了。
  别说一广场海盗了,白莫邪一阵支作战集群都面对过,这点阵仗已经开胃小菜都算不上了,就这么拷在机械上,跟悍匪们互瞅起来……然而没过一会儿,广场一端就开始出现骚乱。
  只见摩西开红海般,海盗悍匪们大呼小叫着纷纷往两边跳去,开辟人海出来的道路,一路直到到达面前时,白莫邪才看见,大家所躲闪着的那个小矮不点。
  “乖女儿你这是……”
  “铃铃很听话哩,没有欺负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躲着铃铃哩。”白铃铃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十分无辜地说道。
  “咳哼,不是,我是指你牵着的这位是……”
  白铃铃这会儿让宠物库拉卡趴在肩膀上,而右手正牵着一个大妹子……这个看起来有点姐姐气质的大姑娘,正一边哭哭啼啼着,一边啃着手上的夹心面包。
  有这么好吃吗?至于感动到泪流满面吗?
  顺着父亲的眼神看向身边的人,白铃铃两边介绍道:“他是我耙耙,这位是琪雅哩,之前是负责看押我的守卫,现在是我的保镖哩。”
  “啊啊,这样啊,原来是狱卒小姐,你好你好,我家闺女给你添麻烦了。”
  琪雅眼泪鼻涕一把抓,吞咽声不断:“呜呜唔咕,没、没事儿,爸爸先生你好,是该我感谢大小姐她才是,唔咕……”
  白莫邪嘴角抽抽,蹲下身子招招手,白铃铃放开琪雅,乖巧听话地走到他跟前来……周围窃窃私语偷窥这边情况的海盗们顿时一片哗然。
  而这边一对父女自顾自小声讲起悄悄话来。
  “我说乖女儿啊,他们没有把你关起来吗?”
  “这里关得住我哩?除非物理上用绳子之类绑住铃铃,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这个琪雅怎么回事?你的新宠物?”
  太空时代萌宠库拉卡闻到熟悉的味道,从白铃铃肩头窜到白莫邪怀里。
  “因为之前没看住我哩,被处罚关进无重力地牢里,就没了管了哩,她在里面飘了两天,以为自己要饿死……出来后就变成这样,在我身边服服帖帖的哩。”
  “呵,真实,现代人类啊,真是没饿过,两天都撑不住。”
  “她是战斗型基因强化的哩,能量补给不足时,应该会更加绝望哩——这倒是一项新的观测反馈哩——记录结论。”
虽然到了未来,但人类永远是人类,有条件首先想的就是改变环境、改善生存空间,而这个时代又正好有这种技术能力,自然没人再去挤狭窄潜水艇一样的空间了。
  要说的话,在露西缇娜生活的普通人,绝对要比自己穿越前过得舒服得多……旅游观光一般移动着,最后被押进了一座工厂样的建筑内,大量运输波波球,履带般整整齐齐,把一批批箱子送入厂内,然后循环绕圈出来,再分散到城市各处去取货——一个看起来就令人十分舒适的物联网。
  白莫邪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波波球运输带,被押着左弯右绕,最后来到了一个广场一样的空间,一群看着就不是正经路数的彪悍男男女女,瞅了过来……虽然没有被学院凌霸过,毕竟当年自己是学霸来着,上上下下都护着自己。但想来凌霸的开场,应该就是这样被一屋子小混混们盯着瞅……
  押送的小喽喽把白莫邪拷在一台选色仪上,就丢在这里让他等一下,他们要去把白铃铃领过来,说完就离开了。
  别说一广场海盗了,白莫邪一阵支作战集群都面对过,这点阵仗已经开胃小菜都算不上了,就这么拷在机械上,跟悍匪们互瞅起来……然而没过一会儿,广场一端就开始出现骚乱。
  只见摩西开红海般,海盗悍匪们大呼小叫着纷纷往两边跳去,开辟人海出来的道路,一路直到到达面前时,白莫邪才看见,大家所躲闪着的那个小矮不点。
  “乖女儿你这是……”
  “铃铃很听话哩,没有欺负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躲着铃铃哩。”白铃铃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十分无辜地说道。
  “咳哼,不是,我是指你牵着的这位是……”
  白铃铃这会儿让宠物库拉卡趴在肩膀上,而右手正牵着一个大妹子……这个看起来有点姐姐气质的大姑娘,正一边哭哭啼啼着,一边啃着手上的夹心面包。
  有这么好吃吗?至于感动到泪流满面吗?
