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五章 海棠醉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程初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诗稿能出诗集,也从来没想过会被四海书局看上他的诗稿给他出诗集。不止如此,他忽然觉得自己不是败家子了,原来他花钱的同时还能赚钱。
  他拉着宴轻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口一个感谢宴兄。
  宴轻很想将酒杯拍他脸上,但没好意思,毕竟他实打实地赚了他十万两银子。
  有人好奇地问,“程兄,你见到栖云山的主人了没?”
  程初摇头,“不曾见到。”
  宴轻讶异了,“你没见到?”
  他记得那婢女说栖云山是她家小姐的,她家小姐路过猎场,若是他没猜错的话,那条路通向栖云山,她显然是去栖云山的。
  “没见到。”程初摇头,“栖云山的主人哪能轻易被我所见?据说当初太子殿下前往栖云山,都被拦了不让进。”
  宴轻微晒,那倒是。
  太子殿下慕名前往栖云山赏海棠,到了栖云山,却被推挡了回来,原因是太子殿下没有栖云山的进山玉牌,也不能进,栖云山有栖云山的规矩。
  太子气的想动手,后来不知怎地作罢了,直接打道回了府。
  “你怎么没把那块玉牌送去给太子?”宴轻晃着酒杯问。
  程初摇头,压低声音,悄咪咪地说,“太子想赏栖云山的海棠,被栖云山挡了见面,怕是恨上栖云山了,我巴巴地送了花钱买的玉牌去给他,不是上赶着打太子殿下的脸吗?我妹妹没准就因为我受牵连失宠了。”
  程初的妹妹是东宫的良娣。
  宴轻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不傻啊,他怎么以前会觉得这家伙是个傻子呢!他哪里给他的错觉?
  一顿酒喝到了月上中天,以程初彻底醉倒而结束。
  出了醉仙楼,有人勾着宴轻的肩膀说,“宴兄,去花红坊玩玩?”
  宴轻拿掉这人的手,“不爱去!”
  “哪有男人不爱温柔乡?”这人又靠过来,“你不爱是因为还没尝到销魂滋味,一旦尝到了,保准你天天宿在那里。”
  宴轻一脸嫌弃,“脂粉味有什么好尝的?”
  这人哈哈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女人的脂粉味,才是温柔乡。”
  宴轻推开他,躲远了些,“爷消受不来。”
  “那去青雏斋?清一色的小倌,鲜嫩的很,包你去了还想去?”
  “你恶心不恶心?”宴轻一脚踹过去,骂,“小爷我爱酒,爱野味,爱听曲,爱一切好玩的好耍的东西,但不包括女人和……男人。滚!”
  这人本醉醺醺的,如今一脚被踹醒,见宴轻脸色不好看,有发怒的迹象,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告了个饶,“宴兄恕罪,消气消气,兄弟再不嘴贱了,这就滚。”
  宴轻哼了一声。
  这人麻溜地滚了。
  耳边终于清净了,宴轻揉揉受了半天罪的耳朵,不想骑马,也不想坐车,在夜风习习中慢悠悠地往回走。
  大街上空荡荡的,早已没了走动的人,静的很,整个京城除了红粉之地都陷入了沉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