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酒仙太白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就在阿酒心猿意马时,身旁忽地有人说话。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阿酒抬眼扫视一圈,四下无人,刚刚的大胡子已经走了。
  “谁在说话!”阿酒大喝一声,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身体紧紧地靠在了铁门上。
  “是,是我……”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听声音,是从码起的酒坛后发出的。
  阿酒立刻捏紧了拳头,小心翼翼地朝着酒坛那边挪了过去。刚一接近,他一拳砸了过去。
  “唉哟!”那人吃通,惨嚎一声。
  果不其然,酒坛后面藏着一个人!
  阿酒定睛一看,那人是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尖嘴猴腮,留着一头蓬垢长发,下巴上长着一颗带毛儿的大痦子。
  阿酒怒喝道:“你是谁?”
  那人打了个酒嗝,道:“在下乃酒仙,太白!”
  “去你大爷!”阿酒上前就是一脚,直接踩在了他的脸上,“管你是太黑,还是太白,偷酒偷到小爷我这儿来了,看我踩不死你!”
  “等等!”乞丐断喝一声,急忙抱住脑袋,“太白从不白喝酒,若是小兄弟肯再送太白一坛,太白愿意拿宝贝与你交换。”
  “宝贝?”闻言,阿酒顿了顿,上下打量乞丐一眼,“是金子,还是银子?”
  “哈哈哈,”乞丐朗声大笑,从阿酒胯下钻出,当即豪言道,“太白这两件宝贝,岂是黄白俗物能媲美的?”
  阿酒本以为自己就够泼皮的了,没想到这乞丐比他还光棍儿,穷的就剩一件破单衣了,还在这里装土豪。
  “草,让你在这装叉!”阿酒口中骂着,脚也不闲着,上去又补了几下。
  “别,别打啦,再打就要死人了。”
  乞丐一边求饶,一边从屁股下头掏出一个五尺余长的破布包,央求道:“小兄弟,小兄弟,这就是太白的宝贝!”
  见对方真的拿出东西了,阿酒也就收了脚,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破布包,简单粗暴的扯碎破布。
  “锵”的一声,一把长剑落在了地上,随之而落的,还有一本泛黄的线装册子。
  阿酒俯身捡起册子,只见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太白诗集》,他随意翻看两页,里面写着一篇篇他看不懂的诗。
  “什么破玩意儿!”说着,阿酒粗鲁的将诗集卷成一卷,扯开衣扣往怀里塞,“只能留着擦屁股用了。”
  装好诗集后,阿酒又捡起地上的长剑,先是仔细端详了一番长剑的外观,手不自觉的在剑鞘上来回摩挲两下。
  此剑长五尺一寸,宽一寸六刻,没有护手,通体乌黑,没有任何雅饰,剑鞘与剑柄是一种叫不出名的木头制成,入手冰凉干燥,触之有木纹感,不易脱手。
  “卧槽,这是什么木头?”阿酒不停的摩挲着剑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奈何阿酒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哈哈哈,”乞丐大笑出声,指点道,“此木名曰:阴沉木,产自怒涛江底,有千年之久了,木纹质地粗而不糙,十分贴合人掌,其坚硬,可堪比金石,一般刀剑难伤分毫。”
  阿酒不信邪,掏出店小二给他的铁钥匙,用力的在剑鞘上划了两道,果不其然,分好未损!
  “牛叉,果然牛叉!”阿酒口中啧啧。
  “噌”的一声,阿酒忽地将剑拔出,一股寒芒泼出,兴许是太久没有出鞘了,逼人的寒光,刺的他睁不开眼。
  待到寒光消散,他低头再看。
  此剑双锋单刃,剑体呈银黑色,上面有细密的银纹,锋利的刃口闪着熠熠银光。剑的制式十分独特,比之一般的剑要长,且略宽。
  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一把刀更贴切。
  “这他娘的是剑吗?你别忽悠小爷读书少……”阿酒嘴角一抽,正要开喷。
  这时候,乞丐伸手一弹剑刃,“铮”的一声,其声仿若九天龙吟,不绝于耳。
  “且听太白,慢慢道来……”乞丐卖了个关子,笑吟吟的看着阿酒手中的剑。
  “少废话,快说!”阿酒催促道。
  乞丐点点头,娓娓道来:“此剑出自三百年前的后唐(后唐,凌元王朝的一个藩国,五王之战后,被吞并进了大轩。),是一把唐风剑,又叫:君子剑,由当时后唐的铸剑大师石矾,采玄铁所铸。”
  说着,乞丐从头上拔下一绺头发,轻轻朝着刃口一吹,头发瞬间被锋利的刃口断成了两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