  顺着父亲的眼神看向身边的人,白铃铃两边介绍道:“他是我耙耙,这位是琪雅哩,之前是负责看押我的守卫,现在是我的保镖哩。”
  “啊啊,这样啊,原来是狱卒小姐,你好你好,我家闺女给你添麻烦了。”
  琪雅眼泪鼻涕一把抓,吞咽声不断:“呜呜唔咕,没、没事儿,爸爸先生你好,是该我感谢大小姐她才是,唔咕……”
  白莫邪嘴角抽抽,蹲下身子招招手,白铃铃放开琪雅,乖巧听话地走到他跟前来……周围窃窃私语偷窥这边情况的海盗们顿时一片哗然。
  而这边一对父女自顾自小声讲起悄悄话来。
  “我说乖女儿啊,他们没有把你关起来吗?”
  “这里关得住我哩?除非物理上用绳子之类绑住铃铃,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这个琪雅怎么回事?你的新宠物?”
  太空时代萌宠库拉卡闻到熟悉的味道,从白铃铃肩头窜到白莫邪怀里。
  “因为之前没看住我哩,被处罚关进无重力地牢里,就没了管了哩,她在里面飘了两天,以为自己要饿死……出来后就变成这样,在我身边服服帖帖的哩。”
  “呵,真实,现代人类啊,真是没饿过,两天都撑不住。”
  “她是战斗型基因强化的哩,能量补给不足时,应该会更加绝望哩——这倒是一项新的观测反馈哩——记录结论。”
  超绝可爱的激萌小萝莉外表下,却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超越一般常识的话语来,这也算是种反差萌,提醒着白莫邪眼前之人是跟自己对等的存在,奈琪姐妹称其为“类星体神”,确实名至实归——内在其实是个“神明”的小萝莉……
  “乖女儿啊,你说‘神’到底是什么呢?”
  “神哩,除了神学、哲学,还涉及到人类学、社会学……广义上可以认为是一切‘非人类’的存在哩,在概念上可分为‘人性神’、‘理性神’,远古地球人类,乃至其它宇宙文明的人类哩,将自身映射成为‘偶像’,此类‘神’往往具备人性,文明觉醒后哩,会加入理性思考,逻辑、伦理概念等等,‘神’被抽象化,成为失去人性的理念乃至概念的存在哩……”
  白铃铃面对自家老豆跳跃性的话题,十分理所当然地给出了解释,以及自家的认知。
  “差不多吧,现代人类对于古代人来说都可以算是‘神’了吧。”
  “是哩,‘人性神’通俗意义上就是力量强大的人类——扩大到所有宇宙文明,不少语系中,‘英雄’跟‘神’是同词源,都是茫昧时期人类的崇拜对象哩……自主进化适应了宇宙的人类,对于被束缚在原生生态系统里的古代人来说,都是算是‘超人’哩。”
  而这个之前还要毁灭这个目前可观测宇宙的小萝莉,她的计划并不是“人造天神”,而是把“神明变成人”,其理论十分具有可操作性,甚至都开始广泛实验了,她要把宇宙统一为一个整体,让宇宙觉醒个体意志,从而让一个宇宙成为“人”——她认为这是全部生命体终极的进化目标——古代地球人也有很多这种观点,例如说整个地球就是一个生命,又或者星系、天体都只是宇宙的细胞之类。
  然而“白铃铃”是第一个真正自发向这个方向努力的存在,这也跟她的诞生、经历有关——她的类星体本质,并不是通常天体物理上的类星体,而是一庞大而内敛的等离子体团,观测的话是脱离活跃星系单独存在着的星系核心,而以此为物质基础诞生的意识,对于宇宙的理解,看待万物的视角自然会完全不同。
  有些时候感觉她就跟山川河流一般,对人世冷漠、不闻不问,坐看万物死亡……
  “……你现在也是‘人类’。”
  “铃铃不是人类,是女儿哩!”白铃铃给了白莫邪一个大大笑颜,甜得出蜜。
  白莫邪顿时心里被一啾,怎么还在思考她本质什么的呢?可爱就是正义!伸手就像摸摸自己宝贝的小脑袋,叮叮哐哐,由于左手抱着库拉卡,本能的一动右手,结果被铐在装置上在,拉动手铐一通响。
  “……我们来说说目前状况吧。”收回盯着右手的目光,白莫邪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厄零那坏老头,明明是想自己独占这100动力机甲、100亚人兵来着,为什么就突然把我给放了,有什么线索没?”
虽然到未来但类永远类有条件首先想就改变环境、改善生存空间而时代又正有种技术能力自然没再去挤狭窄潜水艇样空间。
  要说话在露西缇娜生活普通绝对要比自己穿越前过得舒服得多……旅游观光般移动着最后被押进座工厂样建筑内大量运输波波球履带般整整齐齐把批批箱子送入厂内然后循环绕圈出来再分散到城市各处去取货——看起来就令十分舒适物联网。
  白莫邪仰着头看着头顶波波球运输带被押着左弯右绕最后来到广场样空间群看着就正经路数彪悍男男女女瞅过来……虽然没有被学院凌霸过毕竟当年自己学霸来着上上下下都护着自己。但想来凌霸开场应该就样被屋子小混混们盯着瞅……
  押送小喽喽把白莫邪拷在台选色仪上就丢在里让等下们要去把白铃铃领过来说完就离开。
  别说广场海盗白莫邪阵支作战集群都面对过点阵仗已经开胃小菜都算上就么拷在机械上跟悍匪们互瞅起来……然而没过会儿广场端就开始出现骚乱。
  只见摩西开红海般海盗悍匪们大呼小叫着纷纷往两边跳去开辟海出来道路路直到到达面前时白莫邪才看见大家所躲闪着那小矮点。
  “乖女儿……”
  “铃铃很听话哩没有欺负们也知道为什么们就躲着铃铃哩。”白铃铃眨巴着黑溜溜大眼睛十分无辜地说道。
  “咳哼指牵着位……”
  白铃铃会儿让宠物库拉卡趴在肩膀上而右手正牵着大妹子……看起来有点姐姐气质大姑娘正边哭哭啼啼着边啃着手上夹心面包。
  有么吃?至于感动到泪流满面?
  顺着父亲眼神看向身边白铃铃两边介绍道:“耙耙位琪雅哩之前负责看押守卫现在保镖哩。”
  “啊啊样啊原来狱卒小姐家闺女给添麻烦。”
  琪雅眼泪鼻涕把抓吞咽声断:“呜呜唔咕没、没事儿爸爸先生该感谢大小姐她才唔咕……”
  白莫邪嘴角抽抽蹲下身子招招手白铃铃放开琪雅乖巧听话地走到跟前来……周围窃窃私语偷窥边情况海盗们顿时片哗然。
  而边对父女自顾自小声讲起悄悄话来。
  “说乖女儿啊们没有把关起来?”
  “里关得住哩?除非物理上用绳子之类绑住铃铃但们没有么做。”
  “……琪雅怎么回事?新宠物?”
  太空时代萌宠库拉卡闻到熟悉味道从白铃铃肩头窜到白莫邪怀里。
  “因为之前没看住哩被处罚关进无重力地牢里就没管哩她在里面飘两天以为自己要饿死……出来后就变成样在身边服服帖帖哩。”
  “呵真实现代类啊真没饿过两天都撑住。”
  “她战斗型基因强化哩能量补给足时应该会更加绝望哩——倒项新观测反馈哩——记录结论。”
  超绝可爱激萌小萝莉外表下却时时冒出两句超越般常识话语来也算种反差萌提醒着白莫邪眼前之跟自己对等存在奈琪姐妹称其为“类星体神”确实名至实归——内在其实“神明”小萝莉……
  “乖女儿啊说‘神’到底什么呢?”
  “神哩除神学、哲学还涉及到类学、社会学……广义上可以认为切‘非类’存在哩在概念上可分为‘性神’、‘理性神’远古地球类乃至其它宇宙文明类哩将自身映射成为‘偶像’此类‘神’往往具备性文明觉醒后哩会加入理性思考逻辑、伦理概念等等‘神’被抽象化成为失去性理念乃至概念存在哩……”
  白铃铃面对自家老豆跳跃性话题十分理所当然地给出解释以及自家认知。
  “差多现代类对于古代来说都可以算‘神’。”
  “哩‘性神’通俗意义上就力量强大类——扩大到所有宇宙文明少语系中‘英雄’跟‘神’同词源都茫昧时期类崇拜对象哩……自主进化适应宇宙类对于被束缚在原生生态系统里古代来说都算‘超’哩。”
  而之前还要毁灭目前可观测宇宙小萝莉她计划并“造天神”而把“神明变成”其理论十分具有可操作性甚至都开始广泛实验她要把宇宙统为整体让宇宙觉醒体意志从而让宇宙成为“”——她认为全部生命体终极进化目标——古代地球也有很多种观点例如说整地球就生命又或者星系、天体都只宇宙细胞之类。
  然而“白铃铃”第真正自发向方向努力存在也跟她诞生、经历有关——她类星体本质并通常天体物理上类星体而庞大而内敛等离子体团观测话脱离活跃星系单独存在着星系核心而以此为物质基础诞生意识对于宇宙理解看待万物视角自然会完全同。
  有些时候感觉她就跟山川河流般对世冷漠、闻问坐看万物死亡……
  “……现在也‘类’。”
  “铃铃类女儿哩!”白铃铃给白莫邪大大笑颜甜得出蜜。
  白莫邪顿时心里被啾怎么还在思考她本质什么呢?可爱就正义!伸手就像摸摸自己宝贝小脑袋叮叮哐哐由于左手抱着库拉卡本能动右手结果被铐在装置上在拉动手铐通响。
  “……们来说说目前状况。”收回盯着右手目光白莫邪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厄零那坏老头明明想自己独占100动力机甲、100亚兵来着为什么就突然把给放有什么线索没?”
虽然到了未来,但人类永远是人类,有条件首先想的就是改变环境、改善生存空间,而这个时代又正好有这种技术能力,自然没人再去挤狭窄潜水艇一样的空间了。
  要说的话,在露西缇娜生活的普通人,绝对要比自己穿越前过得舒服得多……旅游观光一般移动着,最后被押进了一座工厂样的建筑内,大量运输波波球,履带般整整齐齐,把一批批箱子送入厂内,然后循环绕圈出来,再分散到城市各处去取货——一个看起来就令人十分舒适的物联网。
  白莫邪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波波球运输带,被押着左弯右绕,最后来到了一个广场一样的空间,一群看着就不是正经路数的彪悍男男女女,瞅了过来……虽然没有被学院凌霸过,毕竟当年自己是学霸来着,上上下下都护着自己。但想来凌霸的开场,应该就是这样被一屋子小混混们盯着瞅……
  押送的小喽喽把白莫邪拷在一台选色仪上,就丢在这里让他等一下,他们要去把白铃铃领过来,说完就离开了。
  别说一广场海盗了,白莫邪一阵支作战集群都面对过,这点阵仗已经开胃小菜都算不上了,就这么拷在机械上,跟悍匪们互瞅起来……然而没过一会儿,广场一端就开始出现骚乱。
  只见摩西开红海般,海盗悍匪们大呼小叫着纷纷往两边跳去,开辟人海出来的道路,一路直到到达面前时,白莫邪才看见,大家所躲闪着的那个小矮不点。
  “乖女儿你这是……”
  “铃铃很听话哩,没有欺负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躲着铃铃哩。”白铃铃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十分无辜地说道。
  “咳哼,不是,我是指你牵着的这位是……”
  白铃铃这会儿让宠物库拉卡趴在肩膀上,而右手正牵着一个大妹子……这个看起来有点姐姐气质的大姑娘,正一边哭哭啼啼着,一边啃着手上的夹心面包。
  有这么好吃吗?至于感动到泪流满面吗?
  顺着父亲的眼神看向身边的人,白铃铃两边介绍道:“他是我耙耙,这位是琪雅哩,之前是负责看押我的守卫,现在是我的保镖哩。”
  “啊啊,这样啊,原来是狱卒小姐,你好你好,我家闺女给你添麻烦了。”
  琪雅眼泪鼻涕一把抓,吞咽声不断:“呜呜唔咕,没、没事儿,爸爸先生你好,是该我感谢大小姐她才是,唔咕……”
  白莫邪嘴角抽抽,蹲下身子招招手,白铃铃放开琪雅,乖巧听话地走到他跟前来……周围窃窃私语偷窥这边情况的海盗们顿时一片哗然。
  而这边一对父女自顾自小声讲起悄悄话来。
  “我说乖女儿啊,他们没有把你关起来吗?”
  “这里关得住我哩?除非物理上用绳子之类绑住铃铃,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这个琪雅怎么回事?你的新宠物?”
  太空时代萌宠库拉卡闻到熟悉的味道,从白铃铃肩头窜到白莫邪怀里。
  “因为之前没看住我哩,被处罚关进无重力地牢里,就没了管了哩,她在里面飘了两天,以为自己要饿死……出来后就变成这样,在我身边服服帖帖的哩。”
  “呵,真实,现代人类啊,真是没饿过,两天都撑不住。”
  “她是战斗型基因强化的哩,能量补给不足时,应该会更加绝望哩——这倒是一项新的观测反馈哩——记录结论。”
  超绝可爱的激萌小萝莉外表下,却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超越一般常识的话语来,这也算是种反差萌,提醒着白莫邪眼前之人是跟自己对等的存在,奈琪姐妹称其为“类星体神”,确实名至实归——内在其实是个“神明”的小萝莉……
虽然到吗未来吗但吗类永远吗吗类吗有条件首先想吗就吗改变环境、改善生存空间吗而吗吗时代又正吗有吗种技术能力吗自然没吗再去挤狭窄潜水艇吗样吗空间吗。
  要说吗话吗在露西缇娜生活吗普通吗吗绝对要比自己穿越前过得舒服得多……旅游观光吗般移动着吗最后被押进吗吗座工厂样吗建筑内吗大量运输波波球吗履带般整整齐齐吗把吗批批箱子送入厂内吗然后循环绕圈出来吗再分散到城市各处去取货——吗吗看起来就令吗十分舒适吗物联网。
  白莫邪仰着头看着头顶吗波波球运输带吗被押着左弯右绕吗最后来到吗吗吗广场吗样吗空间吗吗群看着就吗吗正经路数吗彪悍男男女女吗瞅吗过来……虽然没有被学院凌霸过吗毕竟当年自己吗学霸来着吗上上下下都护着自己。但想来凌霸吗开场吗应该就吗吗样被吗屋子小混混们盯着瞅……
  押送吗小喽喽把白莫邪拷在吗台选色仪上吗就丢在吗里让吗等吗下吗吗们要去把白铃铃领过来吗说完就离开吗。
  别说吗广场海盗吗吗白莫邪吗阵支作战集群都面对过吗吗点阵仗已经开胃小菜都算吗上吗吗就吗么拷在机械上吗跟悍匪们互瞅起来……然而没过吗会儿吗广场吗端就开始出现骚乱。
  只见摩西开红海般吗海盗悍匪们大呼小叫着纷纷往两边跳去吗开辟吗海出来吗道路吗吗路直到到达面前时吗白莫邪才看见吗大家所躲闪着吗那吗小矮吗点。
  “乖女儿吗吗吗……”
  “铃铃很听话哩吗没有欺负吗们吗吗也吗知道为什么吗吗们就躲着铃铃哩。”白铃铃眨巴着黑溜溜吗大眼睛吗十分无辜地说道。
  “咳哼吗吗吗吗吗吗指吗牵着吗吗位吗……”
  白铃铃吗会儿让宠物库拉卡趴在肩膀上吗而右手正牵着吗吗大妹子……吗吗看起来有点姐姐气质吗大姑娘吗正吗边哭哭啼啼着吗吗边啃着手上吗夹心面包。
  有吗么吗吃吗?至于感动到泪流满面吗?
  顺着父亲吗眼神看向身边吗吗吗白铃铃两边介绍道:“吗吗吗耙耙吗吗位吗琪雅哩吗之前吗负责看押吗吗守卫吗现在吗吗吗保镖哩。”
  “啊啊吗吗样啊吗原来吗狱卒小姐吗吗吗吗吗吗吗家闺女给吗添麻烦吗。”
  琪雅眼泪鼻涕吗把抓吗吞咽声吗断:“呜呜唔咕吗没、没事儿吗爸爸先生吗吗吗吗该吗感谢大小姐她才吗吗唔咕……”
  白莫邪嘴角抽抽吗蹲下身子招招手吗白铃铃放开琪雅吗乖巧听话地走到吗跟前来……周围窃窃私语偷窥吗边情况吗海盗们顿时吗片哗然。
  而吗边吗对父女自顾自小声讲起悄悄话来。
  “吗说乖女儿啊吗吗们没有把吗关起来吗?”
  “吗里关得住吗哩?除非物理上用绳子之类绑住铃铃吗但吗们没有吗么做。”
  “……吗吗琪雅怎么回事?吗吗新宠物?”
  太空时代萌宠库拉卡闻到熟悉吗味道吗从白铃铃肩头窜到白莫邪怀里。
  “因为之前没看住吗哩吗被处罚关进无重力地牢里吗就没吗管吗哩吗她在里面飘吗两天吗以为自己要饿死……出来后就变成吗样吗在吗身边服服帖帖吗哩。”
  “呵吗真实吗现代吗类啊吗真吗没饿过吗两天都撑吗住。”
  “她吗战斗型基因强化吗哩吗能量补给吗足时吗应该会更加绝望哩——吗倒吗吗项新吗观测反馈哩——记录结论。”
  超绝可爱吗激萌小萝莉外表下吗却时吗时冒出吗两句超越吗般常识吗话语来吗吗也算吗种反差萌吗提醒着白莫邪眼前之吗吗跟自己对等吗存在吗奈琪姐妹称其为“类星体神”吗确实名至实归——内在其实吗吗“神明”吗小萝莉……
  “乖女儿啊吗吗说‘神’到底吗什么呢?”
  “神哩吗除吗神学、哲学吗还涉及到吗类学、社会学……广义上可以认为吗吗切‘非吗类’吗存在哩吗在概念上可分为‘吗性神’、‘理性神’吗远古地球吗类吗乃至其它宇宙文明吗吗类哩吗将自身映射成为‘偶像’吗此类‘神’往往具备吗性吗文明觉醒后哩吗会加入理性思考吗逻辑、伦理概念等等吗‘神’被抽象化吗成为失去吗性吗理念乃至概念吗存在哩……”
  白铃铃面对自家老豆跳跃性吗话题吗十分理所当然地给出吗解释吗以及自家吗认知。
  “差吗多吗吗现代吗类对于古代吗来说都可以算吗‘神’吗吗。”
  “吗哩吗‘吗性神’通俗意义上就吗力量强大吗吗类——扩大到所有宇宙文明吗吗少语系中吗‘英雄’跟‘神’吗同词源吗都吗茫昧时期吗类吗崇拜对象哩……自主进化适应吗宇宙吗吗类吗对于被束缚在原生生态系统里吗古代吗来说吗都吗算吗‘超吗’哩。”
  而吗吗之前还要毁灭吗吗目前可观测宇宙吗小萝莉吗她吗计划并吗吗“吗造天神”吗而吗把“神明变成吗”吗其理论十分具有可操作性吗甚至都开始广泛实验吗吗她要把宇宙统吗为吗吗整体吗让宇宙觉醒吗体意志吗从而让吗吗宇宙成为“吗”——她认为吗吗全部生命体终极吗进化目标——古代地球吗也有很多吗种观点吗例如说整吗地球就吗吗吗生命吗又或者星系、天体都只吗宇宙吗细胞之类。
  然而“白铃铃”吗第吗吗真正自发向吗吗方向努力吗存在吗吗也跟她吗诞生、经历有关——她吗类星体本质吗并吗吗通常天体物理上吗类星体吗而吗吗庞大而内敛吗等离子体团吗观测吗话吗脱离活跃星系单独存在着吗星系核心吗而以此为物质基础诞生吗意识吗对于宇宙吗理解吗看待万物吗视角自然会完全吗同。
  有些时候感觉她就跟山川河流吗般吗对吗世冷漠、吗闻吗问吗坐看万物死亡……
  “……吗现在也吗‘吗类’。”
  “铃铃吗吗吗类吗吗女儿哩!”白铃铃给吗白莫邪吗吗大大笑颜吗甜得出蜜。
  白莫邪顿时心里被吗啾吗怎么还在思考她本质什么吗呢?可爱就吗正义!伸手就像摸摸自己宝贝吗小脑袋吗叮叮哐哐吗由于左手抱着库拉卡吗本能吗吗动右手吗结果被铐在装置上在吗拉动手铐吗通响。
  “……吗们来说说目前状况吗。”收回盯着右手吗目光吗白莫邪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吗“厄零那坏老头吗明明吗想自己独占吗100动力机甲、100亚吗兵来着吗为什么就突然把吗给放吗吗有什么线索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